<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陸大基本系 / 文學--寫作--... / 《滕王閣序》所有典故詳解。

分享

   

《滕王閣序》所有典故詳解。

2014-11-01  陸大基本系

徐孺下陳蕃之榻。
這個典故主要是說“南州高士”徐稚徐孺子的,因為他是江西豐城人,故作為江西“人杰地靈”的代表。而陳蕃也做豫章郡太守時,立志做一番大事,剛一到任履新就急著找名流徐孺子請教天下大事,隨從勸諫應該先到衙門去,結果被他臭罵。當時徐稚已年過50歲,當陳蕃派人將他從櫧山請來時,專門為他準備了一張可活動的床,徐稚來時放下,走后掛起。
這里是通過陳蕃的禮賢下士來陪襯徐稚。


睢園綠竹,氣凌彭澤之樽。
西漢梁孝王劉武睢陽為中心建了一座很大的花園,即文中所謂的“睢園”,后人稱為梁園。園中的房舍雕龍畫鳳,金碧輝煌,幾乎可和皇宮媲美。睢水兩岸,竹林連綿十余里,各種花木應有盡有,飛禽走獸品類繁多,梁王經常在這里獰獵、宴飲,大會賓朋。天下的文人雅士云集梁園,成了梁孝王的座上賓。彭澤指陶淵明,他曾做過彭澤令,喜歡飲酒,所以說“彭澤之樽”。
文中引用這兩個典故,是為了表示在座的賓客好比是當年聚集在睢園(梁園) 里的文人雅士一樣飲酒賦詩,他們豪爽善飲的氣概超過了陶淵明。


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
“鄴水”即鄴下(今河北省臨漳縣),是曹魏興起的地方,三曹常在此雅集作詩?!爸烊A”正是用了曹植在鄴下作《公宴詩》中的著名詩句“秋蘭被長坂,朱華冒綠池”,其中“被”“冒”二字看出此建安文學集大成者選詞用字之匠心。 臨川,指南朝山水詩人謝靈運,他曾任臨川內史。曹植與謝靈運分處魏晉時代的首尾兩端,植是出漢音,啟魏響,靈運是出東晉,啟南朝;二人身世相似,命途多舛,其詩歌承繼亦有淵源。所以這里將曹植和謝靈運兩人的事跡一起引用,是很恰當很自然的。
這個分句是借詩人曹植、謝靈運來比擬參加宴會的文士,就像當年的曹植,其風流文采映照著謝靈運的詩筆,意謂可以和謝靈運相比。


望長安于日下,目吳會于云間。
秦漢時會稽郡的郡治在吳縣(今蘇州),郡、縣相連,稱為吳會?!叭障隆薄霸崎g”出自《世說新語·排調》:荀鳴鶴、陸士龍二人未相識,俱會張茂先坐。張令共語。以其并有大才,可勿作常語。陸舉手曰:“云間陸士龍?!避鞔鹪?“日下荀鳴鶴?!笔魁?、鳴鶴分別是二人的表字,構成了天然的對偶。因為風從虎,云從龍,所以才思敏捷的陸士龍自稱“云間陸士龍”。荀隱是洛陽人,洛陽是西晉都城?!掇o源》:“封建社會以帝王比日,因以皇帝所在之地為日下?!惫受麟[自稱“日下荀鳴鶴”。
由于用典,此二句就有了表里兩層意思。表層就是說站在滕王閣,可以登高望遠,游目騁懷,視野開闊,此意可和上文的“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呼應。作者在此也借典故來含蓄地表達自己象陸機一樣少年高才,而同時又流露了仕途坎坷,報國無門的感慨。此意可和下文“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關山難越,誰悲失路之人”等句相呼應。王勃原本年少氣盛,再加上自己才華橫溢,容易產生心驕氣傲的心理。果然,一篇《檄英王雞》得罪了高宗而被逐出京城,后被同僚嫉妒陷害險遭殺身之禍(其父也被貶官,王勃作此詩之時正是在前往交趾看望父親的路上)。一時間,使王勃有一種從云端里跌落下來的感覺。為懷才不遇而傷感,為前途渺茫而黯然,故而遙望長安如在天邊一樣遙遠,指看吳會也似乎遠在飄渺的云海之間一般虛無。這正是王勃當時對政治前途傷心失落情緒的真實表現。


地勢極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遠。
“南溟”,指南方的大海,出自《莊子·逍遙游》:“是鳥也,海運則將徙于南冥(溟),南冥者,天池也?!薄疤熘?傳說中的擎天之柱,出自《山海經·神異經》:“昆侖有銅柱焉,其高入天,所謂天柱也。圍三千里,員周如削,銅柱下有屋,壁方百丈?!?b>
通過玄想宇宙的廣漠洪荒,來襯托人生的渺小,從而引發下文的感慨。


懷帝閽而不見,奉宣室以何年。
“帝閽”原是屈原辭賦中想象的神靈?!峨x騷》:“吾令帝閽開關兮,倚閶闔而望予?!钡壑柑斓?閽指守門人。帝閽就是天帝的守門人。詩人在想象中上下求索,來到天界,他去叩帝閽,然而帝閽卻拒絕為他通報,這天上實際是人間的象征,表明詩人重新獲得楚王信任的道路被徹底阻塞?!暗坶挕痹谕醪闹袑嶋H上是指稱國君或朝廷,就像借 “陛下”稱天子一樣,與下句“宣室”相對稱,都是暗指當朝皇帝。宣室,長安未央宮的正殿,是皇帝召見大臣議事的地方。賈誼貶謫長沙四年后曾被漢文帝召回長安,在宣室中問以鬼神之事(“不問蒼生問鬼神”即是源出于此,尖銳地指出統治者不能真正地重視人才)。
這兩句是說,自己懷念朝廷,可是什么時候才能侍奉國君呢?


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馮唐的事跡見《史記·張釋之馮唐列傳》。馮唐身歷文景、武帝三朝,有才而得不到重用,文帝時被委派為特使赦免了輕罪重罰的云中郡守(亦是《江城子·密州出獵》中“持節云中,何日遣馮唐”的典故由來),景帝時拜楚相不就又被免,至武帝時,有人舉薦了他,可是他己九十多歲,不能再做官了?!袄顝V難封”的典故出自《史記·李將軍列傳》:李廣與從弟李蔡俱事漢,“蔡為人在中下,名聲出廣下甚遠,然廣不得爵邑,官不過九卿,而蔡為列侯,位至三公?!憋w將軍李廣本人亦為歷文帝、景帝、武帝三朝元老,馳騁疆場戎馬一生多為后世稱頌在此不贅述,缺一直難以封侯,最后還自殺身亡,故后世多把李廣作為有才華而無法施展的代表性人物。
“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則是從歷史中擷取的兩個實例,用來寬慰包括自己在內的失意之人。


屈賈誼于長沙,非無圣主。
賈誼洛陽人,18歲就以文才著稱,20歲被漢文帝召為博士,深受倚重,于是一年之內超遷為太中大夫。然而,朝中的那些公卿王侯對賈生并不寬容,在文帝面前毀謗賈誼“專欲擅權,紛亂諸事”,文帝只得把他貶為長沙王太傅。后轉任梁懷王太傅。梁懷王墮馬而死,他自恨失職,一年后也憂郁而死,年僅33歲。
賈誼的典故作為懷才不遇、英年早逝的代表。


竄梁鴻于海曲,豈乏明時。
《后漢書·梁鴻傳》。梁鴻,東漢文學家。東漢初年,梁鴻入太學受業,雖然家境貧寒但學習刻苦,受業期間曾遍覽古今典籍,經史子集無所不通。漢章帝時,梁鴻因去看望好友高恢,經過京城,作了一首《五噫歌》,一共五句詩,每句后面有一個“噫”字。大意是:登上高高的北芒山,俯覽腳下的帝京城,宮室是多么地崔嵬,老百姓的辛勤勞苦,卻遠遠地沒有盡頭。這首詩被章帝知道了,章帝勃然大怒,便下令搜捕梁鴻。梁鴻聞訊后改名換姓,攜妻兒逃到了吳地(今蘇州一帶)后,在富商門下做雇工,全家三口總算有了個安身的棲所(后來每當他拖著白天干活的疲憊身軀回家時,非常敬重丈夫的妻子由于不敢抬頭直視,就半曲身子將盛著飯菜的托盤舉至眉前端給丈夫吃。這就是“舉案齊眉”典故的由來)。
引用梁鴻的典故,表達作者對梁鴻被迫害的命運表達了深深的感慨,抒發自己一生襟懷未曾開的抱怨。


酌貪泉而覺爽,處涸轍以猶歡。
前一個典故出自《晉書·吳隱之傳》。晉人吳隱之上任途中,經過一處泉水,名叫貪泉,據說喝了這水人就變得貪心。他不信,就取水喝了,而且寫了一首詩,大意說不存貪心的人喝了這水不會變貪。他到任后,非常廉潔。后一個典故出自《莊子·外物篇》。大意說莊周向監河侯借糧食,監河侯答應等封邑地方的賦稅征收到手后借給他一大筆錢。莊周聽了生氣說,車轍中的鮒魚需要的是斗升之水,如果拖延時間去取西江之水,就等于將鮒魚置于枯魚之肆。
引用這兩個典故表達廉潔的人絕不會受外界污濁的侵蝕,有德行的人即使在污濁的環境中也能保持純正,即使處境艱難但能自得其樂。


北海雖賒,扶搖可接。
源自《莊子·逍遙游》:“鵬之徙于南溟也,水擊三千里,摶扶搖 而上者九萬里?!?b>
文章借此表達作者不甘沉淪的思想。


東隅已逝,桑榆非晚。
出自《后漢書·馮異傳》。
比喻開始有損失,后來終于得到勝利;年輕時荒廢了,年紀大后努力還不遲。


孟嘗高潔,空余報國之情。
《后漢書·孟嘗傳》。孟嘗字伯周,曾任東漢合浦太守,以廉潔奉公著稱,為民興利除弊,百姓稱為神明。但由于志趣高尚,潔身自好,長期不得升遷,后來隱居耕田?;傅蹠r,雖有人多次舉薦他,但終不見用。年七十,死于家。


阮籍猖狂,豈效窮途之哭。
出自《晉書·阮籍傳》:阮籍“時率意獨駕,不由徑路,車跡所窮,輒慟哭而返?!边@是反面用典, “猖狂”與今義有所不同,今指狂妄放肆,氣勢洶洶。這里指狂放,不拘禮節。
阮籍借此宣泄對現實不滿的苦悶心情。作者認為這種行為是消極的,不打算仿效。


無路請纓,等終軍之弱冠。
《漢書·終軍傳》:“南越與漢和親,乃遣(終)軍使南越,說其王,欲令入朝,比內諸侯。軍自請:'愿受長纓,必羈南越王而致之闕下?!娝焱f越王,越王聽許,請舉國內屬?!苯K軍出使南越,向朝廷表示,只要給他一根長繩,定把南越王縛至漢朝宮廷來。后果然說服南越歸漢?!罢埨t”作為典故,表示殺敵報國,建功立業,投軍或出使等意。
這兩句是說,自己跟終軍的年齡相仿,卻沒有請纓報國的門路。


有懷投筆,慕宗愨之長風。
“投筆”之故事源自《后漢書·班超傳》:“家貧,常為官傭書以供養。久勞苦,嘗輟業,投筆嘆曰:'大丈夫無他志略,尤當效介子、張騫立功異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硯乎?’”班超最初在官府中從事抄寫工作,從軍以后,帶兵將西域全境統一于東漢,因功被封為定遠侯?!伴L風”源自《宋書 ·宗愨傳》:“愨年少時,炳問其志,答曰:'愿乘長風,破萬里浪?!?b>
這兩句是說,自己也要有乘風破浪的遠大報負,所以懷有投筆從戎的志向。



非謝家之寶樹,接孟氏之芳鄰。
謝家:晉朝謝安謝玄家族。寶樹:謝玄曾以“芝蘭玉樹”比喻好子弟。所謂“芝蘭玉樹”,其典出自《晉書·謝安傳》:(謝玄)少穎悟,與從兄朗俱為叔父安所契重。安嘗戒約子侄,因曰:“子弟何預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諸人莫有言者。玄答曰:“譬如芝蘭玉樹,欲使其生于庭階耳”(后以“芝蘭玉樹”,比喻有出息的子弟,又有“玉樹臨風”,比喻英俊瀟灑的美少年,皆出于此典故)孟母三遷后世耳熟能詳,據說其母為教育兒子而三遷擇鄰。第一次他家住在墳墓附近,孟子小時候專門學埋死人,哭死人,孟母覺得這不是我的孩子所住的地方,就搬到城里去了,誰知這是一個農貿市場附近,孟子又和小伙伴玩起做買賣的游戲,孟母認為這樣不利于孩子專心讀書,再次搬家,搬到一所學校附近。
在此比較隱晦地表示,在座賓朋有的是名門之后,有的是文采大家,自己很高興能與參加宴會的各位嘉賓結交。



他日趨庭,叨陪鯉對。
出自《論語·季氏》:“(孔子)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說話沒有依據)?!幫硕鴮W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立身沒有準則)?!幫硕鴮W禮?!彼?來日。趨庭:恭敬地快步走過庭前。作為典故,“趨庭”“鯉對”“庭對”都指子女接受父親的教誨;“庭訓”多指父親的教誨或培育。叨陪:慚愧地用以自比。鯉:孔鯉,孔子之子。對:庭對,有接受教誨之意。
意思是說,過些時候將到父親那里去接受教誨。



今茲捧袂,喜托龍門。
據《后漢書·李膺傳》載,李膺當時名聲很大,被他接待的讀書人,感到慶幸,稱為登龍門。后來往往把登龍門用來比喻士人忽然得到的榮耀。龍門:在現在山西省稷山縣和陜西省韓城縣之間的黃河中,那里水險流急,河里的大魚聚集龍門的下邊上不去,據傳說,上去的魚將化為龍,因此,“登龍門”往往用來比喻士子忽然得到榮耀,“鯉魚跳龍門”即此意。
在此比喻由于謁見名人而提高了自己的身價。



楊意不逢,撫凌云而自惜。
事出《史記·司馬相如列傳》。楊意:楊得意的省稱。撫:撫弄。凌云:指司馬相如的《大人賦》。楊得意是漢武帝時一位掌管天子獵犬的官員,向武帝推薦了司馬相如。這一句是說如果沒有遇到楊得意那樣推薦自己的人,司馬相如就只能撫凌云之賦而自我惋惜了。下面一句是說既然遇到鐘子期那樣的知音,奏高山流水之曲又有什么羞愧呢?
這兩句的重點在后一句,作者實際上是在說這次自己遇到閻公(閻伯嶼,時任洪州都督,聚會的組織者)這樣的知音,所以愿意在宴會上賦詩作文。



鐘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慚。
《列子·湯問》:“伯牙善鼓琴,鐘子期善聽。伯牙鼓琴,志在高山,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子期必得之?!辩娮悠?俞伯牙,高山流水,不解釋。
這兩句是說,遇到鐘子期那樣知音的人,奏高山流水的曲子,有何慚愧呢?這是作者以伯牙自比,表示既然遇到閻都督這樣的知音,所以敢作此序了。



蘭亭已矣,梓澤丘墟。
蘭亭:在今浙江省紹興西南。晉朝王羲之曾和群賢宴集于此,賦詩作文,作有《蘭亭集序》,文壇上傳為佳話。梓澤:晉朝石崇的金谷園,又名梓澤,在今河南省洛陽市西北。亦曾有文人聚會于此。



請灑潘江,各傾陸海。
潘江、陸海:鐘嶸《詩品》:“陸(機)才如海,潘(岳)才如江?!弊鳛槌烧Z,一般寫作“陸海潘江”。
這里用來形容眾賓客的文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