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最人物 / 待分類 / 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分享

   

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2020-07-29  最人物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生于1954年2月1日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

離別春晚舞臺22年,每到過年,人們還是十分想念陳佩斯。他的身上寄托著人們對于“笑”的記憶?!冻悦鏃l》、《主角和配角》、《警察和小偷》……一系列春晚小品,讓他擁有了前所未有的公眾影響力。

同時,他退出春晚的經歷,又極具中國藝術家的風骨。像個老炮兒一樣,他不諂媚于權貴,固執地堅守“規矩”。他活得太過于清醒——不圓滑、不世故,像堅硬的蛋,生生把石頭磕出痕跡。

人們常說,這樣的人很難成功。

但偏偏,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贏得人心,成為當之無愧的喜劇之王。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熟悉陳佩斯的人都知道,他的性格很隨和。臉上總掛著笑,待人和善,很少與人爭執。

看排練、接受采訪、觀看演出,他喜歡翹起二郎腿依坐在椅子上,一副小老爺的樣子。這不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相反是一種隨性的灑脫。

很多記者也都提起,陳佩斯是一個坦誠的人。接受采訪能說的就說,不能說的他也不藏著,大大方方地告訴你,“你懂的”。

因此在很多場合,陳佩斯身上都有一種天生的親切感。

一位網友回憶,曾在北京的一處飯館偶遇陳佩斯,他喊了句:“隊長,別開槍,是我,是我啊……”

這是小品《主角和配角》的經典臺詞,陳佩斯聽見回過頭來,照著小品里回了一句:“是你小子??!”隨后兩人哈哈大笑。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春晚小品《主角和配角》

但在陳佩斯的父親眼里,他的這個兒子有點“各色”。北京方言用它表達一個人特別、與眾不同、有怪癖。

原因不僅在于陳佩斯的成長經歷,還有他在喜劇道路上的選擇。

在紅色電影扎堆的時代,他搞喜劇。在春晚被相聲占據的時代,他搞小品。當人們開始看小品的時候,他又搞話劇。

其實,變化的只是這個時代,陳佩斯一直沒變。這輩子,他只是在做一件事——研究戲劇理論。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83年,陳佩斯29歲,是當時小有名氣的電影演員,拿過文化部的獎,也開創了中國第一個喜劇系列電影——二子系列。

那一年,比陳佩斯小1個月的朱時茂,憑借前一年在電影《牧馬人》中飾演的許靈均,紅遍祖國大地。

那會年輕帥氣的演員還不叫“小鮮肉”,報紙上稱呼他為“一代女性的夢中情人”。

可能打死他都不會想到,38年過去,因為電影中的一句臺詞,他再次刷屏,同時誕生了2019年年度最感人語句——

“老許,你要老婆不要?你要老婆,只要你開金口,我立馬給你送過來?!?/p>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牧馬人》劇照,主演朱時茂和叢珊

1983年底,當時的春晚導演找到了陳佩斯和朱時茂,希望他們準備一個節目上第二屆春晚。

半年準備,他們拿出了作品《吃面條》。彩排時效果特別好,工作人員笑了整場。

放出節目預告卻惹來了麻煩,有人撰文指責他們說:“這種節目還要推敲一下,不要流于純搞笑。走入純娛樂,春晚分量就輕了?!?/p>

演出當晚,面對在后臺等了一整天的陳佩斯朱時茂,總導演黃一鶴跑過來說:

“沒有領導點頭,也沒有領導搖頭,我現在決定你倆上。但是你們倆上來,一個字都不能錯。說錯了字,那都是重大的政治事故。要出了事,你們可就害了老哥我了。你們說錯了,你們擔著;沒有錯,我擔著?!?/p>

最終在忐忑中,兩個年輕人走上了舞臺,一演就是將近36年的經典——《吃面條》,也定義了中國熒幕史上小品這種藝術形式。

隨后陳佩斯開啟了中國春晚小品的黃金年代。

他是小品《賣羊肉串》中犯壞的羊肉串小販,投機取巧,插科打諢,為觀眾在除夕夜送上了最快樂的笑聲。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賣羊肉串》

他還是《警察與小偷》中,那個鬼鬼祟祟,有點蔫壞兒,又很善良的陳小二。穿上警察的衣服,和朱時茂尷尬的對話,笑料百出。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警察和小偷》

他也是《宇宙體操選拔賽》中的大肚子教練,與他搭檔的是李寧、李春陽、李大雙、李小雙等世界冠軍,還有體操隊年僅16歲的李小鵬。

那時李小鵬還是個稚嫩的孩子,剛入選國家隊不到一年。沒人想到,這個孩子,日后用16個世界冠軍,成就中國男子體操隊的10年輝煌。

從1984年開始,陳佩斯幾乎以一年一部小品的速度,給觀眾送去了無數笑聲的陪伴??伤痛和淼墓适?,停在了1998年。

那一年,陳佩斯搭檔朱時茂,在春晚表演小品《王爺與郵差》。

登臺不到三分鐘,朱時茂的麥克風意外墜落。為了照顧搭檔,陳佩斯只能時刻靠近他,借用自己麥克風,讓觀眾聽清楚朱時茂的臺詞。

這一靠近,原本作品的聲效、動作、節奏全都變形,陳佩斯下臺后哭得像個孩子。

他尊重自己的藝術,連續半年打磨作品,他無法接受作品的失敗。

這個小小的舞臺事故,成為陳佩斯與春晚告別的伏筆。

隨后年中,陳佩斯和朱時茂因版權問題,與央視交惡。再也沒有出現在春晚舞臺。

如今離開春晚22年,幾乎每到過年,總有陳佩斯上春晚的謠言出現,他也成為最被國人懷念的喜劇演員之一。

甚至離開越久,人們越懷念。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離開央視春晚之后,3年時間,陳佩斯徹底消失在公眾視野。

一代喜劇大師的隱去,總會伴有太多帶有神秘色彩的傳言。流言說他負債一百萬,被迫在北京包荒山種石榴還債。

接受主流媒體采訪時,他多次提到這是謠言,“北京的山上不長石榴”。他只不過是找了個僻靜地方,尋一份安心和寧靜。

一切回歸最初的起點,陳佩斯重新思考了自己多年的演藝之路。蟄伏3年,他拿出了自己的代表作品——話劇《托兒》。

彼時的話劇市場,已經沉寂多年,這項藝術形式幾乎在中國銷聲匿跡。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戲臺》劇照 陳佩斯、楊立新

陳佩斯回憶當時的處境時說:

“省一級的話劇院,一進后臺一股尿騷味:廁所的水閥已經銹住了,不知多少年沒有打開過,一點一點給它弄開。先打掃廁所,再打掃舞臺,然后才能演出?!?/p>

處境艱難,陳佩斯卻站在舞臺中央,踽踽獨行。

那時有人勸陳佩斯,找個劇組拍電視劇,“4、5個月完工,弄倆助理,小火鍋一點,慢慢悠悠吃上,你這樣的腕兒,怎么還非要吃現在這苦?”

陳佩斯不干,他由舞臺藝術成名,也希望舞臺藝術被更多人認可。

最終,話劇《托兒》在全國巡演127場,累計票房4000多萬,創造話劇市場神話。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托兒》 劇照

有記者質疑是曾經的名氣帶動了他在話劇市場的成功。而陳佩斯卻反駁說,“名氣頂多能夠帶來10場演出,關鍵還是要靠作品”。

“他們不是沖我來的,是沖著笑聲。因為我曾經給他們帶來笑聲,他們對我就有一種期待?!?/p>

記者又來詢問他成功后的感想,他臉上掛著舒坦的笑,得意地說:

“雖然錢少且艱苦,但真金白銀啊,咱站著就把錢掙了?!?/strong>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戲臺》劇照

隨后十幾年,陳佩斯的第二部作品《陽臺》被上海戲劇學院選為教學案例。第三部、第四部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一部一部好作品后,陳佩斯終于在話劇舞臺上找到了自己。

2015年7月,醞釀許久的話劇《戲臺》正式開演,陳佩斯說,自己60年,就是為了等這部戲。

在豆瓣上,有網友這樣評價這部戲。

“當一縷頂光打在陳佩斯身上,有種遺世獨立的孤獨感。明面上的喜劇,卻透著深厚的諷刺悲涼,夾雜著一絲欣慰。

改朝換代瞬息間的事,經典卻還是會在時光中找到共鳴而流傳百世,今世的郁郁寡歡好像也已不再重要?!?/p>

《戲臺》在口碑和市場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也用作品證明了自己。

一如他在當年春晚小品中所說:“你管的了我,還管的了觀眾喜歡看什么嗎?”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太多人其實忽略了,隱藏在陳佩斯一臉歡樂之下的,其實是一個非常嚴肅、老派、認真的中國藝術家。

1954年2月1日,陳佩斯出生在吉林省長春市農安縣。他的父親陳強,是新中國著名電影演員,曾榮獲建國以來的二十二大明星、百花獎得票最高的男演員、十大笑星……等獎項。

當時藝術界的獎,陳強幾乎拿遍了。

1951年,陳強跟隨中國青年藝術代表團到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訪問演出,他給在這期間出生的大兒子取名“陳布達”。

3年后出生的二兒子,取名“陳佩斯”。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陳佩斯年輕照

15歲那年,陳佩斯跟隨父親到內蒙古插隊,在那里度過了吃不飽、穿不暖的4年艱苦生活。

盡管那時陳佩斯已經表現出了出眾的藝術天賦,但因為“成分問題”,他先后報考藝術院校失敗。

走投無路,陳佩斯一度以為自己要在內蒙古度過自己的一生。

陳強的徒弟田華知道了陳佩斯的事,碰巧當時八一電影制片廠招收學員,她向電影廠推薦了陳佩斯,陳佩斯才真正走上表演之路。

1979年,25歲的陳佩斯搭檔父親陳強拍攝電影《瞧這一家子》,終于一夜成名。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瞧這一家子》劇照

《瞧這一家子》算是文革后的第一部喜劇電影,隨后是中國第一部系列喜劇電影——“二子系列”。

《父與子》、《二子開店》、《父子老爺車》、《爺兒倆開歌廳》。陳佩斯用4部電影,記錄了改革開放之后,一對父子在時代背景下的生活。

有怒有氣,有喜有悲,生活的瑣碎中盡顯陳佩斯的喜劇天賦。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父子老爺車》 陳佩斯、陳強

同時,1995年陳佩斯搭檔趙麗蓉,出演喜劇電影《孝子賢孫伺候著》,拿下豆瓣電影8.3分的評分,超過當下大多數喜劇電影。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孝子賢孫伺候著》片段陳佩斯 (左) 搭檔趙麗蓉 (中)

甚至在1999年,陳佩斯還搭檔姜文、徐帆等人,參與動畫電影《寶蓮燈》的配音,成為一代人童年的回憶。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從1979年初入電影行業到1999年,20年的時間,陳佩斯在熒幕上塑造了無數經典形象,同時也用電影,刻畫了從改革開放之后,到新世紀來臨之前,人們的喜怒哀樂。

那也是陳佩斯最快樂的一段時間。他的電影獲得市場的認可,票房成績始終排在前3位。

2014年接受《易見》采訪,主持人易立競問,如何評價自己過去的作品,他得意地說:

“有很多問題,當時還在喜劇的摸索過程中,對喜劇的認識還不全面。觀眾覺得不過癮是必然的,但不代表觀眾不喜歡。

我們當時的電影以十分之一的成本能夠緊跟港臺片,說明了老百姓對它的喜歡。

即便如今從學術的角度看,那時候的作品還很不成熟,但那個時候,也只能看它了?!?/p>

當時的喜劇沒有選擇,但中國人又需要笑聲,他也就陪著大家走了那么多年。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98年離開春晚之后,也有人勸他重新回到電影舞臺上。他卻擺擺手說了再見。

很多人以為,陳佩斯走到今天,是一種被迫的選擇,他卻一一否認。

從小品到電影再到話劇,每一步路,有時代背景的助推,但更多的是他自己內心的選擇。

站在小品的頂峰,他不愿意重復過去的生活。

“和老茂(朱時茂)一個月弄個小品,四處演出,一年半年賺個盆滿缽滿,還有意義嗎?無非用錢來證實你的生存價值,沒有意義?!?/p>

電影他也覺得不適合。他始終不認為中國的電影環境是一個好的環境,“投資太大,灰色的空間太多了,漏洞太多了”,他不愿意同流合污。

主持人易立競問:“以您的面子還拉不來投資嗎?”

他淡然地回答:“我不愿抱著別人一起跳河?!?/p>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如今,陳佩斯66歲了,多年摸索之后,他最終選擇了話劇,這或許是他最后從事的一個喜劇領域。

他希望將自己的戲劇理論傳播出去,于是自己蓋房子,開辦學員培訓班,希望培養更多的“表演手藝人”。

到這個年紀,與他一同成長起來的那一批笑星,似乎也只有他心無旁騖地扎根在喜劇創作領域。不斷拓展喜劇的邊界,嘗試更多元化的喜劇表達。

而其他人大多已坐享其成,不那么擰巴,也不那么跟喜劇較真了。

因此這條路走到現在,他說自己遭遇了一種沒有對手的寂寞。

“獨行并不獨行,但確實沒有對手?!?/strong>

不少人覺得陳佩斯這樣很裝,一副清高又傲慢的樣子,嘲笑他無論電影、話劇、小品,什么獎都沒有拿到。

他卻笑了兩聲,回了句:我是一個非常干凈的人。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陳佩斯 《戲臺》 劇照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2014年各大衛視喜劇類綜藝集中出現,很多導演找到陳佩斯希望他能夠出山,或者擔任評委,他再一次拒絕。

他說自己沒有時間,要給自己的學員排戲,讓他們能夠真正有手藝,自食其力,“這些很重要”。

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那是父親陳強告訴他的:笑很重要。無論哪個時代,笑聲都是人民的需要。

他希望自己能夠心無旁騖地產出更多好作品。

因此他給自己的公司取名“大道”。原因其一是:走遍大地的時候,大地一片荒蕪,根本無路可走。他希望自己踉蹌著趟出一條路。

其二是希望自己和學員,能夠永遠坦蕩地走在正道、大道上。

2019年年底,陳佩斯與朱時茂出現在北京衛視的春晚中,但并未表演任何小品,而是看著兒子陳大愚和朱時茂兒子朱青陽,共同表演他們36年前的經典小品《吃面條》。

鏡頭給到二人,陳佩斯胡子花白,朱時茂皺紋清晰可見。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劇作家史航曾說:

“偉大的悲劇人物,只是一個民族的自我想象。而偉大的喜劇人物,才是這個民族的靈魂。陳佩斯一直都在扮演真正的中國人,那些都是我們內心的面孔?!?/p>

一語中的。跟同時代的喜劇作品相比,他不營造非黑即白的對立,而是將人物放到真實的生活情境中。

他希望人物本身在劇作中掙扎,那些心酸和悲愴,都能最終笑著說出來。

“陰暗面寫透了,就能看到陽光”,這是他的高明之處,也無愧于“喜劇大師”的名號。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用作品陪伴觀眾走下去的這些年,他從沒覺得自己像人們說得那般偉大,而是一個逐漸趨于平淡的狀態。

他很享受現在的生活。既能在一輪輪的話劇巡演中,表達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帶動新學員成長,幫助行業進化。

又能在一份安靜和淡然中慢慢鉆研戲劇理論。他說這種狀態是最好的。

曾有記者問他,若干年之后,有人提起陳佩斯,您希望聽到什么樣的評價?

他說:

很多年之后,一定不會有人記得陳佩斯。那個時候如果還有人老在提這個名字,證明那時的社會不正常。

我希望那個時候有人比我更強,強百倍、強千倍,而且有千百個這樣的人。

讓人完全把我忘了,那才最好。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文章最后,讓我們一起重新回顧陳佩斯在春晚舞臺上,給我們留下的經典瞬間。

1984年 《吃面條》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85年 《拍電影》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86年 《賣羊肉串》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88年 《狗娃與黑妞》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89年 《胡椒面》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90年 《主角與配角》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91年 《警察與小偷》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92年 《姐夫與小舅子》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94年 《大變活人》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97年 《宇宙體操選拔賽》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1998年 《王爺與郵差》

跟春晚翻臉的陳佩斯,今天66歲了:生命太短,活得干凈坦然

辭舊迎新中,人們在生活的大舞臺上繼續前行。陳佩斯,也在自己的人生舞臺上迎來66歲。

再見,小品演員陳佩斯。

致敬,中國喜劇之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