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極物來了 / 極物頭條 / 90后情侶撿垃圾上癮,生活“零浪費”,活...

分享

   

90后情侶撿垃圾上癮,生活“零浪費”,活成多少人羨慕的樣子

2020-11-30  極物來了

01

余元的家里幾乎沒有任何多余的裝飾,一眼望去,最顯眼的是2個放滿垃圾的小玻璃罐。

這是她和男朋友2人,3個月里產生的所有垃圾。

聽上去很不可思議,但余元卻說:

“原本可以更少?!?/span>

這是我一個幾乎每隔幾天就收一次快遞的“丁工人”,不敢想象的生活。

她到底有多“省”呢?

拉開衣柜,2年來所有衣物加起來兩只手就能數完。

鞋柜里那雙牛皮靴,是在男朋友Joe家鄉的市集上花4塊錢買的。

▲4塊錢買的皮靴

除了普通衣物,余元還發現了一種能反復使用12年的衛生巾(月經杯),每次只要用熱水消毒3-5分鐘,就能循環使用。

▲月經杯 可代替衛生巾,可水洗,可循環使用 (產品圖來源于網絡)

家里唯一的裝飾,是開窗后外面的一幅“自然風景畫”,清新富有意味。

躺椅是在小區垃圾堆里撿到的,干干凈凈,沒有任何損壞,唯一的缺點是布套上有一點油漬。

余元自己洗了一下,布套立刻煥然一新。

漸漸地,買買買的快感被這樣簡單生活的愉悅感取代。

原來舒適的生活,也可以很“廉價”。

不僅這樣,她還會把自己或朋友用過的瓶瓶罐罐收集起來,洗干凈后裝干果或調料,重復使用。

平時出門,余元有幾件必帶的生活用品:不銹鋼水杯、手帕、尺寸不同的布袋。

無論是去市場還是超市,她都會買散裝的食材,并用自己布袋裝起來。

4年來,她沒點過一次外賣,通常是自己做飯放進便當盒里,即便出去吃飯,她也會用自己的便當盒和餐具。

▲余元必帶的生活用品(圖來源于微博 | @BIE別的)

物質少了,困擾少了,自由多了。

余元這才發現,不被物質與欲望占有的日子,也能過得簡單、幸福。

但是幾年前,這樣的生活她想都不敢想。

02

不要看現在家里幾乎沒有垃圾產生,曾經的余元也是個停不下來的瘋狂消費者。

17歲那年,她離開武漢老家,瞞著父母來到北京,開始一個人的生活。

和其他年輕女孩一樣,她是網購的忠實愛好者。

每個月還沒發工資,她就規劃好要買什么東西,工資剛到賬就沒了。

15平米的出租屋里,東西越堆越多。

床底下、衣柜、墻角塞滿各種各樣、甚至連自己都遺忘了的東西,衣服加起來足足有4、500件。

堆積如山的衣物不僅擠占空間,還浪費時間精力,每天早上光選衣服穿,就要花上十幾分鐘。

最夸張的時候,房間擠得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買買買的快樂是短暫的,因為買完之后,除了留下一堆無用的垃圾,只剩干癟的錢包。

想扔掉,又不舍得,即使永遠都不會用到,但依然覺得,扔掉了,就永遠失去了。

在偌大的城市里,每天兩點一線,自己仿佛只是一個沒有感情的生活工具人。

只有靠物質的堆積,才能給忙碌的生活一點安慰,證明自己也曾在這座城市擁有什么。

于是便陷入到一種人類情感里“即使無用,也無法拋棄”的怪圈。

直到2016年春節。

房東告訴她房子賣掉了,要她在兩周內從出租屋里搬出來。

余元看著自己的東西,愣住了,無從下手。

整理東西時的煩躁,讓她深刻意識到,自己的生活被“無用”充斥。

一次偶然的機會,余元看到美國一個四口之家一年只產生一罐垃圾的視頻,深受觸動。

她決定徹底改變。

經過一段糾結,她留下了十分之一的東西,帶到現在這個60平米的新家。

對于余元來說,擁有越多,負重越多。

毫無目的地買回來一堆東西,卻沒有肩負起發揮它們最大價值的責任。

說白了,這就是一堆白白占據生活空間、還消耗她心情的垃圾。

曾經消費得到的東西,現在正逐漸消費自己。

她很清楚,如果不強制自己改掉愛買東西、愛浪費的習慣,即便有了新的開始,生活仍然會亂糟糟,背負很多難以割舍、卻又毫無意義的壓力。

于是她開始“省”著過日子。

03

余元越來越喜歡這種沒有過度欲望,內心卻很充盈的生活。

現在的她,會把每天早上挑選衣服、平時收拾房間的時間省下來,花在更有價值的事情上:

她學會了把食物殘渣變成黑金土肥料養花;

還會自己制作牙刷、牙膏和沐浴液,用的都是無添加、可降解的原料;

只要能自己做的,她都自己動手做。

如果真的看上一件商品,她會反復問自己:

家里有沒有什么東西可以替代它?

它的質量和款式是不是耐用?

再三考慮,她才會買下來。

如今的她,已經習慣了“不消費生活”。

她放棄了外企的高薪工作,開了一家小店,起名:THE BULK HOUSE(零浪費無包裝商店)。

店里的商品又80多種,全都是自己制作的生活用品和舊物改造的新品。

生活成本降低不少,盡管沒有穩定的收入,但日子反而比之前過得更舒適。

▲零浪費無包裝商店

“我在這個過程中學會了取舍,也更加專注,我更加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而不是別人希望我要什么?!?/span>

回想起自己愛買東西的時候,往往也是最浮躁的時候。

今天工作遇到糟心事,買!

明天同事作妖自己心情不好,買!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冬天的第一個包,買!

別人有的自己也要有,心情不好的時候什么都要有。

于是一邊喊著貧窮,一邊又心甘情愿把購物車塞滿。

發現了嗎?越是浮躁,越漫無目的,就越容易被消費主義洗腦。

而這些沖動消費的產物,最后的歸宿大多是某個你不會再記起來的角落。

多余之物日積月累,扔了又虧,畢竟當初買下來也是花重金;

不扔又仿佛時刻提醒自己:曾經有多愚蠢,才會花這么一筆冤枉錢。

再想想自己辛辛苦苦交房貸買來一平米幾萬塊的房子,現在居然用來放垃圾。

除了悔恨而不得宣泄的痛,別的什么也沒有。

最后,這些凌亂的東西除了會壓榨空間,還會壓榨時間精力、壓榨情緒、壓榨生活。

未經審視的物品,不是你擁有它們,而是它們占有你。

楊絳曾經說過人生最曼妙的風景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真正的極簡,是剔除生活中的“雜”,留下時間和空間給自己靜下來思考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讓真正的自我清晰起來。

過得好不好,和擁有多少物品毫不相關。

不要讓物品定義你,也不要讓你的生活被物質捆綁。

資料來源:

北京日報:《90后女孩的“零消費”生活 半年只產一罐垃圾》

BBC:《亞洲女性倡導“零浪費”生活方式》

一條:《一對北京情侶,3年零收入、不消費,卻過得比中產還幸?!?/span>

京呈:《90后女孩的“極簡生活”:半年只產生一罐垃圾》

BIE的:《零浪費實踐者的日常:在你想花的地方省,在你想省的地方花》

*圖:部分圖片來源于一條、BIE別的微博、網絡,如侵權請聯系刪除


寫在最后:

我是秦桑。

雙十一之前,我列好了購物清單,可當我看到手機里的十幾條取件消息后,我才發現自己還是淪陷了。

朋友一句“拼單嗎”,我忍不住打開收藏夾;直播間里的聲聲吆喝,總有種不買就虧了的錯覺;領完又領的紅包,不花掉好像就浪費了......

不知不覺間越買越多,停不下來。

拿到快遞那一刻滿心歡喜,可快遞拆完沒多久,我就開始糾結了:

這個好像沒啥必要,那個又沒那么喜歡了,拆快遞的快感消失后,只剩下糾結。

猶猶豫豫后,我又把它們退了回去。

雖然很費時間,但總比讓一堆無用的東西占地方、有沒有發揮任何作用要好。

愿你的生活簡單且豐富,清新又個性。


本文由極物原創,轉載請注明。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