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傅佩榮 / 待分類 / 傅佩榮:我最常被問到的兩個問題,把它們...

分享

   

傅佩榮:我最常被問到的兩個問題,把它們弄懂了,人生才能有的放矢

2020-12-04  傅佩榮

西方的危機是“怕你不信”,我們中國人的危機是“怕你方向錯了”。
——傅佩榮

我從小在宗教家庭里長大,小時候聽神父講道理,一開口就是死亡。

那時候才念小學,真的搞不懂其中的道理,為什么死亡之后就是審判,地獄為什么那么可怕……

有沒有一種學問,能夠解答這類問題的?

1

解答終極問題的學問

有,就是哲學。

所以,我考大學就選了哲學系。

大學時期,我選擇學習西方哲學。那時年輕氣盛,總覺得西方的東西比較有秩序,并且不斷在進步;中國的都是老東西,沒有新的花樣,不好玩。

不只我這么想,那個時代的很多年輕人也都這么想。

當然,學西方哲學的經歷,確實使我受益良多,總結起來大概有三方面:

第一,讓你思考很有“邏輯性和辯證性”。第二,讓你的頭腦更加精密。第三,訓練你的獨立思維能力。

等到我后來研究中國哲學,就發現西方哲學系統的訓練,確實幫助很大。

2

別走進死胡同

舉個例子,中國哲學以儒家來說,孔孟都是把一生的經驗和思考形成心得,之后再出來說話。

他們說的話,大部分都是回答學生或君王的問題,再加上古代文字是刻在竹簡上的,大多惜字如金,言簡意賅。

所以,我們現代人讀起來,總感覺孔子孟子怎么一出口就是結論,好像沒有論證過程?

以至于,很多學中國哲學的人認為,“孔子思想二千年來無人出其右,中國哲學只要背就好了”。

如果你這樣想,就很容易變成崇拜權威,走進死胡同。

但如果經受過西方哲學的訓練,你就會本能地發問:“他的結論一定對嗎?根據是什么?”

所以,在我看來,現代人念中國哲學,就要把其中的論證過程重新展現出來,不但要看他說的是什么,還要想這句話今天應該怎么去理解,怎么去回應。

當你把這個過程重新完整地走一遍,就會發現中國哲學的“新”東西。

3

特別小心一件事

但把西方哲學架構在中國哲學上,要特別小心,很多概念與術語,是不能想當然套用的。

西方哲學家喜歡用自己的思想去調整某些字詞的意義,很多詞看起來一樣,但意思完全不一樣。

同理,中國哲學里也有類似的問題,孔子講的“道”和老子的“道”完全不一樣;孟子的“人性”和荀子的“人性”也完全不一樣。

如果把一些看似相同的詞混淆成一個概念,恐怕越研究就越糊涂了。

4

中西互補的妙用

常常有人問我:中國哲學和西方哲學最大的區別是什么?

在我看來,西方思想比較有系統,他會把哲學分為學習工具、理解層面和應用層面。

比如,學習的時侯需要“邏輯和知識論”,理解的時候需要“形而上學”“宇宙論”;“倫理學”“美學”屬于應用范疇方面。

而中國哲學,怎么分都是因材施教,并且落實到實際的生活里,不太談“形而上學”這一塊。

你讀中國經典就會發現,孔孟老莊會直接談怎么認識世界,怎么了解人性,這些哲學理論直接應用到人性,應該如何如何……但是很少談中間的思考過程。

比如說,儒家講“做人就要做君子”,但是為什么人要做君子?

這個理由不可能是從外而來的,我們若用形而上學的方式去思考,就很簡單了:

是因為“人性向善”,做君子符合人性的要求,這樣做人才能問心無愧,并且獲得由內而發真正的快樂。

換句話說,做君子不僅是與他人和平相處而已,更是實現了人性的自我要求。

5

兩個社會兩種危機

還有一個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是西方社會好還是東方社會好?

在我看來,兩個社會各有不同的危機,西方的危機是“怕你不信”,我們中國人的危機是“怕你方向錯了”。

什么意思呢?

西方人把行善避惡最后的基礎,放在宗教里面。

因此,西方人最怕一個人不信宗教,一個人不信宗教他就沒辦法了。

在西方社會來說,若把宗教和信仰整個抽掉的話,人與人之間只剩下赤裸裸的社會現實,生活中只看兩個字——“利害”,人們不可能有價值上的共識。

這是西方社會面臨的問題,我們中國社會就不一樣了。

西方人有“罪惡感”,是來自于他的宗教信仰,中國人雖然不強調共同的信仰,但是有儒家思想的熏陶,中國人講的是“羞恥心”。

當個人的行為沒有達到社會公認的標準,就會感到羞恥。通俗點說,做得好的人,在社會上得到稱贊;行為不端的人,被大眾所唾棄。就是這個意思。

但我們今天同樣面臨一個危機:大家經常把羞恥心用錯地方了。

“別人賺錢發財了,我比不上他?!?/span>

“別人出名了,我還是默默無聞,覺得很可恥?!?/span>

“別人連連升職,我不見動靜,真是丟臉?!?/span>

這些想法,其實是把“羞恥心”用錯了地方。儒家所說的“羞恥心”,是要你用在德行方面。

《孟子》里面,講過很多類似的比喻:

孟子說:一個人的無名指彎曲不能伸直,他覺得不好看,只要聽說千里之外的地方有名醫可以治好他的手指,他一定不遠千里去治。但他的心比不上別人,他不在乎。

孟子還說:一個人有雞有狗走失的話,會到處找,因為這是他的財產;但是他的心走失了,他不在乎。

儒家沒有學通,看人家發財了、有面子、有名氣了,就覺得比不上人家,這就是用錯了地方。

用錯地方怎么樣?后果很危險。會使整個社會風氣衰敗,爭名逐利,物欲橫流,甚至發展成“笑貧不笑娼”,局面相當可怕。

所以,我為什么說,我們今天學習哲學責任重大?

就是要把道理說清楚,把人性說清楚,大家按照規則來,人生才能得到安頓,整個社會才能恢復秩序,穩定發展。

《傅佩榮的人生哲學課》5折特惠倒計時最后1天~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