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外灘TheBund / 待分類 / 40 年抓拍火車上的人,如今他和綠皮車一起...

分享

   

40 年抓拍火車上的人,如今他和綠皮車一起逝去

2021-03-17  外灘TheBu...
    40年前
    綠皮火車上有人打麻將、織毛衣、談戀愛
    他幫大家記錄下一個消失的時代

    攝影家王福春

    上周六,著名攝影師王福春過世了,享年79歲。

    你或許不知道他是誰,但是你一定看過他的作品。

    他在火車上拍攝人們圍在一起打麻將。

     

    整個車廂乘客一起做廣播體操。


    還有人推著豬,抱著雞鴨鵝上火車…….每一張照片既真實又荒誕,充滿著喜感。

     

    過去40年多年里,王福春行程幾十萬里,拍下數十萬張中國人坐火車的經歷,被IPA評為“亞洲最具影響力的30位攝影師”之一。

    為了拍到這些照片,他受過不少罪,一年最多坐過150趟火車,掛在飛馳的火車外面差點送命。

    他說:“越是綠皮車,越出故事。人多得很,什么故事都有?!?/span>

    2001年,一路堅持的攝影師賣了3臺照相機,才出版了一本《火車上的中國人》。

    對于王福春而言,這些老照片已經不僅是在拍火車上的人,更像是幫很多人記錄下一個已經消失的時代。

    01

    雞飛狗跳

    40年前的綠皮火車啥都有


    上世紀70年代,王福春在哈爾濱鐵路局工作,趁著方便,常常跑到火車上拍照。

    和現在文藝腔的綠皮車不同,當時的火車環境絕對不算好。沒有空調,夏天悶熱,冬天要靠鍋爐燒煤供暖,打個水要大排長隊。

     

    綠皮火車開得也很慢,像公交站一樣每站都要???。

    據王福春回憶,他坐過最久的火車是從北京到烏魯木齊,3天3夜,最后列車員還帶著一車廂的人做廣播體操。

    還有一次是坐從哈爾濱到上海的火車,上車時還飄著北國雪花,下車一睜眼就是江南風光。

     

    雖然談不上舒適,但是綠皮車卻成了王福春挖不完的寶藏地?!盎疖嚲拖袷且粋€小社會,濃縮了中國普通老百姓生活的各個方面?!彼f。

    他在火車上拍下過一對情侶躺在被窩里,兩人深情對望著,火車穿過漆黑的隧道,便開始躲在被窩親吻。

     

    后來這張照片還有了一個小插曲。

    在丹麥展覽時,一名荷蘭攝影師在久久凝視一幅作品后花了400美金買了下來。

    他問為什么是這張,對方回答說:“中國人含蓄,情感不外露。這張就是中國啊?!?/span>

    火車上這樣表達中國含蓄的照片還有很多。


    王福春本人風趣、幽默,哪怕火車上環境再差,在他的鏡頭里總能看到難得的人情味。

    上個世紀80年代,電視是珍貴物件,列車員會舉著廣告牌子吆喝人們去放車廂看電視。

     

    不像今天人人都在低頭玩手機,綠皮火車上大家常常面對面坐著,除了打麻將,還能看電視,下象棋,玩樂器,織毛衣……坐火車,生活也很豐富。

     


    除了人以外,王福春在前往四川嘉陵時,在小火車上拍到了被帶去集市的牛、羊和雞鴨鵝。

    那是他拍了十幾年來第一次見到人畜共乘的火車,雞鴨魚鵝全都上了車,因為好奇,王福春一年內連去了兩次。

    等到2017年,這位攝影師再去時,嘉陵小火車的路線已經被取消了“所以,拍了就是有,不拍就是沒有”。

    02

    “火車上的小偷以為我是同行”


    王福春拍的照片,幾乎是看一眼就忘不掉。

    雖然是黑白照片,但是火車廂里的人坐著,躺著,說笑著,全是日常放松的狀態。生活氣息,撲面而來。



    上世紀80年代,王福春第一次看到日本攝影師久保田博二的展覽,便被那些平淡卻直入人心的作品震撼到了,他第一次知道照片還能這么拍。

    之后在王福春的作品中,你總能看到攝影師充滿感性的一面,“拍人,隱隱約約,都帶著一層自己的感覺”。他說。

     

    為了能拍到火車上乘客們最自然的狀態,他常常的一上火車就十趟八趟地來回走,眼睛還要不停地四處打量。

    很多時候,這幅賊眉賊眼”的樣子常被一些旅客誤解成小偷,有時和小偷遇上,別人都以為他是同行。

     

    王福春也不客氣地說,自己就是小偷,只不過他偷的是影像。

    他拍攝的40余年,每到一個地方就學習當地的方言,方便融入人群。

    去往東北的線路上,他學著說一口東北話,走在江滬線路上,就說上海話,行程30多萬公里,幾乎把中國跑遍。


    雖然是實攝影,但在王福春的理念中,攝影師最重要的是就是良知,自己要先被打動。“你不被感動,你的作品不會感動別人,這是我的理念”。

    上世界七八十年代,在拍攝的過程中,王福春被很多身處底層的人震動過,有些照片看上去很有趣,但背后顯示的更多的是無奈。

    一個五、六歲小女孩光著膀子,在門上站著酣睡著,身上滿是汗泥。

     


    這一幕讓王福春拿著相機,五、六分鐘都沒摁下去快門,因為心里有自責,沒辦法給女孩更多幫助,

    在無奈情況下,他還是摁下快門,“那一刻快門聲刺痛我的心,想起自己的童年”。

    03

    賣了三臺照相機

    出版了一本影集


    雖然火車上的照片總透露著喜感,但攝影師的童年卻是不幸的。

    他從小沒有父母,哥哥王喜春是鐵路系統的工人,5歲起就跟著他在鐵路邊長大,天天看火車跑,所以天生對火車有感情。

     

    后來,這位攝影師考進綏化鐵路機車司機學校,因為喜歡攝影,被調到哈爾濱鐵路局科研所做專職攝影師。

    一開始只是順手拍,王福春看到什么有趣的都拍下來,之后漸漸地形成了整個系列,包含了“火車上的中國人”、“生活中的中國人”等十幾個攝影專題。

    據王福春回憶,中國鐵道出版社一開始不愿意為他出攝影集,因為那記錄了“鐵路最落后的一面”。

    在拍攝的過程,他也吃過不少苦,曾在四十多度的超員車廂里虛脫,肋骨曾兩次骨折,左腿脛骨骨折。

    為了找適合的拍攝機位,零下十幾度里,他掉進松花江的冰窟窿里,被別人救上來后已經凍僵。

     

    2001年,王福春賣了三臺相機,自費出版作品集《火車上的中國人》,僅僅印刷了2000冊。

    在同年平遙國際攝影展上,一經展出,便成為當時最受關注的照片。

    之后該系列作品又進了中國美術館展覽,在英國約克的大英鐵路博物館相繼亮相,成了中國紀實攝影史上最經典的作品之一。


    一直到去年,王福春仍然在自己的公眾號上發布作品,只是頻率越來越少。

    沒有了綠皮火車,他將拍攝陣地轉移到了地鐵上,在北京、南京、上海、廣州拍下無數在地鐵上打哈欠的中國人。

    透過他的視角,總是能形成妙趣橫生的畫面。



    對于王福春而言,這些年在地鐵、火車上拍照越來越不容易了,人們的戒備心更重,也更加注重肖像權和隱私權了。

    那些質樸的歲月以及記憶和綠皮火車一樣,永遠的留在了那個年代。

    或許就像王福春說的,紀實的好處是捕捉下一個時代珍貴的影像,今天采像,明天成歷史,而往后的每一年,照片就越來越珍貴。

    《火車上的中國人》正在外灘十六鋪熱售

    文、編輯/昌圈圈
    參考資料來自:
    1.Figure 《火車是小社會,而我王福春是“職業小偷”》
    2.看客inSight 《火車上的30年:在超員的列車里讀懂中國》
    3.新京報《王福春逝世,那個拍火車的攝影師走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