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影探 / 待分類 /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分享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2021-06-10  影探

    是我沒見識。

    蘇芒說650元一天的伙食費不夠吃。

    只是灑灑水。

    業內人士透露:650元不算貴,不少藝人一餐超一千。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再聯系之前。

    一爽1.6億,一日爽208萬;年保養費7位數,月餐費7萬,水果要進口......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還有。

    當演員好累,雖然隨便買輛車就超百萬;做明星好難,雖然家里有旋轉門,用著滿屋愛馬仕。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以前不懂怎么明星一上綜藝就掉馬,影視劇一拍十有九爛。

    原來是因為這——

    明星根本無法和普通人共情,貧富早就分割熒幕與觀眾。

    >>>>真的嗎?我不信

    《魯豫有約》有一期,采訪留守兒童。

    鏡頭記錄,孩子們每日伙食只有米飯加咸菜。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魯豫問他們,“為什么不吃肉呢?肉很容易壞嗎?還是什么原因?”

    答案簡單,“肉價太貴”。

    魯豫很不解,“肉價?你還知道肉價呢,我都不知道,你知道嗎?”

    孩子一臉窘迫,反倒是魯豫一派天真。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她不懂。

    是對弱勢者窮困的無法理解。

    以及。

    對普通人艱辛的輕慢遲鈍。

    綜藝《我為喜劇狂》,曾經的無錫文科狀元為圓電視夢,奮斗多年。

    他有一段自我剖白:

    說實話,我高中三年賺的稿費就有好幾萬塊錢,我從2010年做電視到現在,賺了一共不到3萬塊錢,我媽說酒席錢都沒賺回來。

    但是我是喜歡這個行業的,如果我不能做主咖,我可以做副咖,如果我不能開大屏,我可以管燈光,燈光也管黃過,我就是喜歡這個舞臺。

    他們說《我為喜劇狂》都是“蛇精病”,然后我就來了,我覺得我在這能有口飯吃,不至于像以前那樣,老是被罰錢餓死。

    嘴是咧著笑的,手卻要擦掉眼角的淚。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臺下坐著的評委謝娜,已經笑得不能自抑。

    她也不懂。

    15歲拍第一部電影,21歲開始主持《快樂大本營》......一路有貴人保駕護航,給她兜底。

    當然不懂。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老實說,這還不算什么。

    對他人疼痛的鈍感,若再摻點自憐才顯得更加面目可憎。

    綜藝《親愛的,來吃飯》。

    孫藝洲大倒苦水,為家人定居上海,特意把房子買在機場附近,就為了出行方便。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而他們作客的這個素人家庭是滬漂。

    買房?簡直做夢。

    夫妻兩人,一人做廚師(早九點到晚九點),一人出夜攤(晚八點半到凌晨五點),工作時間幾乎錯開。

    孫藝洲倒羨慕上了,“你可以選擇幾點出門,我不能.......”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明星和普通人之間是有“壁”的。

    所以他們親民時的姿態像施舍,接地氣的關懷總露馬腳。

    看一次,讓人心梗三回。

    什么叫接地氣?

    《譚談交通》最引熱議的一集。

    大爺拉了一車木材,上面還坐了個人,馱了條狗。

    譚喬過去,第一句話是“我看你第一眼,覺得你特別的酷”。

    他指的是大爺的墨鏡。

    大爺一聽樂了,說自己也覺得特別帥氣。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后來,大爺說出自己的身世。

    “我爸爸死了,死了十一年了,媽媽死二十多年,老婆難產死了,子女跟著一塊死了,還有個弟弟,傻的?!?/span>

    現實版《活著》。

    譚喬問大爺為什么還能這么樂觀,大爺給了三個字“向前看”。

    譚喬聽罷愣了一下,繼而發自內心地表示敬佩。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譚喬進社會很早,練過攤、當過兵、進過工廠......見過眾生苦相。

    他知苦、懂苦、識苦。

    《譚談交通》的可貴,就在于譚喬從不以自我為中心,以權勢壓人。

    2018年,《譚談交通》停播。

    2021年,這段舊采訪被扒出來,攀上熱搜,公眾震驚。

    背后是更殘酷的事實:

    這樣的小人物,在熒幕上已經見不到、見不得了。

    所以稀奇,所以震驚。

    >>>>我心善,見不得窮人

    綜藝訪談拜高踩低,電視劇也嫌貧愛富。

    特像郭德綱的一個段子。

    于謙父親王老爺子家境富裕,立志做天下第一善人,放出話來“別的地方我管不了,但在我住宅方圓二十里之內不能有窮人”,然后他派人把附近的窮人都趕走了,因為他心善,見不得窮人。

    你瞧。

    古偶、職場、青春、奇幻盤踞熒幕,農村人、打工人近乎銷聲匿跡。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當然,還有存在。

    打工人是富人的點綴,農村人來給城里人拖后腿。

    觀看他們的視角充斥著獵奇、意淫與嘲弄。

    是腳底泥一般需要狠狠跺掉,像封建殘余一樣需要立馬割席。

    《歡樂頌》《安家》《完美關系》......無外如是。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安家》

    著墨不多,全是功能化、套路化的刻板丑態。

    我不是反對“丑”的刻畫,而是反對“丑”背后成因的缺失。

    曾經我們有這樣的劇。

    2005年,《生存之民工》,豆瓣評分9.5。

    除專業演員外,里面有近五十名真實民工,他們是建筑工、保姆、保潔、保安、發廊妹、搓澡工......

    主角之一,謝老大。

    兒子生命垂危,他去問老板張彪討薪,一分錢沒要到,頹喪之下拎了瓶白酒回工棚。

    這段演技超神,謝老大借酒撒瘋:

    “首先要學會被人踹、被人打,被人罵,這樣才領著工錢......張彪叔叔,張彪爺爺,張彪不給我錢.....”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大醉之后,謝老大醒來,照舊要為兒子醫藥費奔波。

    他去獸皮廠干活,整日腳泡在石灰水里,為一天二十塊的工錢。

    燒得腳腫腿粗。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可憐?

    但他也有可恨之處。

    謝老大收留無父無母的栓子,壓榨栓子工錢,騙栓子賣血。

    還有個細節。

    他自己去賣血,賣血前,就著水龍頭往肚子里猛灌水。

    “水喝多了血稀它不傷身子?!?/span>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視財如命,耍小聰明。

    或許丑態畢現。

    但,這正是他的生存邏輯與自保法則,以此對抗生活更猛烈的撞擊。

    相似的。

    《譚談交通》里的大爺對譚喬謊稱自己六十九歲,實際只有四十九歲,為的就是能減輕處罰。

    這是本能。

    本能驅使,體面尊嚴無條件讓渡給“活著”,道德審判也在此碰了壁。

    《生存之民工》對“民工之生存”有著令人心驚的赤裸呈現。

    它不避諱于描述他們的短視、膚淺、得過且過、自我放逐。

    但更重要的是它對民工這一外鄉人的細致入微的體察,它關心這群人從何處來,又將歸于何處去。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當年為了拍出真實狀態,所有演員與民工們同吃同住。

    再看今日。

    助理要跪著給藝人穿衣換鞋,拍戲時的井水要換成礦泉水,一天得吃三千元的飯......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想再出一部這樣的???

    已經不是愿不愿意的問題,而是能不能。

    能不能感受打工人的困境,能不能共情農村人的苦難。

    能嗎?

    那么小人物被除名、被驅趕出熒幕,就有因可循。

    >>>>好像,一條狗啊

    把小人物拍得真誠,周星馳算一位。

    他早有演員夢,卻星路不順。

    曾為一個死尸角色浪費一升口水爭取,為補拍一個鏡頭給導演下過跪。

    看《喜劇之王》時,我笑得開懷,但也受傷得很。

    傷人的,是周星馳投射自我的創作心態。

    場務損尹天仇:“屎,你是一灘屎,命比蟻便宜?!?/span>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尹天仇對柳飄飄說:“小姐,如果你非要叫我跑龍套的,可不可以不要加一個'死’字在前面”。

    他的卑微、自尊、自嘲自截,都是普通人式的,與我們沒有距離。

    他共情他自己,我們共情他。

    我也愛周星馳骨子里藏不住的溫暖爛漫。

    安慰著所有人。

    尹天仇和柳飄飄看著夜色下茫茫的海。

    柳:“看,前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span>

    尹:“也不是,天亮之后便會很美的?!?/span>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再說一位香港導演,許冠文。

    他有一部公認的高峰杰作《半斤八兩》。

    片頭高樓大廈林立,人頭攢動擁擠,仿若失去靈魂:

    “我吔呢班打工仔,一生一世為錢幣做奴隸。嗰種辛苦折墮講出嚇鬼,死俾你睇。咪話冇乜所謂?!?/span>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當命與錢交鋒,命便迅速敗下陣來。

    打工仔抱怨宿舍床板比棺材難睡。

    老板:“(棺材)當然好了,一副棺材千百塊錢呢?!?/span>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還有那句:

    “我總覺得這世界好像欠了我很多似的?!?/span>

    “你出娘胎時連尿片都沒有一條,這個世界欠了你什么?”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看這片子,笑著笑著就哭了。

    人活著,真的好像條狗啊。

    2021年,日劇《我要準時下班》翻拍,劇名改成《我喜歡加班的理由》。

    同樣是講打工人。

    有的劇戲謔打工人為狗,其實是把人當人看。

    有的劇把打工人拍成人,其實是把人當狗看。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還有更可怕的。

    去年年底,紀錄片《女子宿舍》再次進入公眾視野。

    這是一部十年前的片子。

    一群無家可歸的女人租住在2元一日的集體宿舍。

    十年后,“女子宿舍”竟然還在,日租金漲到3元-5元。

    十年間,沒有關于她們新的報道、采訪與影像。

    無人問津的十年,這群人緩慢生長。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當整個影視、報道行業不再與小人物共情,屏幕將與現實產生難以逾越的鴻溝。

    我們習慣了被特效沖擊、甜偶撒糖、宏大敘事取悅和撫慰,便認為真實世界就是這樣。

    以至于看到這些活生生的人時,反而會發出魯豫式質疑:

    真的嗎?我不信。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如此之下,便像戴錦華所說:

    我們知道這個世界是不合理的,仍然是不合理的,甚至是更不合理的,但是我們不再相信我們能夠改變,我們甚至就干脆告訴自己說:它就不應該被改變。

    所有先鋒的、挑釁性的,冒犯性的批判性的東西也就整體地被拒絕,于是人們只要求娛樂,只要求撫慰,只要求值回票價。

    真的沒救了,先吐為敬

    影視創作、綜藝訪談之視角,本應:

    上看風云人物各有各的風流。

    中看升斗小民活有活的精彩。

    下看溝壑折疊之處亦有生命。

    當中下視角被遮蔽抹去,那普通人將失去談論自己的權利,以至于連歷史印記都無法留下。

    可是又該如何抗衡呢?

    而我們,至少別淪為辯護者簇擁者。

    而我們,至少還有彼此共情的能力。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