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冷兵器研究所 / 待分類 / 曹操真不想篡漢稱帝嗎?為何說想當周文王...

分享

   

曹操真不想篡漢稱帝嗎?為何說想當周文王,還把三個女兒都嫁給漢獻帝

2021-06-12  冷兵器研...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北山

字數:7019,閱讀時間:約8分鐘

編者按:建安十七年,曹操的幕僚董昭等人認為曹操應當進魏公,以此秘密咨詢曹操的首席幕僚荀彧。荀彧認為曹操“本興義兵以匡朝寧國,秉忠貞之誠,守退讓之實”,拒絕了董昭的提案。征孫權時,曹操上表請荀彧勞軍于譙,并將其留在軍中為參軍。后曹操軍至濡須,荀彧則因疾留壽春,陳壽《三國志》載荀彧“以憂薨”。第二年,曹操進魏公。這便是東漢末年著名的一樁公案。自《三國志》成書以后,士人、學者和坊間對荀彧之死所發表的看法不勝枚舉,無一不將其歸咎于曹操的“不臣之心”。當然最直接的證據就是那句“若天命在吾,吾為周文王矣”。那么,眾口鑠金就一定是歷史的真相嗎?結合這樁公案,讓我們看看一代奸雄到底有沒有想稱帝的野心。

一、曹操本人的表態
盡管自東晉以來,文人士大夫就已經給曹操定了個“想代漢稱帝”的調,但事實上,曹操本人從未對稱帝發表過積極的表態。
1.建安十五年,曹操發布《讓縣自明本志令》,敘說了自己平生的志向,其中明確提道:身為宰相,人臣之貴已極,意望已過矣。①
2. 建安十七年前后,董昭建議曹操“建設五等”,被曹操以“非人臣所制”的理由拒絕。
后昭建議:"宜脩古建封五等。"太祖曰:"建設五等者,圣人也,又非人臣所制,吾何以堪之?"②
3. 建安二十四年,根據魚豢《魏略》記載:孫權上書稱臣,稱說天命。王以權書示外曰:"是兒欲踞吾著爐火上邪!"③


當時的侍中陳群、尚書桓階上奏當時已是魏王的曹操,稱漢室國運已盡,勸曹操接受孫權稱臣,不要謙讓?!稌x書·宣帝紀》也記載了司馬懿就此事勸進。但曹操的態度就是明確的反感。


現在人們一般拿 “若天命在吾,吾為周文王矣”這句話當做曹操暗示曹丕稱帝的證據。這句話的原文出自裴注所引孫盛《魏氏春秋》曹操和夏侯惇的談話:魏氏春秋曰:夏侯惇謂王曰:"天下咸知漢祚已盡,異代方起。自古已來,能除民害為百姓所歸者,即民主也。今殿下即戎三十馀年,功德著於黎庶,為天下所依歸,應天順民,復何疑哉!"王曰:"'施于有政,是亦為政'。若天命在吾,吾為周文王矣。"


孫盛是東晉人,離東漢末隔著魏晉兩個朝,祖上又非曹操近臣,卻經常爆一些有鼻子有眼的孤證,因此他所提供的史料可信度很難衡量。如果僅從文本來看,僅僅是拒絕夏侯惇的勸進,不存在暗示曹丕稱帝的意圖。“施于有政,是亦為政”出自論語。曾有人問孔子為什么不從政,孔子說,把孝敬父母、友愛兄弟推廣到政治領域,也算是從政了。也就是說,不必一定坐在那個位置。


曹操權勢大了之后,一直是以周公自比的,尤其是后期輿論環境比較惡劣,曹操會不會在公開場合把周公人設給扔了,這我們也要打一個問號。因此《魏氏春秋》的這個說法不應給予太多的腦補。我們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直接看曹操:他一沒有稱帝行為,二沒有稱帝言論,就不能憑空認定他有稱帝的想法。

二、稱帝對曹操的好處

“曹操虛偽,嘴上說著不要不要身體卻很誠實”。這種觀點從古至今幾乎就沒變過。曹操有篡漢的野心早就成了公論,而他沒有稱帝言論的事實,也是不可否認的事實。那么這種認知和事實的矛盾,就一律被歸罪于曹操為人虛偽性格復雜。這種極其扭曲的思維方式是源于古人的邏輯黑洞。我們今天拿到同樣分量的史料,又沒有當時意識形態的束縛,就沒必要跟著古人的結論走,而是先要站在曹操的角度,看看稱帝對曹操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


1、好處
國家的兵權、政權、財權,事實上早都已經歸曹操的丞相府管轄;而劉備、孫權占據的領土,人家也不會因為曹操稱個帝就拱手相讓,這些都不是稱帝能夠有所損益的。那么稱帝對曹操的好處就只剩下一個。曹操能夠三分天下有其二,一方面靠自己打江山,另一方面也是取得了領土范圍內士人的支持。曹操的隊伍成分很復雜,除了夏侯曹之外,還包括了形形色色的士人:名士如邴原、崔琰,大世家如太原王氏、草根士人如徐庶、樂進、郭嘉等。鳳凰男圖個咸魚翻身,名流世家圖個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子孫永葆富貴。簡而言之,大多數給曹操打工的人就為了恰飯,要恰更多的飯,且世世代代都能恰飯。喂飽這些人,是老曹家紅旗不倒的根本,也是北方不至于再次陷入大亂的根本。


2、風險
曹操稱帝的風險首先在于會給其他政權以稱帝的口實。后來曹丕稱帝后,諸葛亮馬上就建議劉備稱帝。曹丕既然已經失去了正義的旗幟,那么這個時候曹劉兩家皇帝在名份上至少可以平起平坐了。另外還可能會激怒一些反代漢人士,甚至逼反中立派。曹魏境內仍有很多地方官員,他們和曹氏關系沒那么親密、不贊成稱帝、或者非既得利益者,這些人存在一夜易幟的可能。


3、可行性
曹操稱帝的可行性是非常高的,無論是實質上還是輿論上。曹操的丞相府已經把兵權、北方的政權和財權攥在手里,在操作上不存在任何阻力。此外,輿論上也是幾乎沒有反對的。翻遍《三國志》,傳說中“忠于漢室的士族階級”在史書中基本沒有姓名,明確表示不支持曹魏代漢的只有曹操的閨女曹節,甚至漢獻帝本人都下詔催曹丕搞快點。這里難免就要提到日常被拖走做皇漢的荀彧。荀彧對曹操稱帝有影響嗎?


《三國志》原文中,荀彧反對的是“董昭等謂太祖宜進爵國公”,也就是反對以董昭為首的勸進派給曹操“整活兒”,既不是反對曹操本人,也不是反對莫須有的稱帝。而且事實上,建安十七年的曹操無論做任何事情,荀彧都是沒有實力去反對的。首先,尚書臺歸曹操管。荀彧長期以來的官職是“侍中守尚書令”,而早在沒有迎天子都許之前,就有了“天子假太祖節鉞,錄尚書事?!笨梢哉f曹操才是真正決定尚書臺所有事務的人,而尚書令不過是曹操的代理人,他們從來不存在分庭抗禮的空間。其次,在曹操罷三公、置丞相之后,尚書臺就已經失去實權了。后太祖親理,得病篤重,使佗專視。④


華佗死于建安十三年,所謂“太祖親理”,即曹操親自管理所有政務,時間應不晚于此。荀彧死于建安十七年,所以在這期間四五年,至少表面上看,荀彧都處于退居二線的狀態。第三,荀彧不能代表“士族”的立場,階級論不好使。荀彧是士人,曹操也是,陳群、郭嘉、董昭,甚至劉備、孫權,他們都屬于士人,但每個人的選擇并不一樣。荀彧反對勸進而陳群積極勸進,他尚不能對親女婿的態度負責, 那么其他人就更代表不了。所以,如果是曹操本人一門心思想稱帝,完全不需要顧忌荀彧的想法,更別說去毒死荀彧清除路障了。


三、 “稱公”與“代漢”有關嗎?
從上述分析看,曹操稱帝與否各有利弊。稱帝外部風險大,不稱帝內部風險大,但稱帝的可行性很高。那么如果曹操想,大可一腳射門。既然他最終沒有稱帝,就只剩一種可能——曹操自己不想,無論出于權衡的結果,還是單純的率性而為。既然曹操不想稱帝,那么他為何還要稱公、稱王,一步步給自己加碼呢?


1、“公”是什么?
前面說到,董昭建議曹操“建設五等”,就是“恢復”并五等爵位制度并以此封諸侯?!拔宓取边@種制度源于儒家人腦補中的西周,最早可見于《左傳》:王及公、侯、伯、子、男、甸、采、衛大夫,各居其列,所謂周行也?!雹輵饑鴷r有個叫北宮錡的問孟子“周室班爵祿”之事,孟子說他聽說過一點,大致如此:天子一位,公一位,侯一位,伯一位,子、男同一位,凡五等也。⑥


這就是“五等爵位”最早的記載,孟子很誠懇,稱“其詳不可得聞也”,他只是道聽途說而已?,F代考古對五等爵位制度頻頻打臉,但自漢代開始,這種制度被歷朝儒者深信不疑,在前赴后繼的實踐中,形成了詳細的體系。理論上說,“公”應該是五等爵位中的公爵,而曹操稱公卻是在并不存在的爵位體系中“霸王硬上公”??梢娝麑@個“公”也不想稱,否則沒有道理整活整一半。


2、“稱公”和稱帝沒有必然聯系
早在西漢末年,王莽代漢稱帝,這就讓好事者把王莽的“安漢公”和曹操的“魏公”聯想到一起去。然而這兩個“公”卻不是一回事:臣莽伏自惟,爵為新都侯,號為安漢公。⑦《漢書》中對王莽“安漢公”的定義一直都是一種“嘉號”,而不是爵位。如上表中所言,他真正的爵位是侯爵,封邑應為新都縣。直到居攝三年,“五等爵位”才被提上日程:“…臣請諸將帥當受爵邑者爵五等,地四等?!弊嗫?。于是封者高為侯、伯,次為子、男,當賜爵關內侯者更名曰附城,凡數百人。⑧


由此,爵位系統中才有了“公”這個爵位,出現了“進……侯為xx公”句式:太后詔曰:“進攝皇帝子褒新侯安為新舉公,賞都侯臨為褒新公,封光為衍功侯?!雹帷敖ㄔO五等”打破的只是漢代承襲秦制的二十等爵位制度,讓王莽的支持者、儒家狂魔們爽了一把,并不是直接染指皇權的行為。且王莽本人也從沒有受封過公爵、王爵,其代漢之路就是侯爵→攝皇帝→皇帝。再往前追溯,更沒有人是通過封公來稱帝的,所以說“曹操稱公=他想代漢”這種說法是沒有任何依據的。


3、曹操稱公沒有實質性收益
既然曹操空前絕后地搞了個直球封公,那么我們來看看魏公給他帶來的實際好處:今以冀州之河東、河內、魏郡、趙國、中山、常山、鉅鹿、安平、甘陵、平原凡十郡,封君為魏公。⑩從讓得只剩一縣的武平侯,到食十郡的魏公,乍一看挺賺,但是,這十個郡怎么那么眼熟呢?數一數,冀州剛好十郡。個別郡與《后漢書》有出入,東漢末年行政區劃調整本就頻繁,屬于正?,F場。


這應該本來就是曹操作為冀州牧所管理的轄區,甚至不是禹貢古九州那個西擴到關中的冀州版圖,而曹操直到封王都還是“以丞相領冀州牧如故”。從冀州牧到“魏公”、“魏王”,改了個名字而已。鑒于整個北方的政務都要匯到曹丞相府,這公稱得簡直像降維過家家。別說魏公,就是封個齊天大圣也沒差。怪不得夏侯惇要改魏官時曹操說:“區區之魏,而臣足以屈君乎?”?


可見曹操封的這個“沒編制”的魏公和想不想稱帝并沒有因果聯系,甚至就只是給冀州牧改了個名,十分敷衍。

四、曹操為什么同意稱公、稱王?
根據上述分析,稱公、稱王對于曹操來說,既不情愿也沒有實際好處,那么他為何還要這樣做呢?筆者認為曹操之所以答應稱公,稱王,其實是與勸進派妥協的結果。勸進派急著把自己開國功臣的利益固定下來,而曹操也出于最小化風險的考慮,在不稱帝的前提下緩解了內部矛盾,從而換取了解決問題的時間,甚至空間。利用和勸進派拖延出來的時間,曹操做了三件重要的事:


1. 把中流砥柱“引渡”到鄴城。
勸進派最開始鼓動曹操代漢的時間,不晚于建安十五年。
孤非徒對諸君說此也,常以語妻妾,皆令深知此意。?《讓縣令》的主要內容是澄清他的志向,表明他不想代漢。其中提到了“諸君”,勢必就是勸進派或反代漢派,也可能兩者皆有。而文中又稱“或者人見孤強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評,言有不遜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span>這里的“人”明顯指的是反代漢者,用的是第三人稱,故這些人不是曹操此文的主要對象。因此筆者推測“諸君”主要是指與這些“人”持不同立場者,即勸進派。


可見在建安十五年,勸曹操代漢的聲音就開始不絕于耳,以至于需要他發帖澄清一下了。在此后的幾年里:
建安十六年,曹操征馬超、韓遂,途中留司隸校尉鐘繇,表為前軍師,魏國建立后為大理,遷相國;
建安十七年,曹操征孫權,途中留侍中光祿大夫荀彧,持節參丞相軍事;
建安十九年或二十二年,曹操征孫權,表尚書令華歆為軍師,魏國既建,為御史大夫;

這幾位都是曹操帳下頗受信任的元老級重臣,荀彧明確反對勸進,華歆在曹丕稱帝的時候沒有喜形于色,鐘繇和荀彧是死黨,也沒有主動勸進的記錄。曹操通過留軍把這些重臣一個個撈回鄴城,并委以高官(荀彧死在途中除外),很有可能是想找人幫自己帶帶節奏,壓一壓鄴城中勸進的輿論狂潮。試想如果曹操想稱帝,那他應該重點提拔董昭、陳群等人才對,沒必要大費周章地把不支持稱帝的人置于其上。


2、頻繁對外用兵
曹操在建安十五年之后出征的頻率也非常高:
建安十六年,征關中馬超、韓遂,楊秋;
建安十七年至十八年,征孫權;
建安十九年,征孫權;
建安二十年,征漢中張魯;
建安二十一年至二十二年,征孫權;
建安二十三年,征劉備;
建安二十四年,征關羽。
建安二十五年初,曹操就在回師途中過世了。
在去世之前的這些年中,曹操沒有一年是閑著的。這種頻率對于一個患有慢性病的中老年人來說,實在太高了。


筆者認為曹操晚年頻繁出征的原因至少有二:
一是曹操本人對武統有執念;
二是古代軍事政權幾乎都會遇到這個問題:以土地獎賞軍功,在封無可封的情況下,就必須持續開疆拓土。對曹操來說,越多的土地,就可以封賞越多功臣,局勢就會越穩定。
很可惜,除了對關中的用兵勝利外,曹操并沒有取得更多的收獲。不能保證曹操如果把這些地方全打下來,會不會稱帝。歷史不能假設,至少在現實的情況下,曹操晚年一直都在南征北戰,并沒有貓在家里玩黃袍加身。


3、改革爵位制度,開“虛封”之先河
漢代獎賞功勞的二十級爵位制度,直接承襲秦制而來。
爵:一級曰公士,二上造,三簪裊,四不更,五大夫,六官大夫,七公大夫,八公乘,九五大夫,十左庶長,十一右庶長,十二左更,十三中更,十四右更,十五少上造,十六大上造,十七駟車庶長,十八大庶長,十九關內侯,二十徹侯。皆秦制,以賞功勞。?徹侯后來也稱“列侯”。
到了東漢,對列侯又作了細分:功大者食縣,小者食鄉、亭,得臣其所食吏民。?


曹操在建安元年就封了“武平侯”,封邑在武平縣,食邑萬戶。這個爵位一直到建安十八年從沒有變過??梢娫跐h代的爵位中,列侯中的縣侯就是人臣之極了??山ò材觊g封列侯的太多了,連黑山賊張燕率眾投降都能封一個,建安十二年更是一口氣封了二十多個。長此以往,編制不夠用,也沒有足夠的差等。曹操既然不愿意搞五等爵位,那也得搞點別的,來滿足大家“卷起來”的愿望。


建安二十年冬十月,朝廷改革二十級爵位制,以獎勵軍功。新的爵位制度在列侯、關內侯以下增加了 “名號侯”、“關中侯”、“關外侯”三種侯,裴松之認為后世流行的“虛封”,大概就是從曹操這開始的。這個改革對曹操來說完全沒有意義,就是為了實現大家封侯的夢想。

4、嫁女兒
曹操在建安十八年嫁了三個女兒給漢獻帝。這件事一般被當作曹操玩弄權術的行為之一,但我們還是需要看看曹操嫁女兒的目的何在。嫁女兒給漢獻帝,把自己從純粹的權臣變成外戚,對曹操有好處嗎?根據劉邦的白馬之盟,外姓稱王怎么都是違背了劉氏政權的底線。曹操作為皇帝的老丈人、曹丕作為大舅子,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姓劉,不能增強合法性,卻只能更加讓人聯想到王莽。


也許做外戚可以提升一點自己的名譽,更徹底地監控漢獻帝,但何必要嫁三個呢?曹操甚至都沒有湊夠三個適齡的女兒一起出嫁。天子聘公三女為貴人,少者(曹華)待年于國。筆者認為,曹操這樣作其實是為了保住漢獻帝。盡管他本人不同意稱帝,但難免百年之后曹丕頂不住,所以這三個女兒應該是他留給漢獻帝的三個活命符,防止曹丕或者他手下的人日后吃相太難看。其中被封為皇后的曹節是極其反對代漢的,還在曹丕稱帝的問題上盡可能地拖延了時間。


以上這幾個操作,與我們此前得出的“曹操不想稱帝”的結論在邏輯上是吻合的,是在不稱帝、不搞五等爵位的前提下,盡最大可能穩定朝野局勢的手段。雖然曹操按住了建設五等的提案,但稱公還是打破了人臣止于封侯的舊爵位制度,僭越的罵名是免不了的。站在曹操身后勸進的人卻不一樣,他們進可攻退可守,既要吃開國功臣的福利,又不用承擔變成亂臣賊子的風險,這才是曹操封公帶來的真正好處。


五、荀彧之死
既然曹操對稱帝、建設五等這些事的態度擺明了是拒絕的,那么荀彧的問題也就變得清晰多了。在稱公問題上只有荀彧和曹操口徑一致,因此整個曹營中,曹操最沒有動機去殺害荀彧。最早把荀彧之死與魏公建立聯系的文本是陳壽的《三國志》,但是從建安十七年到史家介入之前,荀彧之死還有著另一種面貌。


荀彧死前與曹操在軍中時,王粲替荀彧代筆寫了一篇討孫權檄文;荀彧死后,曹植作誄,潘勖作碑文,曹操也親口追憶過二荀;曹魏代漢后,曹丕在《典論》中回憶過與荀彧的美好時光,鐘繇在上表給曹丕提建議的時候提到過自己與曹操、荀彧共事的往事。這些最有可能知情的大人物們,根本沒人把荀彧之死當做王朝的禁忌。而陳壽(魏末晉初)已降,曹操和荀彧的關系開始一路狂跌。究其原因,筆者認為罪魁禍首很可能是《三國志》的一個重要來源——《魏書》。(王沈)與荀顗、阮籍共撰《魏書》,多為時諱,未若陳壽之實錄也。?


《魏書》的三名作者中,荀顗就是荀彧的親兒子,王沈的正妻是荀氏女。兩個與荀彧關系密切的朝廷要員,如果沒有字斟句酌地推敲過給荀彧立的傳,那是說不過去的。
王沈和荀顗都是司馬氏代魏的功臣。從他們的政治立場出發,在肯定曹操功勞的同時,不失禮貌地給曹操加一些負面濾鏡,讓荀彧看起來不完全支持曹操,既可以增強司馬代魏的合理性,也可以不違背當時的官方意識形態——孝道。


綜上,董昭等人是真勸進,曹操則是稱“假”公。荀彧的死不是曹操造成的,很有可能是自家好大兒在修史的時候,輕輕轉了轉筆尖。

①[ 《三國志·武帝紀》裴注引《魏武故事》]
②[ 《三國志·董昭傳》]
③[ 《三國志·武帝紀》裴注引《魏略》]
④[ 《三國志·華佗傳》]
⑤[ 《左傳·襄公十五年》]
⑥[ 《孟子·萬章下》]
⑦[ 《漢書·王莽傳上》]
⑧[ 同上]
⑨[ 同上]
⑩[ 《三國志·武帝紀》]
?[ 《三國志·夏侯惇傳》引《魏書》]
?[ 《三國志·武帝紀》裴注引《魏武故事》]
?[ 《漢書·百官公卿表第七》]
?[ 《后漢書·百官五》]
?[ 《晉書·王沈傳》]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北山,任何媒體或者公眾號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