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地道風物 / 待分類 / 李子柒隱居的綿陽,憑什么是中國唯一科技...

分享

   

李子柒隱居的綿陽,憑什么是中國唯一科技城?

2021-06-13  地道風物

    ▲ 夕陽下的涪江。攝影/張小平

    -風物君語-

    中國科技城

    四川掃地僧


    如何在世界地圖上最快找到綿陽?

    簡單,打開英國天空電視臺的全球氣象預報,在被播報的五個中國城市中,綿陽赫然在列。

    生生不息為綿,山南水北為陽,作為中國唯一的科技城,綿陽自古就是華夏文明的傳奇締造者。位于涪(fú)江中上游的綿州(今綿陽東)大地,北扼秦攏,西抵氐羌,東連巴漢,南達成都,是文化交融重鎮之所。


    ▲ 富樂閣全貌。攝影/梁嚴

    “水自龍州下流...入潼川,出廣漢,形勝環繞,宜乎人文宦業,稱盛弗衰?!睎|仰天池,西臨涪江,古綿陽以水為名,又稱涪城,山水之間孕育出了治水英雄大禹、養蠶繅絲的人文始祖(léi)、“繡口吐盛唐”的“詩仙”李白、“唐宋八大家”之一歐陽修、北宋“墨竹大師”文同...


    涪江從武引大壩流過。攝影/張小平

    如今的綿陽剛柔并進,它是中國的西部硅谷,被譽為“中國核武心臟”的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亞洲最大風洞群”的中國空氣動力研究與發展中心等國家級科研院所聚集在此。而千重之外,這里也是“民間美食家”李子柒的雪山林海,白鷺花田。

    沒了“川北C位”綿陽,
    四川只能叫“三川”!

    所謂“四川不滅,中國不亡”,“戰略備份區”四川盆地當功不可沒。擁有云貴高原、巫山、龍門山、大巴山脈等天然屏障的四川盆地,群綠之內是丘陵起伏的開闊“天府”。




    相較于“眾星捧月”的成都、地勢險要的廣元,位居高山與平原交界的綿陽,是嘉陵江防線上重要的戰略支撐點。

    發源自岷山的涪江經平武縣入綿陽,在川北重巒間像一把利劍,辟出了中原進入四川后的第一片富饒淺丘,而后匯入嘉陵江,又溝通了長江以南的華中、華南地區。往東南隔著涪江河谷與重慶相連,在西南遙望沃野的成都平原,綿陽,是當之無愧的川北C位。


    ▲ 綿陽“蜀道咽喉”的戰略位置。制圖/monk


    歷史上,這里也是兵家必爭、文武薈萃的風云之地。“地聯秦關,路當扼蜀”的梓潼位于古蜀道——金牛道南端,在秦始皇仍未統一中國前就已置縣。漢初至南北朝西魏間,憑借“蜀北鎖鑰、益州矜領”,梓潼郡逐漸崛起并五度為郡治所。

    ? 左右滑動查看 ?

    ▲ 現存于綿陽市博物館的東漢搖錢樹。攝影/動脈影

    被譽為國家瑰寶的綿陽五絕——漢代銅馬、東漢說唱陶俑、東漢搖錢樹、東漢銅佛像、西漢人體經脈木雕模型,正是誕生于這個文化燦爛的時代。

    “北孔子,南文昌”,以“崇仁重德”為內核的文昌文化,在豐饒的大地上譜寫儒雅的篇文。傳說西氐人張亞子曾于梓潼七曲山上治病教書,被百姓尊稱為“梓潼神君”,后來又在道教的推動下化身為“文昌帝君”。


    ▲ 七曲山大廟。攝影/姜曦

    歷代以來,無數文人學士云集于文昌府內虔誠膜拜,而梓潼的七曲山大廟則成為了天下文昌宮的祖庭。

    “蜀漢興亡在涪縣(今綿陽芙蓉漢城),東漢末年,劉備在此建立政權,修筑館會哨所,以鞏固其作為成都東北屏障的戰略地位。蔣公琰北伐曹魏時,也曾設攻防大本營于水路發達的涪縣。

    ▲ 富樂閣。劉備和劉璋曾在富樂山“酒甜握手登高丘”。 攝影/石耀臣

    待到司馬昭命人從甘肅文縣,穿越岷山闖破江油關(今綿陽平武縣),蜀漢王朝終宣告滅亡,而這條以奇險取勝的陰平道卻從此名震天下,成為古蜀道上溝通甘南與川北的捷徑。

    ▲ 江油關又稱“涪水關”,是蜀北名關之一。攝影/梁嚴

    唐至德二年,重新規劃后的四川被分為劍南東川與西川,并設東川節度使于梓州(今三臺縣),“封疆五千里”。作為中國三大古蜀道之一,貫穿三臺的米倉道也在盛唐風華的暈染下,喜提“成都官道”。此后,無論是北宋的梓州路、潼川府,三臺縣在長達520多年的歷史長河中,一直都位屬省級行政區駐地。


     三臺縣郪江古鎮。攝影/熊可

    這座東川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既是(qī)國故地、“益州(今成都)門戶”、“果閬(今南充)咽喉”,又扼涪江水運之要沖。即便是轄內的一座鹽亭縣,也是桑蠶鹽業興盛的“川北鎖鑰”。

    文人輩出的三臺縣,誕生了“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唐代詩人陳子昂、綿陽史上唯一的狀元蘇易簡。詩圣杜甫曾棄官入蜀,流亡至梓州,高吟“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抒寫下“生平第一快詩”。如今,重建的蜀中第二草堂在梓州公園無聲地訴說著不朽的儒詩文化。



    明清之后,由于涪江航運堵塞與川中大道被廢,以傳統農業為金字招牌的三臺陷入了“泥沼式”發展。與此同時,曾經的“下級”綿陽縣卻憑借攻克“蜀道難”的寶成鐵路,成為大批工礦企業眼中的“香餑餑”,從此登上歷史的舞臺。

     

    ▲ 寶成線、西城高鐵并行駛過江彰平原。攝影/宋天喜

    為響應嚴峻的國際局勢,20世紀60年代,被中央選中成為“三線建設專區”的綿陽,如同一艘載滿希望的搖船,來自五湖四海的知識青年與熱血工人紛沓而至。一時之間,僅當地一條寬10米,長500多米的躍進路,創下的電子行業產值就占據全省三分之一。

    ▲ 科技城創新中心二期。攝影/梁嚴

    從古時的“川西北重鎮”到當代的“中國科技城”,這座身披榮光,砥礪前行的城市在千余年后,又一次回應了當年劉備于東山下稱贊三連的“富樂之鄉”。

    文武雙全識天下,
    綿陽人是怎樣煉成的?

    如何在外地一眼認出綿陽人?

    比如,以所讀綿陽、東辰等著名中學作為同鄉見面開場白的必是其中一種。

    ▲ 綿陽的東辰中學,周邊一片學區房。攝影/梁嚴

    教育事業效仿工業改革,是近代綿陽教育闖關突破中濃墨重彩的一筆。20世紀90年代,綿陽中學劍走偏鋒,率先開辟“校長負責制、全員聘任制、結構工資制、全員考評制”的新大道。


    自主性的開拓與奮力踐行像一株株深埋的蓬勃種子,在多年以后培育出了明艷的祖國花朵。

     

    ▲ 江油外國語學校。攝影/張小平

    新世紀伊始,國家實行“211工程”期間,綿陽借由“科技之光”,舉西南工學院與農專校之力組建西南科技大學,又大興民辦教育,在當時殺出的東辰、外國語等教育品牌,如今早已成為業內的啟明燈。


    綿陽人引以為豪的文教事業,在歷史回溯中,也如浩瀚星辰般燦爛有光。來自遠古的人文始祖嫘祖(生于西陵,今綿陽鹽亭縣),開創養蠶種桑、抽絲編絹之先河,福澤萬民。戰國時期,齊國被滅,姜子牙后裔——姜姓望族分支自山東入川后,曾長居廣漢郡(今梓潼縣)。

    被稱為“漢賦四大家”之一的揚雄,可謂與綿陽“相逢知己”。這位文化宗師來到涪城飽覽群書,成為西山揚名的重要伯樂。而崇文尚德的綿陽人也借此興修起山巖池湖,以念先賢,才有了往后《陋室銘》里的“南陽諸葛廬,西蜀子云亭。



    東漢時,來自名鎮郪縣王氏一族在官場上大放異彩——經學家王長文“少以才學知名,而放蕩不羈”,洛陽縣令王渙“秉清修之節,蹈羔羊之義(為官清白)”...三國蜀漢滅亡時,駐扎在綿陽的千軍萬馬散落于城鄉各地,給原本地廣人稀的涪縣平添了一股雄壯的軍事力量。

    所謂“一部越王樓,半部中國史”,自唐太宗第八子李貞任職綿陽刺史,興建越王樓以廣納賢才起,這座“天下詩文第一樓”在千百年間,引得無數文人詩客在此揮毫灑墨,也展開了綿陽詩歌文化的燦爛篇章。


    ▲ “天下詩文第一樓”。攝影/石耀臣

    “初聞征雁已無蟬,百尺樓高水接天”,水天一色的畫境中,另一“半壁江山”便是越王樓前的“彩色緞帶”——水運興盛的涪江。

    游學的李白、避世的杜甫,赴任的李商隱,以及生于斯的陳子昂,他們將萬千思緒落回筆尖,延續了從初唐到晚唐的昌盛文化,也留下了令后世感懷的“唐詩之江”。

    ▲ 位于昌明河畔的太白公園。攝影/清風中的風鈴

    鐘靈毓秀的綿陽人,在以水為脈的城中,享受著水韻的滋潤,也不斷開拓著生活的新視野。

    清代江油縣的中壩碼頭航運發達,上接涪江沿岸的平武縣,下達四川盆地的東南出口重慶。中壩也因此被冠以“小成都”的名號,在民國時更躋身為四川四大名鎮五大藥材的集散地之一。

    ▲ 涪江大橋,這里曾是水運集散地——中壩碼頭。攝影/梁嚴

    天時地利,亦須人力加持。為扭轉三臺縣雖有水系縱橫,卻無硬核水利的局面,三百萬綿陽人千里引岷水,在手挑肩扛中筑成了如今的“蜀中澤國”——魯班水庫。不服輸的綿陽人對于水利工程的“野心”卻不止于此,踩著新世紀的門檻,又在沉抗水庫中造起了一座風景如畫的“仙?!?/strong>。


    中國科技城從何而來?

    位于南方、中原、西北、西藏四方交界的綿陽,在20世紀50年代,遇見了它的第一位貴人——寶成鐵路。


    “千錘萬鑿出深山,盤旋迂回跨嘉陵”,從陜西寶雞到“天府之國”成都,一條鐵軌穿越秦嶺、巴山、劍門山,在江河縱橫間打破了“難于上青天”的千古傳言,也奠定了綿陽作為川西北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水陸樞紐的重要地位。

    ▲ 劍門山上劍門關。攝影/姜曦

    同一時期,“一五”計劃、三線建設的接軌幾乎將這座城市的蓄力值拉到了滿格。曾經通達紅旗磚瓦廠、制藥廠與土陶廠的坑洼土道——綿山路,在日后成為了縱貫碧水寺、綿陽電視塔、科學城一中、中國工程物理研究院的市區主道。


    新生的工業化中,昂首屹立著國內唯一的機載火控雷達生產基地——國營長虹機器廠,國營第七八三廠(今四川九洲電器)、由錢學森、郭永懷組建的中國空氣動力研究與發展中心...

    自大山遷都平原,寶成鐵路上的另一顆明珠——江油縣(1988年撤縣建市)在奔騰的流水前隆重出道。


    1958年,經德國引進設備,由蘇聯援建的水泥廠正式落戶江油,此后,長城鋼廠、中國燃氣渦輪研究院(現位于綿陽)等一批國家重點建設工程的揭幕,在數十年之后,換來了中國科技城的冉冉升起。

    這座位于西南的“北方工業城市”,曾經西連羌族,東抵巴中,北向甘陜交界,南達重慶潼南,在長達35載的上升期內,覆蓋面積雄踞全國之首。1985年,綿陽地區一分為三,升綿陽地級市,統領三區五縣和一縣級市,完成了近代的最后一次組裝。

    ▲ 西成高鐵跨過江彰工業開發區。攝影/宋天喜

    新世紀之初,國務院批復建設“中國科技城”的決議,成為綿陽躋身現代化強市的鼎力助攻。然而,“年少成名,終有失意”,伴隨制造業巨頭——長虹的波蕩發展,與計劃經濟時代的大幕垂落,一眾老工業囿于拘謹的氣質,裹足不前,最終走上調整合并的道路,曾經的四川“十強縣”江油亦退回后方。

    ▲ 長500多米的躍進路,也曾在電子行業取得過很好的成績。攝影/梁嚴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span>身為一座被軍工國企“拉”來的城市,落寞之余的綿陽,手中仍有沉甸甸的科技籌碼。

    隨著全國首座人車分離的綿陽三江大橋在涪江兩岸建成,京東方等高新產業紛紛落戶,成渝雙城戰略和西部大開發2.0的不斷推進,在歷史跌宕中奔流不息的綿陽,身載無上榮光,亦有千秋大任在肩,但更多的,是仍然閃耀的無限可能。



    剛柔兼濟的綿陽,連米粉都要南北“對澆”!

    三江環繞、群山環抱,這是屬于綿陽的。而生長在山水間的白首黃童,用匠心如故的生活態度致敬先賢文明,這又是屬于綿陽的。

    無論是北川羌族的慶“羌年”、江油青林口的“高臺戲”,亦或涪城的手工剪紙、平武的“白馬-跳曹蓋”、梓潼的文昌洞經古樂...璀璨的民俗文化在這里代代相傳。

    ▲ 三臺縣的春節元宵火龍表演?!盎瘕垺逼鹪从谇宄?,有祈禱風調雨順、平安吉祥之意。攝影/梁嚴

    作為西南最北的城市,綿陽的飲食風俗中有“小家碧玉”的靈,亦有“大將之風”的豪。

    被譽為“梓潼三絕”的酥餅、片粉、鑲碗,與東鄉餅、火燒饃、北川臘肉、潼川豆豉等,皆是質地樸實,剛柔并濟的獨特風味。全世界肥腸的故鄉——江油,更是把一道食材玩出了風格迥異的新鮮花樣。



    然而,如果說有一種食物可以代表綿陽的氣質,米粉定能拔得頭籌。綿陽人一個月吃掉的米粉,大概可以把地球裹成一個毛線團。

    只是,一千多年前,流行于街頭巷尾的米粉還是一坨渾圓粗長的“胖毛球”,直到“蜀漢四相”之一的蔣公琰在微服私訪時,提出“細粉更入味”的論據,從此,綿陽米粉一躍成為天下細米粉的鼻祖。


    白瑩瑩的米粉用手搓散,一溜便滑進滾熱的水中,蝌蚪尾巴似的隨著鼓囊囊的氣泡翻卷,只需十幾秒便“冒”熱了。“二兩筍子肥腸,青紅湯對澆”,這是屬于“米粉星人”的接頭暗號。

    辣椒熬制的紅湯融進雞肉打底的骨湯中,又落著大塊的牛肉、肥腸排骨。海帶、豌豆、黃花菜蔥花、香菜、酸菜等小料由各人憑喜好添味,裝點著獨一無二的“米粉樂園”。

    ? 左右滑動查看 ?

     江油肥腸及制作過程。/微博@二毛大搜索

    被撩起的細粉,尾巴上仍掛著幾滴紅亮的“露珠”,嗦入嘴中,再吮一大口濃湯,往往撲鼻的清鮮還未飄遠,與舌尖“廝磨”的米粉卻已緩緩融化,只余更加飽滿的香味蕩漾在唇齒之間。

    絲滑軟潤的米粉,蘊藏著屬于南方的細膩溫婉;青紅二湯的融會貫通,又頗有幾分北方的豪爽大氣,如此,當真是繼承了蔣公琰“文有諸葛遺風,武俱姜維之勇”的德才兼備。

    ▲ 在三江橋上唱歌的年輕人。攝影/梁嚴

    浸染在湯汁中的米粉,起初“不顯山不露水”,似與別地并無而致。等到嘗味近尾,留在碗心的柔絲仍像輕燙過一般,不為紅湯“折腰”,而是生動地游走在一汪艷紅間,一如它守護的這片故鄉,既為中國科技城,又如四川掃地僧。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