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新用戶0380lnTH / 待分類 / 生活繼續(散文)

分享

   

生活繼續(散文)

2021-06-14  新用戶038...

       我把家移往一個新的居處,在城市的另一條街。居屋升格為寬敞電梯房。

 懷念以前居住院子。一個地方住久了,沒法不生感情。這種感情完全是一些熟悉的人事敷生,天天見面的房屋,墻角,樓道,樓前的幾棵樹,秋天滿地的落葉,以及墻根下幾個殘缺花盆里四季里開與謝的花,它們都有一雙眼睛親切的望著你。最重要的是長長久久作著鄰居的人,讓你難舍難忘。時間一些人事情感結成硬殼,在心里無法剔去。

倒指算算,自己在舊處居住長達三十多年,這個結果讓我著實心里痛了幾把,因為在一個院子走完了我整個的壯年歲月。搬進去,我剛剛完婚,水淋淋脆生生的青年,而這一次搬出來,新的住宅小區立即把我納入老年人,新鄰居見我,總是眉毛一揚笑嘻嘻的叫我李爹,沒有半點年齡模糊和資格的猶豫。一個地方把你的歲月吞食,那個地方里里外外扔滿你人生碎片,成為無處不在的亮色瓷片,滿地閃爍,照亮你的回憶。

 開始的生活常是這一幢移到另一幢,簡單挪移并不困難。好的是房子面積一次比一次大。生活的變化,譬如居住的變化可以讓一些念頭漸漸地化開來,就像放入水中的干貨,慢慢膨脹。當院子開始建筑第一幢集資房時,我們偷偷數著家里的存款,可憐,不多哉,夫妻倆商量,決定選別人換下來的房子,第二天把決定告訴了領導??墒堑谌?,就反悔了。那天妻子回來說,她看了新房的圖紙,有客廳有餐廳還有獨立的衛生間,另有三間臥室。真是全新的住宅。我心動了,妻子亦然,于是我們立即把原先的決定推翻:要新房。妻子在家里把自己的勇氣一再鼓足,然后去找領導。妻子回來,欣喜地向我通報:行了。我就知道可以住新房了,想像著在新房里的生活,如何地布排鋪張,化開來的念頭往四處泛濫,膨脹的體積急速增大。

第二年新房建成,未等完全干透,我們就急著裝修住了進去。在新房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一個感嘆辭:哇!妻子只是笑著不說話,最后她忍不住哭了,我說你哭什么啊,她說太幸福了。太幸福的感覺并沒有持續好久,沒出二年,房子越建越大。再有朋友到家里來聊天,他們不再有賞識的目光,拐個彎地告訴我們他們的房子多大,衛生間也有了兩個,幸福感覺一點一點走失。

我那時已過了不惑之年,不過還沒有老將至的緊迫,跟同一樓里的年青人一起鬧,在樓道里喊喊叫叫。大家都做了父母,孩子也小,正貪玩,做母親的開著門大聲喊著兒女回家吃飯,夜里常聽見做父親或者做母親的規勸孩子認真做作業,好好學習,有時孩子頂嘴,為父為母的就動了手,孩子夸張地嚎叫哭泣。有一位孩子學習鋼琴,每至放學或者晚飯后就有了琴聲流溢。仿佛提醒,送孩子學習課本之外特長變得重要,晚上就有了小提琴單個的音跑出來,或者二胡的聲音在樓道里穿行。星期天,這家的孩子進英語班,那家的孩子送去學美術。無事的我們喜歡串門,到樓下坐坐,去樓上聊聊,說一些家庭瑣碎,商討一些家庭之外的事,宛如兄弟姊妹相處,恨居屋只是多了一道墻壁。

商業的味道開始在樓道里飄浮,有一家在地下室開了一家小印刷廠,每至深夜,機器的聲響通過樓板傳達,讓躺在床上的人心晃動;幾個女人開始往股市跑,他們在樓道里議論股市一驚一詫的。漸漸的風險光顧了,套牢了,而且深,人也沉默,不再彼此打聽情況,問也一臉苦笑搖頭,明白苦不堪言,無須深問究竟。孩子慢慢長大,先齊父母額頭而后一蹦超過你的頭頂,長大了也伯伯阿姨的叫,有幾個就不叫人了,遇著人頭一低過去,想不通這孩子先前嘴甜甜的,個子往上竄卻不叫人了呢?節假日,我們開始找不到牌友,勉強玩幾盤,對方張開口哈欠連連知道興趣不大,說著時候不早了的話收場,下次就不再發出邀請。打牌不打錢,等于菜里不放鹽,別人無趣自己也就知趣地退出游戲圈。

 有天夜里,開印刷廠的鄰居來家里坐,坐了很久,說到了他的印刷廠,不掩飾地說著經營訣竅以及利潤。我們附和弄點錢好,弄點錢好。臨走,他道出了主題:請幫他拉業務。我應承,他說不會空忙。我說,盡力而為吧,不一定幫得上忙。

送他走后,夫妻兩個心里有一個精靈在舞,飄動的紅舞帶全是人民幣,全是豐厚的利潤。倒在床上心里還在算計著鄰居許諾的百分點以及更為具體的數目。

沒有好久,樓上一戶主動跟樓下練習鋼琴的吵起來,理由就是樓下的琴聲影響樓上的學習,誰家的孩子都要培養。有人以為琴聲養心有人認為鬧心,蘿卜白菜各喜各愛。中途幾次雙方站在樓道里談判,可是累累失敗,從此兩家結仇,相遇如同陌路,樓上樓下,不共戴天。

大家都到了可以當科長主任的年齡和資格,一樓東與二樓西就成了競爭對手,三樓東與四樓西在工作中有了分歧,慢慢演變成個人恩怨。沒有幾年時間,樓內女人幾乎全成了下崗人,生活的壓力驟然增大,而孩子的培養也有了明顯的優劣分別,高考結束,好心關心孩子成績,一出口對方竟以為夾刺帶針,回答就不友好。好心白白受人一場白眼,心里一委屈,就罵自己多管閑事,從此任他人瓦上霜多厚視而不見。

我們都很苦的生活著,內心一片寂寞。

不知道生活的通道些地方堵塞,事事到了死胡同,看不到出去的路。我在想這三十年,是國家翻天覆地變化的時期,我們的生活是從簡單走向了豐富,也從單純變化為復雜,而我們來者不拒地接受,像一個饑餓者對滿桌的豐富不能說出取舍,也不加選擇地進食,實際上我們的腸胃對于某些不能適應,無法消化接受,而那些習慣了的粗茶淡飯不見了蹤跡。走在見所未見的路上,望著伸向四面八方的路,哪一條可以到達未知的遠方?

搬家那一天,我在院子里久久佇立,心里盡是糾結。那些日日相見的花草、墻角、樓道,和墻根下仍在的花盆,對視而沉默。院子仍是原來的院子,物事未改,生活其中的我們化成什么樣的怪物?歲月帶走年輕、活力、單純,沉淀我們心底的是彷徨、欲念、難以言說的悲苦。

我搬走了,選擇新的居處將生活繼續。

2017年12月24日于益陽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