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新用戶48533353 / 待分類 / “不是處女了,我就嫁不出去了?”

分享

   

“不是處女了,我就嫁不出去了?”

2021-06-14  新用戶485...

與我一起做一個愛學習、愿成長的人


閱讀全文約需12分鐘

“我都不是處女了,以后是不是就嫁不出去了?”


文/晏凌羊

 01 

前段時間,我收到這樣一條私信:羊羊,你好。我和男朋友發生了關系,可是我自己心里一直有個疙瘩。我一直認為性應該留到結婚之后的,可是現在都已經發生了。我很擔心以后若是被男友拋棄了,我是不是就很難找到對象了。

說真的,沒收到私信之前,我還真想不到現實生活中真有女孩這么想。

也可以想見:女性的貞操觀,大多是建立在男性的需求上面的,是為男性的需求(比如,獨占權)服務的。

很多女性,并沒有形成自己的貞操觀。

很多女人發自內心地認為:女性的貞操很重要,只能留給一個男人。如果那個男人不要自己了,那自己也就變得低價值、不配再得到其他異性的愛了。

說句刻薄點的,你真要想把初夜賣個好價錢,可以去歡場。

如果還是想正常擇偶,但又有這樣的認知,那么,你遇到pua你的男人的概率極大。

為何有些非處女會被男人pua?倒不是男人有多么強大的洗腦能力,而是因為她們潛意識里就認可“非處女,價值更低”的價值觀。

不信你去看看,男人就沒有這種焦慮?


有哪個男人會因為初夜給了女人,就擔心自己將來若是分手了,會被其他女性嫌棄?

可見,在這種事情上,整個輿論環境還是很“雙標”。

我甚至覺得,都已經到了這個年代了,“不是處女了,是不是就沒男人要了”這種事兒都不應該再拿出來討論了,就像是沒必要再去討論“女性到底要不要裹小腳”一樣。

我尊重別人“要把第一次留到結婚時”的這種價值觀,但我們不得不承認:婚姻中,性挺重要。

成年人的擇偶,若是不先發生一場婚前性行為,你咋知道對方在床上行不行,咋知道對方的性取向是否符合你的想象?

床品也是人品,性商也是情商,而婚前性行為,就是一場“模擬考”。

擬考試考過了,不等于正式考試就能及格,但這種模擬考,有總比沒有好。

初夜,不過就是第一次性生活。除了生理感受上有點特別,第一次與第二次、第三次沒啥區別。


是有復雜思想的人類,賦予了它超脫于那一次性生活之外的意義。

第一個性伴侶,就只是第一個性伴侶。

你跟這個上床和跟那個上床,本質上只是性感受存在差別。

現實生活中,很多人總是把性生活跟其他東西
(道德、金錢、現實利益等等)攪合在一起。一件小小的事情,非得復雜化、工具化,用它來禁錮自己、控制別人。

我還認識一個朋友,跟男朋友在一起后,就沒有一次性生活是過得爽的,但是,她一直等到了男朋友劈腿了,才選擇離開。

她給的理由不是“這個人傷害了我,他再也無法帶給我什么益處”,而是:他都去搞別人了,這種人很不道德。

注意,我在這里表達的不是“劈腿很道德”,而是——若一個人已無法滿足你的需求,你就可以讓對方離開,而不必等到他不合乎社會道德。

你做決定的出發點,應該是自己的需求,而不是別人做了什么。


我發現,很多人在做類似這種決定時,不是從自己的真實需求出發,而是從男方的言行是否合乎社會道德的角度出發。

可是,決定我們要不要跟對方在一起的,不該是對方的言行是否合乎道德,而是:我的感受怎樣?我的需求,對方是否能滿足?我和對方,供需是否相匹配?

我們找伴侶,又不是要遴選道德模范。

就不能讓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性生活的歸性生活嘛?

 02 

我也發現,很多女生想象一下未來的圖景,用的也一直是弱者思維。

比如,剛剛給我發私信的那個擔心自己將來會因為“非處女”身份而在婚戀市場上受歧視的女生,她在幻想未來時,幻想的也全是自己被拋棄、被傷害、被嫌棄的圖景。

大抵這個社會一直是男權社會的緣故,相比男人們,我們這個社會的女人們好像更容易產生“受害幻想”。

一個男情場老手跟一個女情場小白談戀愛,人們總是有這樣一種擔心:情場老手PK情場小白,就是石頭碰雞蛋,小白受傷了怎么辦?他該不是有處女情結吧?


若是性別倒轉過來,人們又擔心:小奶狗養大了不會變成白眼狼吧?他是看中了女方有錢吧?

看到“男大女小”的婚姻,人們擔心男人死了以后,女人一個人無法應對生活中的風雨。

看到“女大男小”的婚姻,人們也會擔心女人年老色衰后,男人會出軌。

人們從既有經驗中,很容易得出這樣一個道理:女性在感情中更容易受傷、吃虧,成為受害者。

的確,男權社會中的女性,本就弱勢一些,也更容易受傷,成為受害者。

但,如果我們已經處于弱勢,還要持弱者思維,那我們的人生不是更悲慘了嗎?

持弱者思維,很容易強化自己作為弱者的認知。

這種認知固化下來,你就真的會散發出怯怯的氣場,讓你更容易暴露在豺狼虎豹的視線范圍之內。

像是一只受傷流血的小白兔,總會吸引來嗜血的大灰狼。

 03 

大家發現沒有?所有精神控制術的第一步,就是讓你產生焦慮。

焦慮一旦產生,你就想解決焦慮,而對方若是剛好提出了一套方法,你就很容易將那套方法與你的問題聯系起來,并試圖通過想象“這套方法能解決我的問題”的方式緩解焦慮。

就這樣,你很容易步入別人為你精心設計的陷阱。

一個女人若不是處女了、若是離婚了,就不值錢了,這也是男權社會給女性設計的“陷阱”(因為他們對男性沒有同等的要求)。

想把別人對你的精神控制粉碎在萌芽狀態,就需要你對此保持覺察,做個刺頭。

一旦意識到對方試圖對你進行精神打壓,就立馬開啟自我防衛機制。

這種自我防衛機制如何開啟呢?

我的方法不是減輕焦慮,而是轉移焦慮。

焦慮誰都有,它很難減輕,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搞不定的事情、達不到的愿望。

況且,如果你是從減輕自我的焦慮的角度出發去反擊,很有可能要跟對方打很長時間的口水戰。

那么,你們倆之間的戰火,還是燃燒在你的領土上。

但是,你可以轉移焦慮。

比如,把自己的焦慮變成打壓你的人的焦慮,把戰火燃燒到對方的領土上。

如果有個男人向你灌輸年輕和容貌焦慮,跟你說:“再過幾年,你人老珠黃,就真的嫁不出去了?!?br>
聽我的,別接招,不要輸出自己“我活著不是為了嫁人”之類的價值觀,直接反其道而行之,向對方灌輸財富焦慮:“你要是一直這么窮,也娶不到老婆。娶到了,你老婆也會離你而去?!?br>
有賤男嫌你胸不夠大,你也可以反過去嫌他丁丁小。

如果一個理發師、按摩技師、兒童興趣班推廣員不停說你發質不好、身體哪兒有問題、孩子不學什么科目會輸在起跑線,目的卻只是為了向你推銷項目,那你也不要接招,直接回應“我在你隔壁那家辦了卡了”,讓他們產生競爭焦慮。

如果一個人倚老賣老,拿自己豐厚的經驗作為資本不停來打壓你,你完全可以翻個白眼:你年紀比我大,早晚會退出歷史舞臺。

對方想給你灌輸經驗焦慮,你反過去灌ta一壺年齡焦慮。

別接招,進攻是最好的防守。

來啊,互相傷害啊,誰怕誰。

你先撩,你賤。

以上。

全文完

歡迎分享或轉發

這是最好的鼓勵

 一點碎碎念 
我發現大家都不大會使用公眾號“搜索”功能,那就請大家get一下這個技能呀,這還是前助理教我的。大家看一下下圖,就知道怎么操作了。

比如,你要搜索我過去寫過的關于法拍房的文章,就先進入這個界面,找到右上角這個搜索符號,然后輸入:法拍房。

然后,就出現這樣的界面。哪一篇是你感興趣的,你就直接點開就行了。搜索其他的文章,也是同理。輸入你依稀記得的“關鍵詞”就OK了。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