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國館官方 / 我的圖書館 / 年輕人的婚姻自由,都被彩禮勸退了

分享

   

年輕人的婚姻自由,都被彩禮勸退了

2021-06-16  國館官方

    別讓彩禮,成為壓垮年輕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近,關于彩禮的討論接二連三地出現。

    首先是個令人啼笑皆非的新聞——江西某銀行推出了最高限額30萬的彩禮貸。

    江西這些年一向以“天價彩禮”聞名全國,只是萬萬沒想到,老表們還在想如何擺脫這樣的“罵名”時,自家的銀行卻仿佛為這罵名蓋上了章。

    都得貸款30萬給彩禮了,這能不“天價”嘛。

    所幸的是,后來的兩個新聞大概算是個好消息:

    河北省發布文件,宣布雄安新區等數個單位成為婚俗改革試點,要求通過3年時間的試驗,遏制高價彩禮。

    全面三孩的配套政策中,也明確表明,要對天價彩禮這種不良社會風氣進行治理。

    但從發布到落地,那些嗷嗷待婚的年輕人們,還要被彩禮壓榨多少年?

    要知道這些年來,“彩禮”,簡直就是橫亙在無數適婚青年面前的一道天塹。

    無論是在現實,還是社交媒體上,你總能聽到那些因為彩禮問題,最終一拍兩散的狗血情節。

    是愛情敵不過金錢嗎?當然不是。

    只不過殘酷的現實就是,這個世界上的感情,往往都是有額度的。

    更有甚者,因為彩禮的原因最終鬧出人命的事件也不在少數。

    天價彩禮,早已成了扼殺年輕人婚姻自由的最后一根稻草。

    年輕人不是不想結婚,但一沒對象二沒錢,最后只能結個寂寞。

    到這里,我們不禁要問出一個問題:

    究竟要到什么時候,天價彩禮才不會成為一個問題?

    想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得先厘清一個問題:

    何為天價彩禮?

    畢竟錢多錢少,不同地區,不同經濟水平的人眼里,也不一樣。

    在我看來,衡量“天價彩禮”的標準有兩個。

    第一個標準,是當地彩禮的平均水準。

    如果平均水平才5萬,你卻要到20萬,這就是妥妥的天價彩禮。

    去年,谷雨實驗室就曾經做過一次全國彩禮調查,全國平均彩禮水平為6.9萬,其中浙江以18.3萬位居第一。

    超過10萬的也有五個省份。

    按照2020年的數據,全國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是32189元,人均消費支出21210元,也就是大約一年能存一萬塊。

    也就是一般來說,存七年的錢就能給彩禮結婚了。

    按照這個標準,天價彩禮似乎并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么普遍。

    但這樣想的人,可能沒怎么經歷過婚姻大事。

    在一場婚禮里面,花的錢可不只是給到一方的現金彩禮那么簡單——三金一鉆、有車有房、酒席......

    這里面,樣樣都是真金白銀。

    隨便算算:

    平均彩禮是6.9萬,買個三金一鉆也花個三五萬,買個車十萬,這還不算房子呢,就已經小二十萬了。

    按照這個標準,全國遍地都是天價彩禮。

    圖 | 中國彩禮地圖,源于谷雨數據

    所以標準二就來了:只要給彩禮的一方覺得自己虧了,那他給的就是“天價彩禮”。

    何為“虧”?

    就是男方覺得自己為了結婚娶老婆,花出去的這一大筆錢不值得,那就是虧。

    這里就涉及到了一個“價值判定”問題——誰來決定這到底值不值得?

    在女方家長的眼里,無論彩禮要多高,男方都一定是值得的。

    知乎上就看到過一個這樣的回答:

    “她花錢的時候在我家,能掙錢了去你家?我要的彩禮還沒我一年的年薪多,還沒我培養她的一個階段花費多(一線城市),我要這點彩禮過分嗎?”

    這個邏輯有一定道理,畢竟對于絕大多數人而言,“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要是不離婚,可就是一輩子都得在男方家庭奉獻所有了。

    甚至為自己原生家庭考慮的女性,還會面臨被指責的局面。

    對于男方來說,這就是“一場穩賺不賠的買賣”。

    另一方面,想著自小拉扯大的女兒,就這樣嫁為人婦,她遇到的男人是怎樣的?她會不會過得好?

    彩禮錢,往往也就成了這諸多擔心背后的一道保險。

    這么多錢你都肯出了,總該心疼我女兒了吧。

    圖 | 源于《風光大嫁》劇照

    但在男方看來,情況又有所不同。

    首先,對于很多二十來歲結婚的男性來說,沒存款沒車沒房可能才是現實。

    啃老,往往是他們結婚的必經之路。

    但人心都是肉做的,哪能真的“崽賣爺田心不疼”呢?

    想著父母供養自己這么多年,到頭來還要把自己的“棺材本”都拿出來給自己結婚,誰都很難大大方方地給出去。

    其次,很多男的會覺得,結婚需要給一大筆彩禮不止,婚后自己還得賺錢撐起這個家。

    這簡直就是“賠了彩禮還折身”嘛,這誰頂得???

    一來二去,雙方的矛盾簡直是不可調和的。

    誰都想要對方理解自己,但誰都不愿意站在對方的角度想問題。

    這也就來到了一個終極問題:

    聽誰的?

    繼“價值判定”之后,我們迎來了婚姻中的第二個問題:

    定價權。

    首先,相信很多人都已經意識到了——婚姻,可以理解為一場交易。

    女方就像一家小公司,創始人含辛茹苦二十年,才有了今天的規模。

    如今,男方要來搞并購了,偏偏女方自己也心甘情愿。

    創始人只好爭取一個“好價錢”,一是證明這公司的價值——你給的錢越多,越說明你在乎我女兒;二是這筆錢還可以另有用處——或者給新婚夫婦做基金,或者給兒子娶老婆。

    這里就涉及到一個定價權問題——誰來決定這家小公司的價值如何?

    按照常理來說,大公司當然是有話語權的。

    問題在于,僧多粥少,供不應求。

    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在20歲到40歲的適婚青年中,男性比女性多了1752萬人。

    而在全部人口中,男性更是比女性多了3490萬人。

    這就意味著,小公司就是大公司眼中的香餑餑,不愁自己找不到下家。

    而在婚姻市場里求神拜佛找對象的男方,只能淪為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圖 | 源于谷雨數據——前述的調查證明了這一點:彩禮金額超六成是由女方長輩決定,近一成半是由女方本人做主,兩者加起來接近八成。

    但彩禮的定價權之所以掌握在女方身上,遠不只是僧多粥少這一個原因。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原因決定了這個結果。

    第一,彩禮是獨獨屬于女方的一種篩選機制。

    對于女方家長來說,結婚之后,自己是處于一種信息不對稱之中的——父母沒辦法時刻清楚自己的女兒正在遭受著什么,也就沒法提供即時的保護。

    此時,婚前對于男方的篩選就尤為重要。

    通過高額的彩禮,篩選掉那些騙婚者、婚姻投機主義者,給這場婚姻上一個保險,成為了女方父母的不二選擇。

    而對于男方來說,通常就不需要這個機制,除非是入贅。

    第二,彩禮是婚姻中對女方的特殊補償機制。

    在婚姻中,女性實際承擔了大量的隱性成本。

    ●生育成本:

    總說生兒育女是女性的天職,可救死扶傷的醫護、奔赴火場的消防員都還能有工資呢,卻沒有人問過女性要為此付出什么——產后感染、大出血、妊娠紋、肥胖癥、小便失禁、產后抑郁......

    在很多人眼中,這就是女性注定要承受的苦難,然后在一片對母愛的頌揚聲中消失。

    ●風險成本:

    總說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爛茶渣。離過婚的男人并不會貶值,但在很多人眼里,離了婚的女人卻是婚姻市場的“殘花敗柳”。

    所以對于女性來說,婚姻就成了一件帶有風險的事。

    但有了彩禮,無論是自己拿在手上,還是娘家持有,這都將成為自己的最后退路。

    這幾個原因,決定了女方必然掌握對于彩禮的定價權。

    這也就是所謂的“存在即合理”。

    但問題在于,合理,并不意味著永遠正確。

    現實,也往往比理論更復雜。

    圖 | 《82年的金智英》劇照

    彩禮之所以天價頻出,其實離不開一些人的攀比心理和虛榮心。

    別人家都是18.8萬,憑什么我們家就拿不到這個數?

    婚宴上堆出來的現金越多,面子自然也就越多。

    但這個邏輯背后,有一個致命的問題:

    人人都想著拿到比平均水平高的彩禮,那么整個平均水平就會水漲船高,演化成今天我們所看到的“天價彩禮”問題。

    最終結果就是,男方給不起,女方拿不到。一個敢打,一個不愿挨了。

    這就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圖 | 源于《溏心風暴》

    乍看之下,一切就是個死局。

    畢竟,既不可能從哪里突然冒出來一千多萬的適婚男青年,也不可能突然就完成了婚姻觀念的更新換代。

    但我們仍然可以堅信的是,互相理解,依然是目前最可靠的一條出路。

    而借著婚俗改革的東風,我們興許也能離理想的未來更近一步。

    為人父母者,自然該知道凡事有度,掌握了定價權,并不就意味著為所欲為。

    倘若真的為了攀比或是貪欲而獅子開大口,也莫要怪罪別人給你掛上一個“賣女兒”的罪名。

    至于這錢,是給自家女兒,還是留待自用,只能是視乎自己的情況了。

    我們也很難要求,一個連生活都并不容易的家庭,將一個含辛茹苦養大的女兒,如此“拱手相讓”。

    為人女兒的,其實最難。

    一邊,是自己朝夕相對二十余年的父母。

    另一邊,是將來要相守一生的男人,以及“家人”。

    誰都得罪不起,可偏偏,自己卻也往往是那個承受肉體傷害與精神罵名的人。

    我只想對她們說,若是覺得父母吸血,可以斷然拒絕;若是父母還算合理,那便與男人好好說道。

    要是最后在夫家遭了什么不公,也永遠不要忘了自己背后有依靠。

    至于為人子的,無他,好好努力吧。

    不是指好好賺錢,畢竟人在此地,誰不是在好好賺錢呢。

    要做的,是好好提升自我。

    畢竟,僧多肉少已是無法改變的現實,哪怕你選擇躺平,也總有人選擇內卷。

    一個碌碌無為只會找借口的男人,終究沒法在婚姻市場上擁有哪怕一絲話語權。

    如果有一天你足夠耀眼,婚姻自然不再會是一個需要“卑躬屈膝”才能攀上的事物。

    對于旁觀者而言,我也有幾句想說的。

    不要一想到“彩禮”,便什么都不想,先自站下一個立場。

    要么將女方視為洪水猛獸,要么將男方視為守財奴。

    這兩種看法,其實都是不全面的。

    拋開那些極端的例子,歸根結底,這只不過是發展不完善的產物。

    但我們總會進步的,不是嗎?

    與其抓著人就敲鍵盤開噴,不如我們首先,把事情看明白。


    文字由國館原創,轉載請聯系作者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