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時拾史事 / 待分類 / 大宋朋友圈 | 李師師鮮為人知的另一位藍顏...

分享

   

大宋朋友圈 | 李師師鮮為人知的另一位藍顏知己

2021-06-16  時拾史事


四九八

年少輕狂,出身書香氏族的晁家子弟也不能免俗。晁以道和弟弟一起參加省試,唯獨他搭上高考的直通車。這等好事捂著嘴偷著樂唄,他偏偏手賤,寫詩諷刺一只眼有毛病的考官:沒興主司逢葛八,賢弟被黜兄薦拔,細思堪羨又堪嫌,一壁有眼一壁瞎。特不厚道。老天大概也不喜歡刻薄的人,并沒有給晁以道順遂的人生,加上元祐黨人的身份,連出入京城都很困難。他只好開辟治墨、煉丹修道的人生。其實每個人都有雙面人格,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做人很難。
晁以道食丹到了迷信和瘋狂的程度,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在別人的家里或者道觀看到丹抓起來就吃,也不告訴人家一聲。邊吃邊以為自己得道,百病不生百毒不侵,大冬天在石頭上寫食丹的心得體會,寒入骨髓而死。同樣是聰敏過人,晁之道就比較溫厚。
學習對于晁之道來說是十分輕松快樂的事情,讀詩書一目十行,還能做同聲翻譯。掩卷則滔滔不絕,把書中描述的故事講得繪聲繪色。蘇軾給司馬溫公作神道碑到晁氏家族的昭德坊看望晁之道的哥哥晁補之,蘇軾拿著文章讀了一遍,用的是四川普通話,讀完之后讓門生晁補之幫著校對,并且說這篇文章沒有副本,要小心來著。
蘇軾離去,在隔壁偷聽的晁之道走了出來,像個復讀機把剛才蘇大學士讀過的文章背了一遍。晁補之心里和之前那個被搶了風頭的王表叔一樣,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但畢竟血濃于水,都是自家兄弟,打心里贊嘆:我家十二郎是一匹千里馬啊。
晁之道在兄弟中間排行十二。晁之道高考專業考了第一,同樣因為元祐黨人的身份備受牽連,胸懷大志卻只能做個背景,寫信給蔡元度要求推薦,蔡元度說你身上有個封印,我的道行怕是不能給你解鎖,以你這般才華,何必非要我舉薦呢?晁之道苦笑一聲:主要是我身上的電量沒處釋放。同樣是沒處安放才華的晁沖之,卻別開生面活出一個嶄新的境界和天地。
晁氏之字輩中。大哥補之最出名。二哥說之最有學問,小弟沖之詩才蓋世放浪形骸,且能橫刀立馬全春秋大義。還是因為元祐黨人的身份,無論晁沖之怎樣的努力和左沖右突,通往仕途的每一個路口都對他一絲不茍不能通融亮起紅燈。唯一的體驗是縣令這個崗位,晁沖之索性掛靴而去,放浪山水,去阮籍長嘯的蘇門山,現場體會魏晉名士不羈背后的壓抑和無奈。和哥哥一起拜名師陳師道學習詩詞創作。從新舊黨爭殃及池魚的一地雞毛的腥臭不安抽身,隱身具茨山,自號具茨先生。并不因為蘇軾一門多災多難,避而遠之,和蘇過、葉夢得等詩詞相和,在亂世中彼此互為慰藉。
雖然始終被邊緣化,但是晁沖之的詩卻始終如一保持明快向上的格調:男兒更老氣如虹,短鬢何嫌似斷蓬。欲問桃花借顏色,未甘著笑向春風。歲月老去,我看桃花依然嫵媚,看風景的人本身就是風景。有多少人,老了就自甘墮落自我頹廢自暴自棄,或者擺不正位置,和桃花爭奪c位,討人嫌倚老賣老,莫名其妙的膨脹和張狂卻不自知,一味自我感覺良好。病來飲不敵群豪,笑岸紗巾卸錦袍。一座空煩春筍手,玉杯奶酪貯櫻桃。人生能幾何,遇酒且呵呵。年齒漸長,發現能有一兩個隨時呼喚小酌的酒友,是很幸福和幸運的事情。酒熱耳酣,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想罵誰就罵誰。事了拂衣去,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都和酒氣一起隨風飄散。每一次的相聚都不刻意,彼此真心牽掛,如小溪的水,積水成潭,精神彼此映照,也算是不負此生了。
詩人的生命里,不可能沒有愛情,兩情相悅產生的多巴胺表現在作品里,看花不是花,是天堂??此皇撬?,是仙境。
少年使酒走京華,縱步曾游小小家??次枘奚延鹨虑?,聽歌玉樹后庭花。門侵楊柳垂珠箔,窗對櫻桃卷碧紗。坐客半驚隨逝水,主人星散落天涯。這是詩人回到開封故地重游寫的詩,風月琳瑯。詩中的小小其實就是李師師,李師師愛才,坊間都是知道他和宋徽宗、周邦彥之間的糾纏,很少知道他和晁沖之的交往,才子佳人,卿卿我我,互為粉絲和偶像,也是一段人間佳話。誰料風波平地起,金兵鐵蹄踏中原。國難當頭,猶記得大才女李清照的丈夫趙明誠當時是開封城的父母官,他選擇一走了之,成了趙跑跑,和許多食君之祿的人一起跑。
晁沖之卻沖冠一怒橫刀立馬,為了千千萬萬個李師師以及骨肉同胞,一介書生,一個詩人,一個總是被邊緣化的士子,沖向敵人的陣營。北風吹雨不能睛,贏病人騎瘦馬行。須發向來渾白盡,半緣憂患半多情。這一首《道中》讀來蕩氣回腸,如果沒有金兵來犯,晁沖之的人生會在不第深藏的失意,在風月紅塵中老去。如此奮不顧身,置死地而后生,是大宋好男兒對家國的忠誠,晁沖之在投筆從戎的第二年和金兵的戰役中,為國捐軀。晁氏一族的命運也隨著北宋的滅亡走向衰微。
參考資料:《宋人軼事匯編》丁傳靖 中華書局

上一篇:晁家的官N代們 | 大宋朋友圈


END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