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最愛歷史本尊 / 最愛歷史 / 為什么是泰山?

分享

   

為什么是泰山?

2021-06-17  最愛歷史...

茫茫自然之間,

一座雄偉蒼健的大山

在齊魯大地上拔地而起,影照東方。

它前臨大海,背靠黃河,

1545米的高山海拔,

凌駕于一眾齊魯丘陵之上。

作為日出東方的象征,曾經的它,

見證了華夏文明數千年來的興盛。

秦皇漢武來此祭拜天地,宣誓皇權的正統。

文人墨客、才子佳人亦于此登山作詩,快慰平生。

古人贊其:“吞西華,壓南衡,

駕中嵩,軼北恒,為五岳之長?!?/span>

故此山得名“岱宗”。

岱者,始也;宗者,長也,

小往大來,通達安寧,又名“泰山”。


圖片

還在長身體的大山

作為華夏文明的象征,

泰山屹立在齊魯大地,

既是文化遺產,也是自然遺產,

是目前中國已入選世界文化

與自然雙重遺產的少數幾處名勝之一。

在中國的名山大川中,

真正意義上的泰山

為一條綿亙于山東泰安、濟南、淄博三市之間,

由156座山峰組成,跨度200多公里,

形如大雞腿的泰山山脈。


在這條祖龍盤踞的四周,

亙古滄桑的厚重氣息流傳百世。

泰山山脈的南側,

曲阜孔廟已然端坐兩千多年,

黃瓦覆頂,雕梁畫棟,

以中國儒學文化發源地聞名海內外。

泰山之下,濟寧兗州的千年寶剎興隆寺,

雖只剩殘殿敗瓦,

卻依舊擋不住那早已遠去的梵音佛號。

濟南城中,七十二名泉氤氳著靈動之氣,

趵突泉與大明湖深藏省城的底蘊,

而其不遠處的泰山,

賦予齊魯大地別樣的壯美。

由于泰山山體雄渾廣闊,

世間早有“穩如泰山”之美譽。

實際上,在泰山數十億年的進化過程中,

這座巍峨壯闊的名山,

經歷了多次滄海桑田的巨變。

泰山的誕生,

并非像西岳華山那般一石成山。

大約在25億年前,

今天泰山所處的地域仍是一片汪洋大海。

在中生代的第一次造山運動中,

“泰山”應聲而起,貫穿海面,直抵云霄。

之后,屹立在海平面上的古泰山,

經過近20億年的風化剝蝕,

地勢逐漸恢復平緩,再度沉入大海。

直到距今6億年前的寒武紀時期,

古老變質巖的剝蝕面上

逐漸沉積起2000多米厚的沉積巖地層。

整個華北地塊被高高抬起,遠離海平面,

泰山才掙脫束縛,再度挺立起來,

從此雄踞東方,

形成了峰巒疊嶂、凌空高聳的巍峨之勢。


故而,在大自然的特殊照料下,

如今的泰山,

依舊以每年0.5毫米的成長速度繼續拔升,

于天地造化之功中,一覽眾山小。

圖片

帝王封禪,千古風流

歷經滄海的雕琢打磨后,

泰山歸來,依舊多彩。

每天拂曉時分,天朗氣清,萬山靜籟,

東方一抹晨曦總能幻化成一輪橘色紅日。

隨即,雨后初晴間,

水汽迅速上升,

山間噴涌出平鋪萬里的浩瀚云海,巋然如仙境。


而午后時分,游人僅需舉目遠眺,

即可在層巒疊嶂間,

目睹黃河如金帶般穿流而過。

即使到了夕陽西下時分,

仰望蒼穹,依然有片片彩霞如峰似巒;

乾坤黯淡,點點星光璀璨奪目。


正因泰山具備古人崇拜的

東方、蒼天、紅日、高山等特質,

這里才成為了古代帝王心中認可的人間圣地。

《左傳》曰:“國之大事,在祀與戎?!?/span>

祭祀與戰爭通常被認為是

古代國家最重要的兩件大事。

而由周天子巡狩四方演變而來的封禪祭祀,

則成了歷代帝王報天地之功的最高規格禮遇。

公元前219年,剛剛完成掃六合大業的秦始皇

不遠萬里,遵照著周天子時代巡狩四方的先例

從關中咸陽出發,向東前進,直抵泰山。

隨后,自認為功過三皇、德超五帝的他

命人在此整修山道,立石頌德,

燃起了史料典籍中記載的第一把“祭天柴火”。

百年之后,橫掃匈奴、功定宇內的漢武帝

也追隨著秦始皇的腳步,來到這里行禮封禪。

作為史上封禪次數最多的帝王,

漢武帝曾在20多年間先后8次登臨泰山封禪,

打破了“天子五年一巡狩,用事泰山”的古制。

后世帝王都有一個共識:

非秦皇漢武之功,無足以登泰山。

因此,在漢武帝之后,

只有漢光武帝、唐太宗、唐玄宗等少數帝王

夠資格前來泰山封禪。

為了滿足自己登山封禪的心愿,

北宋的宋真宗不惜人造天書祥瑞,

以達聽天命、敬神明的效果,“奉旨”封禪。

由于帝王封禪模式被宋真宗“玩壞”了,

后世的帝王再也沒有人跑到泰山頂上去祭拜天地。

然泰山的地位不降反升,

在宋真宗之后,作為中國東部最重要的一座大山,

每年都會有大臣奉旨前往泰山祭祀山神,

而從宋至清,

歷朝歷代君臨泰山腳下者亦多達27次,

所到之處,刻石立碑,建廟塑像,

虔誠祈求上蒼,佑及萬民,國泰民安。

作為歷代舉行封禪盛典的地點,

泰山南麓的岱廟,經過歷代修葺增擴,

成為泰山規模最大的建筑群,

白石雕欄環繞下,古木參天,碑碣林立。

主體建筑天貺殿內,

保存有巨幅宋代壁畫《啟蹕回鑾圖》,

描繪了泰山之神出巡時氣勢磅礴的場面,

為宋代壁畫的代表作。

相較于千百年來帝王對泰山的熱愛,

華夏名士與泰山之間的情感聯系則更為密切。

正所謂“泰山勝跡,孔子稱首”,

當年,“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

今天泰山的紅門宮前,相傳為孔子當年登臨泰山的地方。

在這里,孔子代表魯國

主持了一場名為夾谷之會的齊魯會盟,

留下了屈強國、正典儀的凜然大義,

被稱為“圣人之大司”。

同為華夏文明的代表,

一位圣人與一座神山的奇妙緣分,

必然成為后世文人無限追捧的高尚榜樣。

自孔子以來,受儒家文化的影響,

歷代名士多少都有一種景仰泰山的情懷。

這其中,自然少不了盛唐時期的杜甫。

當25歲的他,第一次登臨泰山時,

即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提筆寫下一首《望岳》: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

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

蕩胸生曾云,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span>

泰山之上,逐級攀登的十八盤盡顯雄偉壯美,

這一險要陡峭的盤路如天門云梯,

跨越天上與人間。

沿著泰山御道拾級而上,

仗劍走天涯的中年大叔李白,

在好友游歷泰山幾年后亦到此一游。

只是面對泰山的雄壯,

閱歷豐富的李白,更注重自己的感受。

在過紅門、中天門、十八盤至南天門時,

那九曲十八彎的山路無疑給了李白極其深刻的印象。

山道蜿蜒如蛇,五步一轉,十步一回,越走越險,

正應了那句“緊十八,慢十八,不緊不慢又十八”的俗語。

因此,抵達南天門稍事休息的李白不禁仰天長嘆,

來了句:“天門一長嘯,萬里清風來?!?/span>

由此回首,道路蹉跎,

回眼望去,眾山皆矮。

從大自然的角度來看,

這不正是山路上絕壁間

“發育萬物,峻極于天”的最好寫照?

同為大文豪的宋人蘇軾與泰山的聯系

卻起自于自己的弟弟蘇轍。

當年,蘇轍在濟南為官,

曾來到泰山腳下并賦詩《岳下》,以贈其兄蘇軾。

在《岳下》中,

蘇轍以一句“東來亦何求?聊欲觀海岱”引起了蘇軾的興趣。

于是,遠在杭州任職的蘇軾隨即奏請朝廷,

希望將他調任山東,以伴其弟。

出于種種原因,

蘇轍最終無法勉力登頂泰山,“一放目所迨”。

聞訊的蘇軾頗感遺憾,故言:

“恨君不到東封頂,夜看金輪出九幽?!?/span>

然蘇軾對泰山始終念念不忘,

十余年后,蘇軾從貶官之地返回開封,

路過泰山山麓時,特地留下了一方《塔銘并敘》,

以表示自己曾到過泰山一游。

佛家言:“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span>

然而,直到今天為止,

似乎不登泰山之頂,

總是無法飽覽眾山之小的壯觀景色。

早在距今1000多年以前,

路過泰山的佛家高僧便在泰山山徑旁

鐫刻了大乘佛教中的無上經典《金剛經》,

以勸人們迷途知返。

故而,在長長的泰山登山步道上,

依舊能見到路人匆匆登頂,

追隨前人發出“到此一游”的感嘆。

圖片

泰山精神

盡管人們常言“佛道不兩立”,

但作為一個多元文化融合的華夏名山,

泰山除了擁有東岳的崇高地位外,

更是座能兼收并蓄、具有包容之心的名山大川。

歷史上,泰山的道教

先于佛教在此扎根,并廣為弘揚。

在今天泰山之中,從岱麓至岱頂,

這條中軸線上的形勝之地,

基本上都成了道教的據點。

在中國的民間信仰中,

泰山道教最尊貴的無疑是

“男神”泰山神與“女神”碧霞元君。

作為中國自然神中最杰出的代表,

泰山神,又稱東岳大帝,

自傳世起,一直受到皇家的保護,

為歷朝帝皇遙敬的尊神,常人所莫能及。

故而,在泰山道教發展的數千年時間中,

碧霞元君這尊“女神”,

便成了百姓心中唯一的泰山神仙代表,

被尊稱為“泰山老奶奶”。

傳說中,人們相信,

神通廣大的泰山老奶奶具有“一位三神”的本事,

可祝人前途光明、早生貴子等。

一系列與民間百姓息息相關的故事不勝枚舉,

在民間亦有“北元君,南媽祖”之說,

可見人們對碧霞元君的愛戴和崇敬之情。

如今,泰山上下祭祀碧霞元君的祠廟山洞比比皆是,

所到之處無不香火鼎盛。

每年農歷三月十五的碧霞元君壽誕

更是泰山一年之中最熱鬧的時分,

彼時,去往泰山虔誠祈福者成千上萬,

位于泰山山麓的泰安,

人們幾乎每家必去,登頂上山,

許愿還愿,一幅祥和熱鬧景象。

另一邊,佛教在泰山之中未能有如此盛況,

但這個在泰山上扎根弘揚一千多年的宗教,

也有一番“人間苦旅”的理念。

山底溝壑之間,信徒嘗遍九九八十一難,

終于登頂諸峰,

佛教文化與泰山信仰在此融合互補。

實際上,無論佛道,從古至今,

人們似乎已經把泰山塑造成

一個高大、美好、堅毅的形象。

在民間,人們時常將自己的老岳父稱作泰山大人,

稱德高望重的長者為泰山北斗。

西漢司馬遷也曾言: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span>

提及這座名山,

有人想到的是社稷穩定、國家昌盛,

如“安如泰山”、“穩如泰山”,

有人想到的是包容萬物的氣度,

如“泰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

或許,去沒去過泰山,

都不意味著人生得到或缺失了什么,

泰山之重,也并非一個需要去衡量的數值,

而是承載華夏文明無限精神和文化象征的云海。

正如《泰山頌》中所言,

“高而可登,雄而可親。

松石為骨,清泉為心。

呼吸宇宙,吐納風云。

海天之懷,華夏之魂!”



參考資料
肖東發:《中國五岳名山文化傳奇》,現代出版社,2015
李攀:《金庸江湖地理》,新世界出版社,2009
呂繼祥:《泰山娘娘信仰》,山東人民出版社,202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