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李慶曾 / 我的創作 / 李慶曾:憶我的博導王耕今先生(三)

分享

   

李慶曾:憶我的博導王耕今先生(三)

2021-06-19  李慶曾

求學之路系列之五

憶我的博導王耕今先生

李慶曾

(續前)

記得在我讀研一那年,我利用暑假假期組織了我的幾個同學,進行了一次有關黑龍江省農業開發問題的調查。參加此次調查的有王彬、張文錦、顧秀林。前二者是我讀本科時的同學,而顧秀林則是我當時讀研究生的同班同學。出發前,我找王岐山開了介紹信,他當時的身份是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聯絡室的一個處長。凡是發展組的人員外出搞調研,手持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的介紹信已成為慣例。

調研回來后,我們寫了一篇一萬多字的調研報告,遞交給農研中心和發展組備案。由于這篇報告涉及到許多生態問題,我知道耕今同志作為中國生態經濟學的創始人之一,是中國生態經濟學會的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多年來對中國的生態問題情有獨鐘、造詣極深,所以特意去耕今同志家,向他做了詳細的匯報。

左起:本文作者、張文錦、王彬。1982年夏攝于哈爾濱花園邨

耕今同志對我們文中所涉及的保護三江平原的自然生態的有關觀點十分贊同。他說,過去我們過多地強調工業以鋼為綱,農業以糧為綱,沒有注意到生態的保護問題,造成了環境污染和破壞。這是三江平原大量濕地逐年減少的主要原因。這樣發展下去必然造成殺雞取卵式的惡性循環。而三江平原自然生態的破壞,最終將動搖其作為糧食生產基地的地位。

耕今同志又詳細地詢問了我們的調查經過。他對于我們從省里有關農業的局、委、辦聽匯報后,帶著問題到基層實地搞調查的做法表示滿意。當他知道我們調研報告涉及到許多省委、省政府的內部資料時,特意關照我們調查報告不要公開發表。按照耕今同志的建議,我們把這篇文章拿到黑龍江省委的機關內部刊物——《學習與探索》雜志,作為一期雜志的首篇全文發表。記得文章標題是“把黑龍江省建成以糧食生產為中心的農業生產基地”,落款是“國務院農村發展研究中心赴黑省調查組”。至此,我們的黑龍江省調查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以前我在讀本科時,曾在學生會刊物“學校生活”理論版發表過兩篇文章,而這一調查報告的發表則是我見諸于正式刊物上的首篇。(未完待續)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