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小陳茶事 / 小陳茶事 / 深山失聯5小時,李麻花找到正巖老茶廠,為...

分享

   

深山失聯5小時,李麻花找到正巖老茶廠,為大家送上珍貴影像

2021-07-16  小陳茶事

丨本文由小陳茶事原創

丨首發于頭條號:小陳茶事

丨作者:李麻花

《1》

早在春茶季時,武夷山胡歌就興致勃勃地提過,要帶我們去看正巖老茶廠!

終于,等到忙過春茶季,再徹底忙過618,麻花欣欣然赴約。

三伏天的武夷山,在路程僻遠,尚未對游客開放的小山場內,一派靜悄悄。

頭頂上是烈日,耳畔是山知了的聒噪聲,又熱又燥。

穿著長褲長襪防蚊蟲,帶著防曬冰袖與遮陽帽,全副武裝往老茶廠進發,一路上簡直是熱到讓人爆炸。

隨手一拍,明晃晃的陽光充斥著畫面。

尤其是站在某處巖壁下,從高處往下一拍,感覺自己像身處在沙漠,又燥又熱。

沒過多久,隨身帶的一瓶礦泉水就喝完了。

邁步走在烈日灼灼的山路上,心情焦灼到極點。

此時分外感同身受,穿越沙漠的旅人們,急需尋找水源的心情。

走過石板路,穿過小木橋,爬過陡坡,登上巖塊鑿成的百米石階,往左拐,再右行……

正當麻花走到快要暈頭轉向時,胡歌在前方停住了。

“這里有水,先在這休息一下?!?/span>

說完,他就掬起一捧溪水,洗臉解暑。

麻花跨步往前,顧不上臉上的防曬與打底已經熱脫妝,學著他一起洗臉。

稍稍降了暑氣后,望著清澈無比的山溪,麻花咽了咽口水問,“這水可以直接喝嗎?”

“可以,怎么不行,估計外面賣的礦泉水還沒這個水質好!”

說完他就裝了一瓶水,一口氣喝了小半瓶后,再灌滿擰上蓋。

示意我們取水的話,要往前面一點,取流動的活水會更干凈。

擦了臉,解了暑。

喝了水,解了渴。

再往前走半個多鐘頭,目的地就要到了!

《2》

穿過一個兩面是山巖,中間是茶地,中部稍微平坦的“坑”后。

前方,有幾株芭蕉林。

郁郁蔥蔥的樹蔭掩蓋下,目前正巖山場范圍內,保留著相較完整的老茶廠一隅,正式亮相。

遠拍下去,左邊是芭蕉,右邊是竹子,中間的木結構老房子,并不顯眼。

一路拾階而上,登上爬滿青苔的階梯后,老茶廠的側門露了出來。

彼時,武夷山胡歌快人一步,已經率先入內,走過來為我們拉開側門。

跨步入內,嚯,一時間有種時空穿梭的錯亂感。

因為里面的陳列,著實太有年代感。

脫落的土墻,斑駁的木門,發霉的木階……

走過一條長廊,這一側有四、五個房間,過去據說是茶工們的宿舍。

里面除了一張空床鋪外,再無其他。

而個別的房間內,還堆滿了雜物,用蛇皮袋裝著,零散放落。

據說,這個老茶廠早在多年前就已經廢棄不用。

不過現在,因為平時還有工人進山除草、修剪等,所以里面有放不少割草的鐮刀等農具。

灶臺邊的雜物架邊,散落著發芽的地瓜、蔫了的生姜,以及油、鹽、醬、醋等調料,說明近期還有人在這里生火做飯。

大意參觀了一圈,發現墻面上還有不少涂鴉。

其中一面土墻上,有采茶/挑青工留下的打油詩。

“帶山老板沒良心,三個枝腿扣五個……”

(考一下大家,巖茶里,“雞腿/枝腿”這個行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詼諧有趣的打油詩背后,說明在春茶季時,這里是非常熱鬧的。

即便是,這座老茶廠,早已經廢棄多年。

但跋涉進山采茶、挑青的工人們,可以在這里稍稍停歇。

在茫茫正巖深山里,這一座廢棄的舊茶廠保留至今,不失為行人的“避風港”!

《3》

三伏暑熱天,一路跋涉后,讓人熱得發虛。

一進茶廠,胡歌就一直在懊悔。

“今天真應該帶泡茶過來喝的,像現在這么熱,特別想喝點茶?!?/span>

說完,他就在四處轉悠,打算從里翻出一點茶。

“不對啊,我記得以前來這里的時候,這里的有備茶的,我找找看,現在還有沒有?”

終于,在他的堅持不懈下,終于翻出一袋極有年代感的碎茶末。

貼一張圖出來,大家可以看看。

如果沒有特意圈出來,這包用黃色塑膠袋裝著的茶,準保你猜半天,也不知道茶葉放在哪!

這樣的存茶環境,倒還真是應了那句。

“存茶哪有這么多講究,塑膠袋一裝,往廚房一扔,以前喝大碗茶時就這么過來的!”

打開袋子,抓一把干茶,里面全是碎茶末。

大概聞了聞,沒有雜味和霉味。

然后,腦海里天人交戰一番后,還是決定喝一喝,這泡不知年份,隨意儲存的巖茶碎茶末。

老蘇寫,日高人渴漫思茶。

在熱到極致,渴到極致時,能夠一杯略比白開水好喝一點的茶味,已經是無比萬幸。

彼時在一行人里,胡歌對于喝茶,熱情是最高的。

草草準備后,燒開一鍋水,投入一把碎茶,直接開煮。

煮沸后,倒掉茶湯,當做洗茶。

然后再添入一旁的山泉,煮第二壺。

在煮茶時,從旁邊翻出了一個布滿茶垢的公道杯,和一排茶杯。

當然,里面的茶杯,十個里面有十個都是缺口的。

大致洗過一遍后,倒出茶湯。

別說,湯色還挺透亮的。

就是喝起來,茶香淡,茶味偏寡,陳味明顯。

除了略帶茶味外,也沒什么特別了。

但即便是這樣的茶,也讓人飲得甘之如飴。

用胡歌的話來說,有很多時候,人對生活的適應能力,遠超你的想象!換做是平常,我們哪里會看得上這些碎茶!

《4》

就這樣,連煮了三壺茶,清心靜氣解暑熱。

坐在木欄邊上,看著這極具70/80年代風情的茶廠景致,有種時間穿梭感。

在這里,沒有信號,刷不了手機消息。

在這里,沒有shoppingmall,沒有喧囂。

在這里,唯有竹林樹影搖曳,清風相伴。

實話實說,這里倒真是一個,坐下來靜心喝一杯茶的好地方。

在喝茶休息時,麻花在和胡歌閑聊。

胡歌說。

“以前的人生活條件都很苦啊,他們要從這樣的深山里走出去,一來一回就是小半天?!?/span>

“以前的正巖茶,茶青鮮葉采下來后,都是就近加工的。像現在的話,像牛欄坑、水簾洞這類,靠近景區公路的山場,茶青運出來還算方便。要是藏在深山里的茶,那在路上耽擱的腳程,就久了?!?/span>

“不夸張的說,別看這個茶廠面積挺大,但這樣一個生產隊加工出來的茶,可能比不上今天一個中上私人茶廠的加工量。畢竟,以前在做茶時,哪有綜合做青機這些設備,全都得靠人力去搖……”

正當胡歌在熱情滿滿的憶苦思甜一番后,我們的話題越聊越遠。

這三四十年來,整個人類社會簡直是天翻地覆,發展速度太快了。我從某個節目上看,據說這幾十年來的社會發展,比得上過去一千年的發展進程。

現在的人類平均壽命增加了,從古代平均四、五十年到現在七、八十年。

平均壽命增加,那些學有余力的人,可以有更多時間去研究與探索,推動整個社會前進。

比方說,電氣研究,半導體、衛星技術等。

說不定,再過兩三百年,隨著人類文明發展,我們真的可以探索到外太空,與外星文明交流……(此處隱去500字。)

正當胡歌感慨到外星文明時,我低頭一看手機,原來我們喝茶停歇足足過去了一個半小時!

想到傍晚和大部隊要匯合的行程安排,趕緊收拾一番,準備回程。

《5》

回程時,沒有按原路線,畢竟原路太繞了。

于是,找了條新路。

胡歌說,這條路他也沒印象走過,不過按他的經驗,條條大路通羅馬,順著水源一定能找到出口。

然后,一路快步走。

走了足足半個多小時,才發現手機突然有信號了。

未接來電、未讀消息如雪花般飄來。

剛一接通村姑電話,她很不客氣,“我還以為你們怎么了,輪流打你們電話,沒有一個接通的!一個個的全失聯了?!?/span>

麻花撓撓頭,呃,這不是山上沒信號嘛?

不過,算一算時間,從七點多出發,到下午快四點多出來。

在這中間,我們足足快失聯了五小時。

不知不覺,時間竟然過得這么快。

當與外界聯系上那會,麻花還很懵,特別能理解“到鄉翻似爛柯人”的心情。

探訪這樣的古老茶廠,只感覺到,當外面早已日新月異時,這座藏在深山的廢棄茶廠,仿佛是被時光停留在上世紀!

原創不易,如果您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請幫忙點個贊。

關注【小陳茶事】,了解更多白茶,巖茶的知識!

小陳茶事村姑陳,專欄寫手,茶行業原創新媒體“小陳茶事”主筆,已出版白茶專著《白茶品鑒手記》,2016年-2020年已經累計撰寫超過4000多篇原創文章。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