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小陳茶事 / 待分類 / 白毫銀針不壓餅,那是過去的老黃歷了

分享

   

白毫銀針不壓餅,那是過去的老黃歷了

2021-07-16  小陳茶事

《1》

李麻花昨晚不知道抽了什么風,晚上回家去翻小時候的相冊。

然后,就被她翻出了我們幼兒園時候的畢業照。

大晚上的,她發了條信息給我,說,哎,你小時候還挺漂亮的,現在嘛.....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整容了呢?

如果不是隔著手機,我會甩給她降龍十巴掌,好好清醒一下。

說我長大了丑了,就直說,何必拐這么大一個彎。

后來我自己去翻小時候的照片,果然,那時候我多美啊,唇紅齒白,顧盼生輝——難怪賈寶玉要說女孩子是水珠子,老阿姨是魚眼睛。

說實話,大學畢業這些年來,外貌身型上肯定是有一些變化的,但也不至于差距這么大,大到被懷疑整容的程度!

并且還是往丑了整。

這邏輯,放哪里都說不通。

也就只有李麻花這種無厘頭,能想得出來。

其實無論是誰,只要拿小時候的照片跟今天的照片對比,不難發現,差距挺大的。

幾乎都不是同一個人。

所以,不能老拿過去說事。

正如今天我們要聊的話題:白毫銀針,究竟該不該壓餅?

就請列位看官,洗好蓋碗,泡好一杯鮮香醇爽的好白茶,聽村姑陳從某朝某代某人某時,開始說起。

《2》

從前,白毫銀針,壓餅的少。

大致原因有二:

1.產量低。

2.銷量不高,壓餅會增加不必要的成本。

白茶正式吹響復興的號角,是在遙遠的2008年。

掐指算來,距今也有13個年頭了。不算短的一段時光。足夠白茶從默默無聞,到現在的天下皆知。

然而,13年,放在人類漫長的歲月長河里,它其實也就只是滄海一粟罷了。

所以,即使在復興之路啟程了9年之久的2017年,白茶,還并不能盡為外人所知悉。

就更別論當時白茶當中產量最低的白毫銀針了。

在2016、2017那個時間段,白毫銀針,知道的人還不太多,喜歡的人就更少了。

(白毫銀針最為茶友所矚目,是在2020年疫情之后,這是后話,另文再述。)

市場導向從來可以反向引領生產加工。

沒有多少人知道白毫銀針,也沒有多少人喝得懂白毫銀針,茶農就不敢多采白毫銀針,茶廠也不敢多生產白毫銀針——采下來賣不掉,加工出來賣不掉,豈不是砸自己手上了?

作為食物鏈的底層,茶農講究的是現金交易(前年去賀開收普洱茶,不懂普通話的老阿姨,只會反復說幾個字:要拿錢,不要轉賬),茶青的錢大多現結,白毫銀針做出來如果銷得慢,大量資金積壓,于當時還規模不大現金流不豐富的福鼎茶廠們而言,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量體裁衣,茶農們按自己對市場的估計來采摘白毫銀針茶青,茶廠們按自己對客戶的了解程度來決定加工的銀針數量。

2015-2017那時候,白毫銀針的產量是不高的。

連散茶的產量都不高,又何談壓餅?

壓餅也是需要有量的。

《3》

從前白毫銀針少壓餅的第二個原因是:

銀針銷量不高,壓餅會增加不必要的成本。

那時候廠里有壓餅設備的人不多,大多數都是把散茶運到專門的壓餅廠里去壓。

一箱一箱的散茶,密封起來,叫來一輛大貨車,運到山下,到點頭,到秦嶼鎮上,找一家熟悉的壓餅廠,去壓餅。

工業化流水作業。

一餅兩餅,是沒得壓的。至少100餅起壓。

銀針餅當時通常6兩一餅,100餅,就是60斤。

但彼時的客戶,知道白毫銀針,都是知道的是散茶。而散茶都不怎么有人喝得懂、愿意買,再壓成餅,萬一沒人買,那豈不是更虧了——壓餅也是要付費用給壓餅廠的。

所以,那時候的現狀就是,大家廠里都沒幾箱白毫銀針——大箱60斤,小箱30斤,并且,都存的是散茶。

當然,銀針當時產量不大,就算是以散茶的方式來儲存,也不影響占地面積——誰家的倉庫還擺不下一箱茶了?

基于這些現狀,在2015-2017年那個時間段,白毫銀針壓餅的人,并不多。

當然,也不排除是有一些茶廠覺得,銀針壓餅,會損耗掉一些內質,得不償失。

不過持這種想法的人少。

也就村姑陳,李麻花,張師傅周師傅王師傅等兩三人。

銀針壓不壓餅,主要還是市場消費導向在決定。

(2016年拍攝

(2016年拍攝)


《4》

一眨眼,到了今天。

2021年距離2017年,四年過去了。

白毫銀針也從當時的乏人問津——大家都覺得它味道淡,轉而變成了香饃饃。

自從去年橫掃全球的那起災難發生后,白毫銀針更加地為廣大茶友所矚目。

喜歡喝銀針的,越發愛它了。

不喜歡喝銀針的,漸漸開始喜歡上了它——喜歡它對身體的各種養分補充。

銀針不再是寂寞的高嶺之花,它成為了人間富貴花。

白毫銀針的產量,也與日俱增。

尤其是今年(2021)年的春茶季,白毫銀針的采摘量和加工量,都創下了歷史新高。

在這種市場背景與行業風潮之下,白毫銀針的產量,蓋過了牡丹王,直逼白牡丹。

甚至有人開玩笑,說也許再過兩三年,白毫銀針的產量會超過春壽眉——如果真是這樣,那真是太驚悚了——春壽眉要漲價了?

當白毫銀針的產量大了之后,第一個要考慮的,就是倉儲的問題。

這么多銀針,怎么存,怎么放?要配標準的設備,要建標準的倉庫,并且,倉庫的面積還要足夠大,否則,容納不下這些尊貴的銀針。

于是,壓餅,成為了一條減少倉庫壓力的必由之路。

于是,在當年產量低的時候、在當年乏人問津的時候、在當年頂著“味道淡”名聲的時候,不怎么壓餅的白毫銀針,現如今,也開始壓餅了。

沒辦法,你不是茶農,你不知道每年倉庫都會放不下新茶的那種壓力——到年底的時候,就要為明年的春茶季騰空倉庫了;等到七月,就該為秋白茶騰空倉庫了....

年復一年,都在發愁,新茶要下來了,倉庫里的那些陳茶老茶們,舍不得賣掉又不希望占用太大倉庫面積,該如何安置它們?

壓餅是最好的選擇。

在這種市場選擇之下,我們眼見著,一年一年,白毫銀針餅,多了起來。

這是銀針這只“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見證。

也是銀針為廣大茶友所接受和喜愛的見證。

《5》

在2017年的時候,村姑陳曾經表達過,對于白毫銀針壓餅的擔憂。

擔心經過壓餅工序,讓白毫銀針的內質損耗,從而暴殄天物。

然鵝,經過這四五年來的檢驗,發現這個擔心,漸漸有些多余。

首先,我對比了倉庫里收藏的2017年的白毫銀針散茶,以及2017年的白毫銀針餅。

發現這兩款四年陳的老白茶,雖然一個是以散茶的形態存放了四年,而另一款是以餅茶的形態存放了四年,但它們的湯水稠滑度,厚實度,漿感,飽滿程度,滋味豐沛度,都是十分接近的。

并且,它們都是由同一個制茶師加工的,是采自同一片茶園的。是同一批散茶做好之后,從中取了一些出來壓餅,而余下大部分存為散茶的。

最重要的是,是存放在同一個倉庫里的。四年來,它們分居在不同的紙箱中,比鄰而居。陳化條件是相當的。

在這些變量都相似的情況下,四年后,它們的陳化速度,陳化效果,是相似的,沒有太大的區別——當然香型會有不同,但湯水里內質的豐沛度飽滿度,是相似的——這說明陳化的結果是相當的,營養物質的轉化是接近的。

那么,就可以說明,白茶壓餅,雖然會損耗少量的內質,但只要原材料夠好、工藝夠好、且后期儲存得當,是完全可以忽略掉壓餅過程當中那些微的內質損失的。

當然,如果本身材料就不好,工藝還馬虎,后期儲存也條件不好,那這塊餅,肯定沒有白毫銀針散茶湯水稠滑有內容。

《6》

另外,白茶的加工技術,普及不久?,F如今大家看到的許多白茶加工企業,年資尚淺,注冊建廠的時間還很短,在工藝與技術層面,達不到“精湛”的程度。

而白毫銀針,又是白茶幾大品類當中最難加工的一種——白毫銀針身體結構特殊,是筍殼狀結構,一層包裹著一層,每層都都是幾乎密閉的。

在加工時,要把這五到七層的筍殼狀結構,一層一層做干,是很難的。

技術不好的人,只能把外面兩三層做干,而里面卻仍是濕的,仍然含有大量水分的。

這種銀針,即使成品之后,含水量亦是超標的。

存個半年,巧克力味酸梅味就大量涌出來了。

這種銀針就算不壓餅,是以散茶的形態存放,哪怕存個十來年,也不會生成更多更好的內質,也不會有稠滑如牛奶的湯感。

并且,還遠遠不如村姑陳家的產區好、工藝好、儲存好的銀針餅呢。

我們的餅,雖然壓餅的過程中內質有微微的散失,但是,擱不住它產區好,先天內質就比別的銀針豐富;并且得遇好的制茶師,保留下來大量的內質;再加上在溫度濕度嚴格控制的倉庫里儲存,它的營養成分的含量,肯定是比那些先天不好,工藝不好,儲存也同樣不好的散茶白毫銀針,要高上許多許多的。

好銀針,不在于它是餅,還是散茶。

而在于它的產區是否良好,工藝是否上佳,儲存是否溫濕標準。

只有這些好條件都具備了,才能生成一款好銀針。

這樣的銀針,不管是散茶還是餅茶,陳化過后,都一樣擁有醇厚的湯水,稠滑的漿感,飽滿豐腴的內質。

一喝便終身難忘。

《7》

其實人不能一直生活在過去。

正如看老照片會讓你懷疑人生一樣。

歲月是一把殺豬刀,它改變了我們的模樣。而在光陰的眼中,我們,只是一段插曲。

白毫銀針不壓餅,已經是過去了。

現在的白毫銀針,完全可以壓餅——在好產區好工藝好儲存的加持之下,在日益精進的壓餅工藝的護航之下,內質會被損耗得越來越少。

這樣的銀針餅,擁有白毫銀針散茶所不具備的另類風情。

有曼妙湯水,有獨特香型,有渾厚如群山的口感,從哪個角度來判斷,都非常吸引人們去一親芳澤。

它同樣是白茶大花園里,嬌艷奪目的那朵花。

鳳姐說探春的優秀,說不知道將來哪個不挑嫡庶的人得了去。

村姑陳說銀針餅,也是一樣,好的銀針餅,賽過不好的銀針散茶,將來,也不知道哪個會挑餅的人,得了去。

(想了解更多關于茶葉的知識,也可以搜索關注視頻號“小陳茶事”)

看完這篇文章

您或許還對這些內容感興趣 #

點擊下面文字即可閱讀


2021年,小陳茶事“白茶春茶筆記”

……

第34篇:初心不改,方得始終(寫在春茶筆記結尾)

第33篇:李麻花在茶園摔了一跤

第32篇:許久未去的茶廠,它如今是哪番模樣?

第31篇:今年的春壽眉,竟然來得這樣早

第30篇:有些白茶,看上去是白牡丹,其實是壽眉

第29篇:春光明媚,采摘清明白牡丹啦.....

第28篇:今天采到清明白牡丹了嗎?

第27篇:試新白茶,是春茶季的日常

第26篇: 銀針增產牡丹減產,茶山怪狀有多少

第25篇:預訂春茶退訂之殤

第24篇:今年的第一場雷雨,它就這么悄無聲息地來了

第23篇:茶山上的蛇為什么越來越多了

第22篇:那些宣傳自己收青做茶的茶商,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第21篇:白牡丹的盛宴來臨

第20篇:尋訪一個古老的村落

第19篇:如何區分牡丹王、一級牡丹、二級牡丹、三級牡丹

第18篇:陽光燦爛的一天,拋荒白茶迎來了采摘旺季

第17篇:那些不應該屬于白茶的利益之爭

第16篇:太姥山的霧與露

第15篇:白毫銀針的特級和一級,是按采摘時間區分的嗎?

第14篇:大家盼望的倒春寒,終于來了

第13篇:春雨驚春清谷天,六個字寫盡春白茶的一生

第12篇:春茶季,從四個方面,教你識破抽針的白毫銀針!

第11篇:從樹形樹貌,深度辨析荒野白茶樹與拋荒白茶樹之異同

第10篇:菜茶為什么不能做銀針?

第9篇:寂寞空庭春欲晚,方大師今年不開門

第8篇:陽光燦爛的日子,適合采白毫銀針

第7篇:今年茶季特別冷,沒帶取暖器不敢上茶山

第6篇:福鼎日漸興起的廣告牌文化

第5篇:見見茶山上久違的朋友們  

第4篇:春茶季的主角究竟是誰?

第3篇:那些在茶農家里玩游戲到天黑的尋茶掌柜們

第2篇:拋荒白茶的采摘盛宴

第1篇:春茶開采,太姥山送給女神節最好的禮物

……


2020年,小陳茶事“白茶春茶筆記”

完結篇:這一年,太姥山的改變

第36篇:今年白茶總體產量如何?

第35篇:水潤萬物,雨生百谷,谷雨茶歸來

第34篇:太姥山高山茶園的鳥語花香,不想下山了

第33篇:天氣對今年白茶的品質有什么影響?

第32篇:春茶季,村姑陳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

第31篇:春茶季,我犯了一種病,看到白茶就想采

第30篇:直播選茶,一天試了30多款毛茶!

第29篇:在茶園寫稿是種什么感受?

第28篇:親民冠軍春壽眉來啦

第27篇:沒有烘干的白茶有什么特征?

第26篇:太姥山版《石頭記》

第25篇:春茶季的一天(內含彩蛋故事)

第24篇:今年春白茶品質有哪些變化?

第23篇:茶農的鳥槍換炮

第22篇:白茶里的花香,來自茶園邊上的野花嗎?

第21篇:那明星般的清明白牡丹

第20篇:瘋狂的古樹茶

第19篇:幾張圖教你分清白牡丹的等級

第18篇:特級、一級、二級白牡丹的區別

第17篇:為什么白牡丹比牡丹王更招人喜愛

第16篇:下雨天,試毛茶正當時

第15篇:白毫銀針進入尾期,白牡丹正式出場

第14篇:春茶季,茶山上的那些過客們

第13篇:春茶季,太姥山高山上的霧

第12篇:捉急,春白茶還在采就急著催上市

第11篇:緣何牡丹王成為新茶友的摯愛

第10篇:半山已經采牡丹王,山頂還在采銀針

第9篇:茶農們的笑臉

第8篇:茶界出名的套路

第7篇:福鼎茶農的未來之路

第6篇:春茶季伊始,茶農一天賺多少錢?

第5篇:白毫銀針里的中庸之道

第4篇:試毛茶是一場與饑餓的戰斗

第3篇:日光萎凋了兩天的毛茶白毫銀針什么滋味?

第2篇:白茶里頭采的都是米針么?非也!

第1篇:喜大普奔,太姥山的白茶開始少量采摘了!

……

喜歡文章就點個贊
作者  | 村姑陳


想購買《白茶品鑒手記》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