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360doc小編輯2 / 個圖文壇 / 從新發現的96通書簡看歐陽修的日常生活

分享

   

從新發現的96通書簡看歐陽修的日常生活

2021-08-17  360doc小...

  

作者丨歐明俊

文學博士,福建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導、古典文獻學碩士點學科帶頭人、中國散文研究中心副主任。主要從事古代散文、唐宋詩詞及學術思想史研究,著有《古代散文史論》《古代文體學思辨錄》《詞學思辨錄》《唐宋詞史論》《宋代文學四大家研究》《陸游研究》等。兼任中國歐陽修研究會會長、中國古代散文學會副會長、中國陸游研究會副會長、中國詞學研究會常務理事、《斯文》副主編等。

新發現書簡具體記述了歐陽修的交游情況,朋友間互贈禮物、宴請聚會、詩歌唱和等。

其中最多的是疾病書寫,身體書寫,歐陽修反復訴說自己疾病,病體長時間超負荷運轉,透支健康,透支生命,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歐陽修活得太累。

書簡表現了中晚年歐陽修的生理和心理狀態,老、衰、病、苦,政事以外的日常生活細節,瑣、細、碎、小,偉大背后的庸常凡俗。

日本九州大學東英壽教授在天理大學附屬天理圖書館館藏的南宋本《歐陽文忠公集》內,發現96篇歐陽修散佚書簡全文。

(東英壽《新見九十六篇歐陽修散佚書簡輯存稿》,《中華文史論叢》2012年第1期,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茲所論即以之為依據)這些書簡補充許多文本材料,改寫了歐陽修交游史,對歐陽修研究意義重大。

茲僅從生活視角切入,從新發現書簡看歐陽修政事以外的日常生活。

  歐陽修雕像


一、個人生活瑣事的真實記錄

新發現書簡,有確切作年的最早作于皇祐三年(1051),即《答張仲通》其一、其二,歐陽修45歲;最晚作于熙寧五年(1072),即《與呂正獻公》其三十一,作者66歲,也就是去世前夕。作者已進入人生中晚年,生命的秋冬。這些書簡是歐陽修生命歷程的真實記錄。

書簡中具體記述了歐陽修的交游情況,可見世故人情。

有些是年節慶賀或純粹的禮節性問候,如《與呂正獻公》其五。多記述朋友間禮尚往來,互贈禮物。

如《與韓門下》其二云:“承惠家菊,甚濟用?!倍Y物太貴重,歐陽修會拒絕,《與梅都官》云:“適承異貺,豈不愧荷!修平生不欲奪人奇物,唯度其人不賢,不足以畜佳玩者,或一留之。若吾兄,豈不足畜邪?硯,聊領厚意。余二物,謹以奉歸,幸無疑也?!?/span>

皇祐三年(1051),張洞字仲通,時從晏元獻公(殊)辟于長安,《答張仲通》其一寫到,張洞以墨竹、建茗等佳物相贈,歐陽修回信說:“南都鮮嘉物為答,筆數十枚,起草可也?!薄杜c王文恭公》其一云:“繼承惠教,兼以金漆書案為贈,益所珍荷。不獨可置筆研,兼可以列盤肴也?!庇制渌脑疲骸俺谢蒈圅?,解釋勞乏,當自引一杯?!备兄x王珪盛情?!杜c蔡忠惠公》其六云:“承惠茶,獨酌甚奇,但無佳客與共真賞。仍還空器,無以為報,并此懷慚爾。前時所余半圓餅,烹之絕佳,不類坐上烹者?!庇制淦咴疲骸扒叭粘谢葑郁~,絕佳?!备兄x蔡襄贈物。第88通《與大學士尚書》云:“惠以洛陽花、筍,筍不食十余年,花不見二十余年矣,其為感宜如何!”所記禮物中有茶、菊、筍等食品,有些是硯、書案等用品。

歐陽修好酒,因長期疾病纏身,限制了飲酒,他一再向朋友感嘆不勝酒力,訴說不能盡情飲酒的煩惱。第 89通云:“前日飲酒殊歡,遂至過量,醉中不能相別,還家遽已頹然。小兒生六七歲者,未識乃翁醉,皆驚呼戲笑之。凌晨食肝生,頗覺當年情味猶在,但老不任酒力矣?!?/span>

家書中言家事,給長子歐陽發的4封家書細說飲食起居,吃穿住行,排祭諸事,叮嚀囑咐,語重心長,可見歐陽修家庭生活狀況。

治平四年六月廿九日,《與大寺丞》其一云:“今遣江從去,排祭諸事必已辨。只是孝服,汝更擘畫。祭文用不用?內東門別進功徳□御衣并早問,當報來,勿令誤事。此外好將息?!庇制涠疲骸凹蹦_子回時,于張永壽處覓些止瀉和氣藥,要與翁孫吃?!庇制淙疲骸爸橛腿?,葛布子買三二百文,因便人附來?!睍喼杏浭隽司铀鶢I建情況,《與韓門下》云:“修昨過潁少留,營視故居。雖不敢過分大為制度,而就簡酌宜,猶須一歲,僅可辦集,便當躬自筑室。然則居此不過為一歲計,而地僻事簡,庶少偷安?!?/span>

友朋宴請聚會情形,書簡中多有記述。歐陽修有時受朋友約請,《與呂正獻公》其十八云:“辱手誨,見召湖亭,謹聞命。第秋暑未解,重煩主禮為愧?!抟缘乐惺疃?,發動齒疾,旦夕始僅能飲食,未任飲酒,幸恕察爾?!庇制涠疲骸叭枋终d見招,敢不聞命。第以弊疾經旬為苦,懼酒爾。若止清談一笑,尚可勉奉也?!?/span>

歐陽修有時約請朋友閑談?!杜c陸學士》其四云:“來日無事,幸見過,約持國閑話?!薄杜c李舍人》云:“來日午后幸垂顧,與介甫、持國、晦叔閑話,幸不阻?!奔s李舍人和王安石、韓維、呂公著一起閑談,享受知己清談之樂。

歐陽修愛好集古,書簡中多處寫到委托友人收集金石碑帖,朋友得之贈送,歐陽修喜不自勝。

《與劉侍讀》云:“兼蒙惠以《韓城鼎銘》、《蓮勺博山盤記》,不意頓得此二佳物。修所集錄前古遺跡,自三代以來,往往有之,獨無前漢時字,常以為恨。今遽獲斯銘,遂大償素愿,乃萬金之賜也?!?/span>

《與蔡忠惠公》其二云:“前日承惠《李邕碑》,字畫誠佳,輒已入錄,多荷多荷?!敝梁驮辏?054),《答張仲通》其四云:“惠碑,多荷多荷?!?感謝友人劉敞、蔡襄、張洞贈物。

書簡中可見歐陽修與友人詩歌唱和的風雅生活。

歐陽修請求友人和詩?!杜c呂正獻公》其三云:“拙詩污黷,欲乞一篇以飾陋作。此外唯求圣俞爾,伏恐要知?!庇制渌脑疲骸扒叭粘惺臼纸?,兼見還弊制,便欲再伸面請,適值累日牽仍,豈勝區區!修行能素薄,仰慕清德,夢寐之勤,自謂終所不能企及。唯得托附高名,以見后世,亦庶幾少償其志,不意見拒之深。俗鄙屑屑于片文,誠不足以勤遠大之懷。唯諒其勤切,一揮筆之頃,為賜無涯,亦何忍卻也?謹再以請,惶恐惶恐?!?一再請求,態度非常謙卑恭敬??芍行┰娮魇侨绱水a生的,可補充文學史的一些細節。

作者還請友人改詩。嘉祐二年,《與呂正獻公》其八云:“前時同介甫閑話,尋作得一篇,欲乞晦叔同之,久以多故,今謹錄呈,乞賜斤斧也?!?歐陽修還請求友人欣賞自己詩文?!杜c呂正獻公》其二十四云:“青、亳二州拙詩十余篇,輒不自外,臥閣之暇,一笑解睡?!庇制涠逶疲骸芭奸e發篋,得《峴山》拙記、《丁元珍表》刻石,輒不自外,聊質公退齋中一噱以解睡?!?/span>

他還請友人將自己文章書石以傳久遠,《與蔡忠惠公》其四云:“聞韓公以《晝錦堂記》奉煩,勢必難卻,拙文遂托妙筆以傳不朽,實為鄙人之幸。幸勉為一揮,以成一段佳事?!睍喼性u詩論文。

嘉祐三年(1058),《與呂正獻公》其十云:“王纮舉子,所存甚遠,豈易得耶?然不及蘇洵。洵之文,權變多端,然辭采燦然明白,恨未得拜呈爾?!薄杜c曾舍人》云:“辱示介甫鄞縣新文,并足下所作《唐論》,讀之飽足人意。盛哉盛哉!天下文章,久不到此矣?!狈Q賞蘇洵、王安石、曾鞏的文章,這些細節,是研究“唐宋八大家 ”的珍貴史料。

歐陽修與蔡襄為摯友。蔡襄作有《荔枝譜》,嘉祐八年(1063),歐陽修作《書荔枝譜后》?!杜c蔡忠惠公》其五云:“數日在告,以兒子不安。今日幸渠小差,不能閑坐,輒取君謨所惠《荔支譜》跋其尾,謹以錄呈,斯亦一時佳事?!辈滔逵肿饔小恫桎洝?,治平元年(1064),歐陽修作《龍茶錄后序》和《跋茶錄》?!杜c蔡忠惠公》其三云:“今日輒以服藥,假家居謝客,因發《茶錄》披尋,遂不能釋手,輒書百余言于卷后?!?歐陽修非常珍視他們的友誼和文字緣。[1]

書簡中還言及不愉快的人際關系。

好友范仲淹去世,歐陽修撰寫了《范公神道碑》,因寫及范仲淹和呂夷簡握手言和事,引起范仲淹之子范純仁的不滿,范純仁擅自刪減了《范公神道碑》,歐陽修對此事也憤憤不平,堅持己見。因此向蘇洵訴說,《與蘇編禮》云:“昨日論《范公神道碑》,今錄呈。后為其家子弟擅于石本減卻數處,至今恨之,當以此本為正也?!?/span>

熙寧三年(1070),《與張續》其二亦云:“修向作范文正文字,而悠悠之言,謂不當與呂申公同褒貶。二公之賢,修何敢有所褒貶?亦如此而已耳。后聞范氏子弟,欲有所增損,深可疑駭。別紙所喻甚善。如范氏子弟,年少未更事,愿以此告其親知?!?/span>

  醉翁亭


二、老衰病苦的沉痛告白

書簡中最多的是疾病書寫,身體書寫。

歐陽修關心友人的病情,常致書問候,友朋間還互贈藥品。至和二年(1055),《與呂正獻公》其一云:“辱示諭,以頭昏服藥。不審旦夕尊候何似,必已清康?!庇制淞疲骸俺惺套x違和,牽冗無由咨問,旦夕必安?!?煕寧三年(1070),《與呂正獻公》其十三云:“辱諭,竊承尊體微有違和,今必已諧痊復?!?/span>

歐陽修對摯友范仲淹病情尤為關切,皇祐四年(1052)三月,《與孫威敏公》其一云:“哀苦中,又聞希文病,病勢不好,元料恐難起?!庇制涠疲骸胺豆缴诼?,其終也昏迷,蓋病之然。如公所示,其心未必不分明也?!睔W陽修剛喪母,正在苫塊中,仍念記好友范仲淹,可見友情之篤。

歐陽修還安慰友人喪失親人之痛?!杜c蔡忠惠公》其十一云:“竊承忽有令侄之戚,伏惟悲悼,情何以勝。無由馳慰,唯冀以寬釋太夫人慈懷為意?!卑参坑讶岁惱[,《與陳內翰》云:“公私多故,闕于候問,更希順時節哀,以全孝履?!?/span>

歐陽修向友人訴說子女疾病?;实v三年(1051),《答張仲通》其一云:“某自夏秋,老兒不安,調理方似平愈。偶一小嬰(癭)沉劇,因此驚憂,又卻發動,方管理,未暇他事?!被实v三年七月二十二日,《答張仲通》其二云:“又辱書并惠藥,見愛之厚,感刻何已!老兒久病經年,近又一小兒(在潁生者)患,日夕不保,老母用此憂傷。方患少藥,得此,萬金之貺也。多荷多荷。某自此兒病困,日憂老兒增疾。醫者盈門,公事亦未暇管勾?!备兄x友人贈藥,自責忙于公事,無暇照管子女。

書簡中還寫到喪母之痛,同時哀自己身體之衰?;实v四年(1052)三月,歐陽修母親去世,《與孫威敏公》其一云:“修叩頭泣血言,哀懇已具號□。即日暑毒,不審臺候何似。自修遭罹大禍,已五六賜書存慰,奠祭稠重?;拿灾?,雖不即時敘謝,其為哀感,何可勝言!修自親老感疾,以至不起,整一周年,心緒憂惶,日夜勞迫。今髭已三分中二分白,發十分中四分白,恐亦不久在世。然事親已畢,復何所求?昨于哀迷中,就近來潁。其實四海無所歸,欲只就潁,趁明年卜葬。汲汲如此,欲于自己生前了之耳,豈復有意人間邪?”

歐陽修特別關注自身,關注生命。給呂公著書簡中,反復訴說自己疾病。至和二年(1055),《與呂正獻公》其一云:“修以幼賤,累累疾病,未獲造門,豈勝瞻系!”因生病影響看望朋友,深表歉意。又其二云:“以經夏涉秋雨,喘加以痰毒、風眩,居常在告?!蔽鯇幦辏?070),《與呂正獻公》其十五云:“修常幸居僻事稀,足養衰拙。第老病日增,職事多廢,孤危之跡,憂畏實深?!币蛏〗洺U埣偌揖?,影響政事,深感不安。煕寧四年三月五日,《與呂正獻公》其十七云:“修以春陽發動眼疾為苦,漠然無復悰況?!庇制涠辉疲骸皝砣账返?,修以病足為苦,艱于步履,不能一詣賓次,豈勝愧惕!”向好友孫沔訴說疾病,皇祐四年(1052),《與孫威敏公》其二云:“修病暑,目昏,絕無生意。承見教寬節,以終襄事,敢不自勉。但體病,皮骨形骸不復類人矣,必非久在世者也。事親畢矣,何必延生?”

向好友杜植訴說疾病,《與杜郎中》其一云:“自去年夏秋以來,百疾交攻,尤苦牙車,飲食艱難。此前所謂理宜然者,不足具道也?!?/span>

眼疾影響了歐陽修與朋友間日常書簡往來,歐陽修時常感嘆,“病目僅能執筆?!保ā杜c呂正獻公》其十六)“執筆甚艱,余懇莫布?!保ā杜c呂正獻公》其十七)“病目不能自書,幸不裁答?!保ā杜c呂正獻公》其三十)“修為目疾為梗,臨紙草率?!?(《與孫威敏公》其四)

因身體虛弱,歐陽修對天氣變化十分敏感,多處寫到“暑毒”、“炎毒”,如第42通《與劉侍讀》云:“今歲大熱,疲病尤覺難支?!?/span>

歐陽修中晚年的書簡,如同病人日記,許多篇幅記錄的是生病情況。

古代文人情感有不同類型,有些人一切痛苦自己承當,不愿向人傾訴;有些人只對二三知己傾訴;歐陽修則對許多人傾訴,對君主傾訴,對上司傾訴,對親友傾訴,幾乎遇人輒訴,反復不斷傾訴,近乎嘮叨。

身體長期承受疾病的折磨,痛苦需要宣泄出來,才能平衡心理,面對生活。與蘇軾比較,同樣面對衰老疾病,蘇軾曠達超脫,很少縈系于懷;歐陽修則過于執著,沉溺于痛苦中,幾乎不可自拔。

歐陽修有強烈的生命意識,生命是一次性的,是不可重復的,流年逝水,年華老去,一去不復返。中動精搖,病痛衰老,走向死亡,怎不悲傷嘆息。(參見《歐陽修〈秋聲賦〉的文化解讀》)

古代文人追求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成就功名的光環下,背后有許多辛苦付出。歐陽修一方面以驚人的毅力忙于政事,建立功業;另一方面,也忍受常人難以忍受的病痛。

身體長時間超負荷運轉,透支健康,透支生命,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歐陽修活得太累。他一再渴望過輕松自在的生活,可制度不允許,輿論給壓力。事業與生活是一對矛盾,作者也難以徹底放下。君主欣賞歐陽修的忠誠、能力和文才,不讓他隱退。

歐陽修屬于“體制內”的公眾人物,病了也得不到充分休息,實際上已被剝奪了自由養病休息的權利。按照制度規定,歐陽修可到七十歲致仕,但他六十二歲亳州任上,就連上五表請求致仕,主動放棄權力和利益,不少朋友為之惋惜,世俗的眼光有誰重視個體生命本身呢?

晚明黃汝亨《孫鵬初先生六十壽序》云:

昔歐陽公起諫職,為翰林學士,遂登二府,然思潁之志,未嘗一日少忘,每有蹉跎之嘆,自謂日漸短,心漸迫,有志于強健之時,而未遂于衰老之后。蓋是時年已六十矣。使公得乞身二十年之前,優游琴酒,上下林壑,以遂其初志,公之自得,有十倍于歸政之日者矣。此子瞻所謂“外為天下惜老成之去,而私喜明哲得保身之全也”。華容孫先生鵬初氏,以館職知諫院,為時名臣忤政府意,一時被放者三十余人,而先生獨蕭然自得,以著書為樂,將二紀于茲矣。[2]

作者將孫鵬初二十年“蕭然自得”的輕松快樂生活與歐陽修二十年病體從政的沉重痛苦生活對比,欣賞前者,而惋惜歐陽修無法“優游琴酒,上下林壑,以遂其初志”。功名事業與性命生活孰輕孰重?生命個體的質量、意義和地位究竟如何?皆值得思考。

  歐陽修書法作品


三、結語

書簡多屬“私語”,是話家常,不像其它功利性較強的文體,是表現作者的社會角色和公眾形象,難免掩飾個性和真情。這些書簡表現了中晚年歐陽修的生理和心理狀態,老、衰、病、苦,生活足跡、身體狀況、心路歷程。

書簡再現了歐陽修與友人呂公著、孫甫、陸經、丁寶臣、范鎮、杜植、陳繹、張洞、孫沔、韓維、王安石、劉敞、王素、蔡襄、蘇洵、曾鞏、梅堯臣等交游情況的“原生態”,從中可見歐陽修的人情網絡,可補充其交游的不少細節。

書簡表現了歐陽修具體時空、情境中的思想感情,可見其“原生態”生活。這是一種“還原”研究,可見真性情的歐陽修。

國事、君事、公事、政事之外,書簡最多的是表現私事。歐陽修由公共寫作回到私人寫作,特別關注作為生命個體的存在,注重生命體驗,生命關懷。表現生活的細節,瑣、細、碎、小,偉大背后的庸常凡俗生活。忙與閑,仕與隱,進與退,積極與消極,歐陽修在矛盾中掙扎。書簡主要表現消極性情感,感傷情緒彌漫于字里行間。

劉咸炘《文學述林·傳狀論》說:“匯傳多以輔史乘,止載大端;小說止以供燕閑,唯取奇事;余亦大抵詳于高行,而略于庸德;詳于國政,而略于家常?!眰鹘y主流文學觀念,輕視甚至忽視日常生活,劉咸忻認為造成兩大缺失:“一則蔽于習見,以為瑣事不足稱;一則不知記錄,久而忘之也?!?span style="color: #7f7f7f;">[3]

劉氏強調傳記文學應重視“家?!薄艾嵤隆?,識見深刻。長期以來,古代文學研究多是宏大敘事,古代文化名人多是抽象出來的概念化的高大完美形象。歐陽修一生政事功業、道德文章,彪炳史冊,一直得到研究者的充分重視;研究歐陽修的日常生活,吃穿住行,喜怒哀樂,同樣有意義,研究者應予以必要的關注。

(原刊于《武漢大學學報》2012年第3期,人大復印報刊資料《中國古代、近代文學研究》2012年第9期全文轉載。)



[1] 參見歐明俊《歐陽修與蔡襄》,《福建論壇》1998年第4期。

[2] 陸云龍等選評,蔣金德點?!睹魅诵∑肥摇罚ㄏ拢?,第417頁,浙江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3] 王水照編《歷代文話》第十冊, 第9777頁,復旦大學出版社2007年。

微信圖片_20200929161417.jpg
《陸游研究》

作者:歐明俊
出版社:上海三聯書店
出版日期:2007-12-1

書籍簡介
陸游是古代文學大家,名與屈原、陶淵明,李白、杜甫、歐陽修、蘇軾等并列。近百年來,作為“愛國詩人”的陸游備愛人們的尊崇,梁啟超譽為“亙古男兒一放翁”。(《讀陸放翁集》)陸游詩歌所體現的愛國情感和思想,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愛國志士,成為中華民族的偉大精神遺產。這方面一直受到研究者的重視,歷外常新,永遠不會過時。古代文學研究,要重視大環境、大背景,還要重視小環境、小背景,更要重視具體的情境,應做具體而微的深入分析,避免廓大空泛之論。因此,本書努力緊密結合具體“情境”研究陸游。本書在吸收前賢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努力做具體而微的研究,希望有些新的發明。本書分別對陸游生平、交游、文學及學術思想成就進行比較系統的講述,屬專題研究,不求面面俱到,有別于一般的“概論”或“通論”。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