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pn7x"></var> <cite id="dpn7x"></cite>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
<var id="dpn7x"></var>
<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strike></var>
<var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var>
<cite id="dpn7x"></cite><var id="dpn7x"><strike id="dpn7x"><thead id="dpn7x"></thead></strike></var><cite id="dpn7x"><video id="dpn7x"></video></cite>

360doc小編輯2 / 個圖文壇 / 小說,一種奇妙的存在

分享

   

小說,一種奇妙的存在

2021-08-18  360doc小...

  

作者丨李裴

李裴,筆名裴戈,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華東師范大學貴州校友會會長。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以來,在《人民日報》《求是》《光明日報》《文藝理論研究》《文藝評論》《當代文壇》《上海文論》《批評家》《貴州日報》《當代貴州》等國家和省級數十家報刊發表理論、散文、詩歌、評論等各類作品五百余篇,出版有《美·有靈犀》《痕跡的顏色》《酒文化片羽》和《調查研究十七談》等個人專著并獲省哲學社會科學獎和省政府文藝獎。

小說是一種奇妙的存在,對于人有著特殊的意義。

小說之初,只不過街談巷語,《漢書·藝文志》 頗有定論性的闡述。“小”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上不得高貴之行列。

然而就這街談巷語的小說,卻是人才有的一種為人們津津樂道的事情,這些“東家長西家短”的談論,包括一攬子的神話、傳說、傳奇、故事、志異、志怪,等等,都是在人“吃飽了飯”之后,感覺著了一種難以遏止的渴求而自然而然地生發且不斷發展壯大的。

支撐人之為人的兩個基本方面是“食”“色”。所謂“食色,性也”,孔孟儒學以之為研究人之本性的基本出發點,也是遠古人們對人自身的體驗和認識的一種總結和概括。

食,可理解為基本的物質需求;色,可理解為人的精神的基本需求。當人的個體生命流程得到一定的食的保障之后,色的精神的需求就顯得尤為重要,作為人的代代相傳的精神需求,其表現為一種文化的連續方式,其中的語言及以語言為材料的精神產品具有極為重要的作用,甚至是決定性的作用。德國哲學家卡西爾便以泛化的語言“符號”來界定人之為人,明確指出人是“符號的動物”。

小說是一種精神產品、文化產品,是人感覺自身、認識自身的一種重要方式。人總是要“說話”的(即泛文化意義上的“寫作”),通過不同的話語形式(形體的、語音的、符號的,等等)表達自身,形成一種人之為人的生活形態。哲學家、思想家維特根斯坦就認為,講一種語文乃是一種生活形式的組成部分,“想象一種語言就是想象一種生活形式”。

對于語言的講述、想象,不同的方式(即便在認知角度上表達了同一個意義)對人的精神的作用是不同的。

面對同樣半杯水,說“只有半杯水”和說“還有半杯水”,精神的感覺有明顯的差距;對同一個人穿同樣一件衣服,說“這衣服大了點,但你穿上真漂亮”和說“你穿上真漂亮,但這衣服大了點”,感覺顯然不同。

小說就是一種話語的特有講述方式,“橫看成嶺側成峰”,它給人的感受和使人感受到的生存是大異其趣的。


發展到現在的小說,是一種極其成熟的話語方式,其表達的生活形態(包括情緒、感覺、情感、意識、歷史、文化、生命,等等)飽含浸潤于人生的精神素質,可以把一種文化、一段歷史和一個生命,經過話語的轉化,凝縮到小說自身的空間中。

讀《金瓶梅》:

“話說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間,山東省東平府清阿縣中,有一個風流子弟,生得狀貌魁梧,性情瀟灑,饒有幾貫家資,年紀二十六七。這人復姓西門,單諱一個慶字?!?/span>

再讀《紅樓夢》:

“此開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歷過幾番夢幻之后,故將真事隱去,而借'通靈’之說,撰此《石頭記》一書也?!?/span>

這些都是一種生活、人生狀態的表達,其精神文化、歷史生命的表述各具千秋。

再讀一讀王蒙《失態的季節》:

“不管多么難以想通的事,反正最后都得想通,通也得通,不通也得通,與其晚通不如早通,左右也是通,橫豎也是通!不通即是通,通了就更通,一通百通,你通我通,無人不通。相信一切存在的合理性、可通性與必通性,改造起來就會更有成效,就能吃進飯去拉出屎來睡到鋪上干在地里諸事正常六六大順?!?/span>

表面上“耍嘴皮”似的輕松,實質里“挖心肝”似的沉重,另是一番文化歷史的風景。

對于九丹的《烏鴉》:

“新加坡沒有冬天,但和許多地方一樣有梅雨季節。雨一點點落著,像無數張小嘴在說話,像那天站在海邊的她。她緩緩地走著, 說著,聲音夾在雨絲里如同一條顫動的飄帶。當她說到這兒時,她就哭了。'你知道嗎?新加坡把我們這些中國女人都叫作小龍女。小龍女是什么人呢?小龍女就是妓女。不過我想,只要成為有錢人,只要換了身份不回來,被叫作什么又有什么關系呢?’”

文化的半休克狀態,生活無奈下的價值錯位,道德重壓下的負罪感,令人扼腕。

李敖的《北京法源寺》:

“天河像一條帶子,正南正北地懸在天上?!薄八械孛嫔匣顒拥?,都化為塵土、都已躺下;剩下的,只有那靜止的古剎,在寒風中、在北國里,悲愴的佇立著。??!北京法源寺,北京法源寺!多少悲愴因你而起、因你而止、因你而留下串連、血證與碑痕。雖然,從憫忠臺殘留的石礎上,知道你也不在靜止,也在衰亡。你的佇立,也因你曾傾倒。但是,比起短暫的人生來,你是長遠的、永恒的。你帶我們走進歷史,也走出歷史,只有從你的'法海真源’里,我們才看到中國的'血海真源’?!?/span>

其中透射出的文化、歷史、生命的慘痛、抑郁、激憤和執著,直讓閱讀者不忍釋卷。

  

小說特有的話語方式構成了小說獨立的存在空間。這一空間與人的生存、生活、人生空間具有異質同構性。二者仿佛是隔河的兩岸,相互對應,映襯和參照。

小說的空間作為人的精神世界的一個部分,使人的生存變得完整。

二者溝通的橋梁,是由人的思維中的重要功能——想象來建構的。也正是通過想象,小說的空間才得以成立并對人的精神產生作 用,也使小說的“對話”成為可能。

小說空間中想象的生發點構成了小說的各要素,以各要素作基點,寫作和讀解小說便有了可能性的基礎。無論如何復雜的小說,無論其表面如何令人眼花繚亂,它總是有一個觀察、講述、評論的基準角度,即一個確定的視點。把握視點,也就找到了寫作和讀解小說登堂入室的門徑。

視點所及的小說空間,作為一個獨立的對象,無一例外地存在著自身的節奏。與此同時,小說的空間總是含有兩個和兩個以上的因素,而這兩個和兩個以上的因素又總是要相互碰撞而產生新質的。

碰撞生新的過程即為裂變,是小說的一個重要要素。

面對小說空間,怎樣導入(開頭)、活動的主體(以人物為主要標志)、背景的基本作用以及其中看似不起眼實則有很強的承載力和破譯力的小道具等方面,都是寫作和讀解小說的不容忽視的要素。

人面對小說的空間,寫作和讀解小說,在精神作用上看似是對小說空間中風譎云詭的“世界”的慨嘆,實則是對人自身的處境和狀態的觀照,通過小說來認識自己,引起認識的重視并具有較強的觸動作用。

小說的語言內涵與日常生活的語言內涵在相似性的基礎上更著重突出相異性,以期產生預期的對于人自身精神的震動。這一強調差異性的道理如同人們要感知空氣,想要獲得較大感受或更容易感知,必須讓空氣不同于日常,比如讓空氣充滿汽油味或煙霧等等。

這也就是小說的一個重要特性——陌生化。在陌生化效果的氛圍中,小說的意象性和人類精神隱秘的含藉以及神秘性、啟示性等得以或深或淺地揭示或呈現,讓人在小說的空間中獲得一種有別于日常生活中一般感受的特殊體味。

小說空間中的各種要素和效果都是通過寫作和閱讀而達成的。在整個寫作、閱讀的過程中,人總會有所“發現”:各種各樣的被感知(意識或無意識)的一切。

 

當寫作、閱讀與發現相凝合時,便會生出一定的美感,生出某種“抽象性”和“簡約性”(這種抽象和簡約是小說的一般形式或價值),從而使小說空間的含藉被人們普遍地感受和領悟。

對于小說空間的全面把握,幾個基本的方面形成了小說的基本主題和基本價值,它是小說在人的精神領域定位的基本依據。

一是“文化的”(含“人類的”)的基本內容,它力求宏觀地觀照人類的存在,將宏觀的哲理意識滲透在小說空間中,并含藉讀解的多種可能性,使人在與小說空間接觸時對人的“文化的”(“人類的”)整體現象和復雜構成產生一種感性的、往往是不自覺的直覺感悟,這是小說的整體性認識價值所在。

二是“歷史的”(含“社會的”)基本內容,著力于從歷史“結果”的選擇和社會的變幻多端中對難以揭示的全方位的生發“原因”進行不斷地肯定或否定、否定或肯定,從而在一種連續的過程中把“當代人”的及時性刺激輸入小說空間并隨之反饋,形成寫作、閱讀中的一種復雜的態勢,以對“歷史的”(“社會的”)狀態做出應有的反應,將“瞬時性”不斷向“恒定性”篩選,這里具有的是小說的轉換性認識價值。

三是“生命的”(含“心理的”)基本內容,重點在于 “自我”的生命、心理體驗,將這種體驗注入小說空間,同時具備心理位移的可能性,將各種“即時的”和“穩定的” 精神質素在“個體的人”中達到一種心理的平衡狀態,盡可能地包容圓滿而宏大的意蘊,這其中便體現了小說的人的自我認識價值。

以上三個層面是相互聯系、相互制約的一個整體,構成小說追問人的狀態和價值的開放性內涵。緊緊圍繞“人學”這個中心命題,在文化的傳承、歷史的映襯、生命的流連中以小說的特有語言方式完達成了人的自身的肯定,滿足了人的生存和精神特有的需求。

瑞士語言學家索緒爾從語言哲學的角度提出了“語言是一種表達觀念的符號系統”“在個人生活和社會生活中,言語活動比其他任何因素都更重要”的看法,這對我們是富有啟示意義的。

無論是文化還是歷史抑或是生命,都是處于“流程”之中,是一種動態的連續性的存在。這種連續性的支撐來自于永無止境的“對話” (只要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因素存在便會有“對話”;“自言自語”也是“對話”,是與潛在對象的對話)。

通過“對話”,有限的人生得以無窮無盡的演繹,有限的生命得以無窮無盡的展延,將文化和歷史的因素融入其中,是以“對話”的中斷或停止不可想象。

小說這一特有的話語,在人與其“對話”中,讓人感覺到“現在的”存在,通過小說,人可以在一個方面、用一種方式正常地發出自己的話語并通過這一話語進行的“對話”來表達自我、確認自我、肯定自我和實現自我。

以小說作為正當的話語權進行“對話”時,它便成為了人的生存和生存狀態,并且是對現實生活具有介入性的一種方式。

選自《小說結構與審美》第一部分“關于小說”。


微信圖片_20200811135405.jpg
《小說結構與審美》

作者:李裴

出版社:貴州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12

書籍簡介
本書是一部研究小說結構與審美的學術著作,是作者早年的碩士畢業論文,是他潛心讀了許多中外作品,理論材料,對此類問題發表心得、見解,展現作者多年來進行小說研究的成果。文章探討了小說這一文體的各種元素構造和小說內容體現出的審美內涵,從小說要素、范疇、主題等多個角度分析小說的結構和審美,通過眾多經典小說中的實例以說明小說的內在結構和其要表達的審美意蘊。在寫作上前后歷時八年左右,此后又用了近兩年時間修改定稿。該書全方位、多角度地對小說進行深入剖析,引領讀者推開小說世界的大門,從中體驗精神文化的共鳴,從而感覺自身、認識自身。讀該書你能切身感受到:哦,小說真是一種奇妙的存在,原來小說還可以這樣讀??臻g、節奏、人物、意象……小說之美,竟如此細微又深廣,妙不可言。
書籍評薦
獲第六屆上海文學藝術獎“終身成就獎”的著名文藝理論家、教育家徐中玉先生為本書作序,他在序言中寫道:“李裴這部書,則正是他潛心讀了許多中外作品、理論材料,對此類問題發表心得、見解。大都能具體結合文學作品,也能與中國傳統詩學有所溝通,具有當代意義。記得十多年前,李裴和他的四位研究生同學定期在我簡陋的屋子里經常掀起激烈爭論時,他就已不時提出此稿中的一些見解,他的特點就是敏銳,看作品多,讀西方新說也多?!?/span>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